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徐贲 每年六月第四个周日,旧金山都会举行盛大的LGBT大游行。LGBT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缩写。据报道,北美地区最大的华人同性恋组织“华人彩虹联盟”(Chinese Rainbow Network)在中国专供男同性恋者使用的交友客户端“淡蓝网”(Blued)的赞助下,组织成员们打造花车方阵,参与了今年第46届旧金山“同性恋骄傲大游行”(Pride Parade)。该组织主席说,这是华人同性恋者首次单独走方阵,几十名华人组成方阵加入了游行的队伍,有生活在北美的华人同性恋者,还有专程从大陆赶来的同性恋者包括家长。

今年的旧金山LGBT大游行是在2016年6月12日奥兰多枪击事件后举行的。该事件发生在一家名为“脉冲”(Pulse)的同志酒吧,事件以血淋淋的事实让美国人看到,对同性恋的歧视和偏见依然存在。而旧金山LGBT大游行是一次对美国自由和宽容价值的宣誓和礼赞。

适逢国内纪念胡适先生1959年发表《容忍与自由》一文。胡适所说的“容忍”也就是宽容(tolerance)。学者张雪忠指出,“现今社会,仍有不少人不认同,甚至可以说反感同性恋行为,但却至少可以容忍他人的同性恋行为……是因为同性恋者并未侵害他人,因此我们应该尊重他们在性取向方面的个人自由”。学者邵建也解释道,“自由,是胡适的根本信仰。对异己的自由的承认,就是容忍”。

其实,“宽容”的含义要比“承认他人的自由”复杂得多,这在许多人对待同性恋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来。不少人一面反感同性恋,一面承认同性恋的自由,这种对自由的承认是不平等的,没有到达对所有自由生命的同等尊重的高度。

宽容者和被宽容者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平等。宽容只是部分地接受对方,离无条件地全部接受、由衷地接纳和敬重还有一段距离。许多人虽然宽容同性恋者,但未必就接纳和尊重他们。宽容者的态度经常是居高临下,带有优越感的。

这就要求有关宽容的人际关系向越来越平等的方向转变。从这个意义上说,宽容只有中介和过渡的价值。你宽容,一定是针对你在价值观上不赞同的他人行为,否则也就没有宽容的必要了。尽管你在价值观上不赞同他人的行为,但你却又克制自己对这行为的直觉反弹或反感。怎么来看待这个矛盾呢?

这首先需要将政治和道德区分为两个不同的领域:政治是公共领域,而道德则是私人领域。宽容指的是在公共领域中保持克制,但在私人领域中并不要求放弃负面评价。在公共生活中,你宽容同性恋,是因为你知道自己没有干涉他们性取向和私生活权利的理由。但在私人生活里,你自己并不愿意成为同性恋,也不希望你的子女成为同性恋,你会为家人是同性恋觉得丢脸或没面子。因此,你对别人行为采取宽容的态度,其实并不是因为你觉得不管他怎么做都行(无所谓赞不赞同),而是因为你先对其行为作了某种评判(不赞同),然后才决定自我克制,不将你心里的评判公开表示出来。你之所以自我克制是因为你现在的群体原则(尊重不同性取向的他者)要求你这么做。

这样的宽容涉及一个康德式的道德判断机制。宽容包含价值判断,既不是放弃道德的标准,又考虑到道德判断不能脱离群体环境。在我们作出道德判断的群体中,必然会存在不同的价值观,这些不同价值观之间的协商和共存必须借助某些基本原则来保障,而宽容就是能起到这个作用的一种原则。宽容能增加群体道德判断的包容性,远比独尊一种看法、观点或信仰有利于公民社会的和谐。但是,宽容本身却并不足以创立和维持一个好的公民社会。宽容只是一种消极原则,它还缺乏那种能使成员相互尊重、有效合作的积极凝聚力。

正因如此,今天美国社会在同性恋问题上的价值共识正在朝着比“宽容”更积极的方向发展。今天,同性恋者要求的已经不再只是“宽容”,而且是更平等,更积极的“尊重”(respect)。他们的自我价值观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不再需要对别人的宽容感恩戴德,而是完全可以挺直腰杆,自尊自强地为自己感到骄傲(pride)。

宽容不仅仅是为了避免人与人之间的歧视、伤害、冷眼和羞辱,而且更是体现一种人与人之间的有尊严的平等存在,成为一种对人的生命及其自由本质的普遍认知和由衷礼赞。

(原文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第763期)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赞赏

0人赞赏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