扫码订阅

我反对一切恐怖主义和恐怖主义行为,我是认真的。

我对恐怖主义和恐怖主义的行为是这样认识的,以宗教,政治,意识形态等为诉求,以有意制造流血恐慌而故意攻击非战斗人员,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

7·7美国达拉斯枪击事件很明显不是无差别杀戮,有非常明确的攻击针对性;7·7美国达拉斯枪击事件的发动者黑人青年米卡·泽维尔·约翰逊在和警方对峙时称自己不属于任何组织,他是单独行动。

然而现场似乎还有其他行动者,警方似乎也逮捕了几名嫌疑人。

米卡·泽维尔是不是单独行动现在只有警方说了算了,因为他已经被灭口了。以后他被“挂靠”到任何恐怖组织我都不感到意外。

美国达拉斯枪击事件的经过这里不再渲染了,我关注的是事件的最终结局。我认为警方的最后动作有明显的瑕疵,或者按美国人的说法叫不专业。

具体的细节我们等待官方的进一步披露,但是我们已经知道的是,警方锁定了黑人青年米卡·泽维尔·约翰逊,并将他控制在El Centro大学附近的一个车库,然后有几个小时的谈判,具体几个小时我没有查到,但是这个时间段对专业的警方来说做什么都够了,我需要强调的是,这个时间,米卡·泽维尔已经不能构成威胁。

然而,我们看到的是,所谓谈判未果,最终警察引爆了一个机器人控制的炸弹,将其炸死。

我想问,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吗?我以为警方应该有很多手段来解决问题。

用机器人控制的炸弹,太懦弱,太无耻。

严格的说,以人道理念说,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米卡·泽维尔·约翰逊选择自杀,警方不应该剥夺泽维尔的生命权,就算他是一个罪犯。

我可以怀疑这是“恶毒、可耻、有预谋”的谋杀,他们不敢让米卡·泽维尔活着上法庭,因为法庭之上,一个体制也将面临审判。

我看到奥巴马表态说,毫无疑问,我们最终将会了解他们的扭曲动机,但有一点很清楚,没有任何理由能为这类袭击行为开脱。任何参与这次无情杀戮的人都将承担全部的责任。正义将会得到伸张。

我看到达拉斯警局局长说,嫌犯想要以杀警察、表达对“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愤怒,这些完全都说不通。

然而这正是我想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60年了,马丁·路德·金的梦想依然是梦想,无可否认美国已经在黑人的人权上取得在长足的进步,但是“黑人的命也是命”依然是一个问题。

但有一点很清楚,正因为美国社会没有解决黑人的命是不是命的问题,才会产生并还将继续产生更多的扭曲动机和极端行为。如果美国社会不让对黑人无情杀戮的人承担全部的责任,正义将得不到伸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