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肖欣报道]英国脱欧后,金融市场短期大幅震荡、伦敦一些最大的金融机构已开始着手将业务迁出英国,不少舆论认为脱欧对英国经济发展有很大负面影响,甚至撼动金融城“江湖地位”。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学者分析,短期震荡和不确定性增加的原因可以两方面看,部分源于脱欧本身的确是世界政治经济的重大事件,而部分源于大家对脱欧结果的预判失误。

专家表示,对伦敦而言,作为世界金融中心,对欧业务是其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全部。脱欧后,伦敦对欧业务需要部分调整,确实将为其他国家带来机会,但不会是欧洲业务整体转移。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仍大大超过欧盟其他国家的金融中心。而伦敦作为世界金融城的地位也不会崩塌,反而能获得更大的空间和自由度。此外,相关专家提醒,对英国脱欧短期效应而言,需要警惕的是投资市场上非理性的避险行为。

财经专栏作家 鲁晓芙

中国商务部国际经济贸易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梅新育

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 周皓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倪月菊

伦敦金融江湖地位不保?

为期两天的欧盟夏季峰会6月28日在布鲁塞尔开幕。欧盟成员国领导人重点磋商英国脱欧公投后续安排。图为英国首相卡梅伦(左)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举行会谈前交谈。(图片来源:北京《中国青年报》)

避险情绪蔓延伦敦金融要崩盘?

英国脱欧后,金融市场短期大幅震荡、伦敦一些最大的金融机构已开始着手将业务迁出英国,虽然主流观点认为脱欧对英国经济发展有很大负面影响,甚至撼动金融城“江湖地位”,但经济学家们也指出,短期震荡和不确定性增加是正常的,这部分源于脱欧本身的确是世界政治经济的重大事件,部分源于大家对脱欧结果的预判失误。

德意志银行行长基林点评说,“金融中心不会消亡,但会被削弱”。

在欧洲从事跨国并购工作的财经专栏作家鲁晓芙认为,对欧盟而言,伦敦在金融方面的优势,支持了欧洲大陆的融资活动,欧洲76%的对冲基金总部设在英国,欧盟国家74%的场外交易市场(OTC)衍生品交易在英国,欧盟78%的资本市场行为是在英国进行的,就算主观意愿想撇开,实际上也撇不清。

鲁晓芙称,对伦敦而言,作为世界金融中心,对欧业务是其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全部,脱欧后,伦敦对欧业务需部分调整,确实将为其他国家带来机会,但不会是欧洲业务整体转移。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仍大大超过欧盟其他国家的金融中心。

被忽视的恰恰是主流分析论点过度关注英国因脱欧而可能蒙受的损失,对欧盟因英国脱离而受损则分析不足。

中国商务部国际经济贸易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指出,脱离欧盟平台的英国固然在当前的国际体系中分量明显减轻,但失去英国的欧盟也是一样。梅新育称,英国是欧洲名列前茅的大国,英国昔日世界霸主的“江湖地位”也不是依托欧洲方才赢得,英国市场和管理体制灵活性、商业环境优于欧盟其它成员国,英国对欧盟的贡献多于所得。

经此一役,可以判断欧洲已无希望在未来追赶美国的政治经济地位,整个欧洲的经济社会发展潜力进一步缩小。就当前而言,这毫无疑问是英国与欧盟的“双输”。但梅新育认为,从英国自身立场出发,脱欧给英国经济社会带来的只是短期冲击,若继续留在欧盟,将承受系列不利影响,损害的将是英国经济社会的长期活力。

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周皓也认为,脱欧对英国经济的长期发展未必是坏事。

周皓表示,首先,随着越来越多的政治因素介入和扩员,欧盟国家之间的矛盾在逐渐积累,加之经济利益无法保障,使得欧盟发展隐患重重;其次,在没有统一的政府政策和统一的财政政策的情况下,统一的货币政策很难起到其应有的宏观经济调节作用;第三,从贸易角度看,自由贸易总体上有利于经济发展,但是需要良好的财政转移支付机制,但欧盟在这方面并没有做的很好,从长期看,英国脱欧并不意味着和欧盟国家的贸易中断;第四,从效率的角度看,欧盟的很多监管和规定导致了效率损失,英国未能以自身高效率提高欧盟整体效率,反而被拖累。

基于以上几点,周皓认为,英国离开欧盟,伦敦作为世界金融城的地位可能不会崩塌,反而获得更大的空间和自由度。

梅新育指出,短期需要警惕的是投资市场上非理性的避险行为。由于市场参与者或机构投资经理人的“偏见”,可能扭曲他们对英国脱欧前景的预判,有可能陷入非理性的“羊群行为”,引发公投揭晓之后市场连日巨震,并最终演变成群体成员的共同“逃生”行为。

投资重心将加速转向亚洲新兴市场

在英国脱欧事件中信心受挫的国际投资者首选的避险目的地可能是美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倪月菊认为,人们可能将对欧元甚至欧元区经济前景丧失信心,导致资金转向较为安全的美元资产,进一步导致欧元的贬值。

投资和筹资重心还可能加速转向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新兴市场。

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指出,英国脱欧将对世界经济、全球金融市场和资本流动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目前各方观点不同、说法各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在全球经济增长脆弱、信心脆弱、面临诸多复杂和不确定性的背景下,英国脱欧及其可能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会增加这种复杂、脆弱和不确定性。而对亚洲而言,更多资金可能会进入亚洲,亚洲国家或会迎来更多机会。

数据支持着这种对亚洲未来的乐观期待。今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3.2%,而新兴亚洲市场将会给全球经济贡献其中的六成,并且在未来5年,区内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为6.3%,远超过全世界的预期3.7%。

有“新兴市场教父”之称的邓普顿新兴市场集团执行主席麦朴思预测说,“从现在起的五年后,我们会发现人们在中国筹集资金,而不是在伦敦或纽约。”

麦朴思还称,自己旗下的基金在英国脱欧后并未大幅调整持仓,仍然高配中国、泰国和印度的股票。

就行业而言,他认为,如果投资和筹资重心发生转移,对全球银行界和投资者间将产生巨大影响,而英国脱欧将加快这个进程。

对投资者而言,未来几年内,随着英国与欧盟继续就脱欧进行漫长谈判,市场不确定性料将持续,新兴市场的表现或值得期待。但无论如何,伦敦金融城不是一天建成的,也不会一夜之间消失。

链接:欧洲那些城市有机会?

英国脱欧后,伦敦金融城里的银行家们,将面对越来越凛冽的逆风,他们甚至已着手调整当地业务,并迁往欧洲其他城市。随之而来的,会否将是伦敦金融城的陷落及欧盟国家金融新城的崛起?

巴黎:“接掌”欧洲经济中心有三个优势

法国总统奥朗德和总理瓦尔斯不久前都曾表示,巴黎正迎来成为欧洲金融中心的机会,将调整政策,包括使用税收工具将英国的金融活动吸引到巴黎来。

奥朗德在法国商业报《回声》近期刊登的专访中暗示,更加优惠的减税政策,将把金融业务从伦敦吸引过来,使法国金融业从中受益。

有分析指出巴黎“接掌”欧洲经济中心的几大优势:

首相,巴黎金融市场流动性和透明度较好,金融业的高度市场化、国际化吸引着众多投资者,市场流动性充足,市场透明度高又使得参与者可快速获取信息并果断决策,具有良好的金融业发展氛围。

其次巴黎金融业经历过阵痛和改革,形成严格灵活的监管体系。法国政府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开始在金融业进行国有银行私有化、金融自由化和银行业重组等一系列重大变革。扭转了金融业脱离市场运行、机构臃肿、效率低下的局面;近年来金融危机的发生,又使法国政府意识到混业经营模式与分业监管模式是银行业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于是将经济、财政、就业机构的四家监管机构合并,隶属于其央行。新的监管机构拥有自主管理与独立预算权,提高资本充足率与抗风险能力。

此外,巴黎还自带多项软实力,比如交通、基础设施,人才培养和科研能力。如称高速火车穿过英吉利海峡,从伦敦到巴黎只需2个多小时,令“跨国工作”成为可能。

但也有分析指出,巴黎的问题恰恰在于,它从来不是单纯的金融中心,同时也是欧洲的工业、商业、航空、文化中心,巴黎的金融实力比印象中强劲,但比起伦敦来还是显得不够精专。

法兰克福:未来5年将有2%的就业机会迁入

目前,与伦敦和巴黎共同位列欧洲金融中心三甲的还有欧洲央行的所在地法兰克福。欧洲央行、德国央行、德意志银行和德国商业银行总部都在法兰克福,这是其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先天优势。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在英国公投脱欧后预测,欧洲将推动法兰克福取代伦敦,成为欧盟的金融中心。牛津大学经济学教授万恩斯也认为,英国将被欧盟单一市场排除,伦敦作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很有可能被法兰克福取而代之。就在英国公投脱欧当天,此前基本达成一致的伦敦交易所与法兰克福交易所(德交所)合并一事,发生重大逆转。根据两家交易所此前协商结果,这桩兼并完成后,将组建一个规模超过纽约交易所的全球最大证券交易所,新交易所总部注册地将位于伦敦。然而,德交所企业工会6月24日发表声明,要求将新交易所注册地改为法兰克福。

柏林市负责经济的参议员Cornelia Yzer认为,“长期以来,伦敦被跨国企业视作在欧洲设立总部的重要落脚点,今后这些企业将更多地考虑在欧洲大陆核心地带选址。”有预测称,未来5年内,伦敦金融业至少有2%左右的就业机会将转移至法兰克福。Cornelia Yzer还指出,受益的或将不止法兰克福一地,过去两年间已有约50家企业把总部迁至柏林,“接下来我们还将迎接更多的企业”。

然而法兰克福的问题也在于此,德国奉行的是多中心城市布局,最富裕的城市是港口城市汉堡、最具活力的城市是慕尼黑,因此法兰克福并非像伦敦之于英国、巴黎之于法国一样,拥有绝对优势。

阿姆斯特丹:最大“数字交通中心之一”海外投资平台优质

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同样具有竞争潜力。阿姆斯特丹正迅速成长成欧洲领先的科技中心之一,是全球最大的“数字交通中心之一”。荷兰也正成为欧洲的投资门户、商业管理和控股投资中心,很多海外投资利用荷兰的金融平台优势来管理遍布欧洲大陆的投资项目。例如华为、中石油、中石化等都在荷兰成立了控股型公司。

都柏林:全球半数领先金融服务公司设有子公司

另一个可能从世界金融中心迁移中获益的是爱尔兰的首都都柏林。据都柏林国际金融服务中心称,目前超过50%的全球领先金融服务公司都在都柏林设有子公司。

爱尔兰本来是欧洲的簿记业务中心,这些分支机构的主要作用是记账、走账、减税,它可能就设在一个不起眼的办公楼里。各种金融活动,如银行贷款、发行债券,通过在爱尔兰的分支机构签约,可以节省很多税费。随着一些欧元区银行开始将对欧业务从伦敦迁入欧盟国家境内,都柏林成为一个选择。主要原因是在所有欧盟国家中,它离英国最近,同样讲英语,搬迁成本最小。

苏黎世、日内瓦:成避险资金流向目的地之一

瑞士的苏黎世和日内瓦作为世界离岸金融中心、私人银行中心和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在英国脱欧引发的金融波动中,也成为避险资金流向的目的地之一。

显然,它们无论谁想取代伦敦都难当重任,更多将充当金融中心的互补角色。

(编辑:泽勤)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