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抗战老兵:血战台儿庄 精神胜物质,肉弹胜炮弹

--忤德厚

1938年4月,守卫台儿庄的中国军队。

(本版历史图片均为秦风工作室提供)

第二集团军营长忤德厚

2005年5月,麦子已经在抽穗,到处都能闻到庄稼的清香。这是陕西省泾阳县雒忤村一个明媚的早晨。95岁的忤德厚--原国民党少将师长,被记忆牵引到1938年的台儿庄阵地。台儿庄大捷,抗战初期中方对日作战取得的最大一次胜利,中国守军以伤亡15000余人的代价,击溃了日军精锐部队20000余人,歼敌8000人,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台儿庄的中国军队调集应战。

偷袭赶走畏惧

日军头天的进攻让很多官兵没信心,一次袭击鼓舞了士气

在1938年春天的台儿庄战役中,忤德厚所在的孙连仲第二集团军承担了最艰巨的任务:正面阵地防守。

忤德厚当时是30师吴明林团3营营长。他们营在参加完平津保卫战、娘子关战斗之后于1938年初到达河南泗水一带整训。3月,全营开到台儿庄,驻守台儿庄城外左翼部分阵地。

“敌人从3月23日开始进攻,一开始与31师的骑兵接火,不到半天时间就冲到我们阵地,出乎很多人意料。在坦克的掩护下敌人还一度把阵地打开缺口……我们营在打退敌人第一天的进攻后,很多官兵都有了畏惧之心。”

“我也想过,敌人是精枪利炮、飞机坦克,我们营每个士兵勉强能有一把步枪、几排子弹、几颗手榴弹和一把大刀片(西北惯用的一种大刀,第二集团军属于冯玉祥西北军),也没有炮兵掩护,机枪只有不多的几挺,能不能打败敌人实在是不敢想。”

“知耻近乎勇,以死卫国是我们军人的归宿。”忤德厚说:“我从小受了这样的教育:自《尼布楚条约》以来的所有条约我都能够背诵。参加冯玉祥的学兵团时,我只有16岁。在兰州第二集团军军事政治学校受训的三年里,我们学员在军装的左臂上缀有盾形符标,上书:‘不扰民,真爱民,誓死救国‘,胸前挂着白布红字的‘我们是为取消不平等条约誓死拼命’。”

在敌军强大的攻击力下,中国军队的压力很大,很多官兵没有信心,“在23日晚的通报会上能明显感到官兵的士气比较低落”。然而,一次重要的袭击鼓舞了中国军队的士气。3月24日晨,忤德厚正在阵地用望远镜监视敌军动向,31师乜子彬旅长指挥下的一迫击炮排秘密越过铁路,进入早在日军到来之前准备的隐蔽阵地,对准敌沿刘家湖一线排开的炮兵阵地,迅速发射了四五十发炮弹。

“日军没有料到我们守军会跑出自己的阵地,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向他们发炮。他们没有任何准备,敌阵地迫击炮弹爆炸的浓烟一起,我从望远镜里看见日本兵来回在他们的阵地上跑动,很多人显然没有什么目的,日军炮兵阵地混乱不堪。这次袭击让我们知道日军最为厉害的炮兵也并非坚不可摧,我们营无不振奋鼓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打响后,台儿庄的百姓紧急疏散。

据守杀声震天

敌人炮击后,飞机坦克开路,忤德厚营被迫退守

奇袭过了两个小时,敌炮向台儿庄北门东西两侧城墙和左右阵地轰击,并用坦克冲击开道。忤德厚的3营据守城外居民村落,或筑防御工事,或以老百姓的房子为掩体。“台儿庄这地方石头很多,老百姓的房子都是用石头砌成,每一间房子都是一个碉堡,敌人的飞机大炮很难彻底摧毁。”

中午的时候,日军接连不断的炮轰已使3营阵地数十间民房坍塌,多处起火,阵地(村子里)浓烟滚滚。

在忤德厚的记忆中,敌人靠的就是武器先进,日军的飞机和坦克数量少,对他们的阵地不是最大的威胁。最厉害的是敌人的大炮了,每一次冲锋之前就是铺天盖地的炮击,而我方的炮一般只能打到10里左右,比敌炮的距离要短2至3里,无法破毁敌人的炮兵阵地。当时军中流传口号“精神胜物质,肉弹胜炮弹”,以此振奋军心。

“从24日开始,我们营整个阵地上枪炮声、喊杀声、炸弹声震天动地,硝烟弥漫,尘土飞扬,战斗场面之激烈,无法形容。”

“我军部队准备了多日的装备全部出动了。铁路装甲车,沿台枣铁路开了过来;炮兵部队,猛向敌人实施制压,拦阻射击,发挥出了一定威力。我战防炮兵连也被调来助战,对准敌战车连续发炮,眼见四五辆坦克中弹起火,其余的则掉头北窜。我们营乘此机会赶紧把被敌坦克击毁的防御工事重新加固。突然,敌人的大炮又响起来,一番犁地式的炮击后,有几架飞机向我阵地俯冲下来,投下几束炸弹,原先退却的四五辆坦克也重新开过来,紧跟在后面的是敌人的步兵。坦克过来了,我营新修的部分防御工事在坦克的冲锋面前很脆弱,我们营不得已退到预备阵地,敌人的步兵跃居我们阵地据守。”

“我们的大刀、步枪、手榴弹让敌人现代化装备的主力军队在台儿庄外徘徊了三天三夜。”

3月27日,忤德厚营伤亡惨重,但是阵地防线并未被攻破。这时传来不好的消息:台儿庄北门附近被日军占领,日本兵入城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行军中的部队

空袭大振军心

中央空军到阵地飞了两周,官兵们举枪欢呼

3月29日,忤德厚正在阵地上指挥,听到飞机的声音,他和战士们都熟练地找掩体隐蔽。相隔不远处的日军在坚持了几天的苦战后也是心神疲惫,听到飞机的声音后,都兴奋得跳起来喊叫,直到飞机飞到跟前向日军的阵地扔下炸弹,他们才张皇失措起来,有的从马背上跳下来藏在马下,有的从屋里往外奔跑,有的急忙找掩体躲藏。

“中央空军!中央空军!”有士兵大喊。忤德厚赶紧抬起头看,机身上果然有“中央空军”四个字。这时候整个我方阵地,官兵纷纷跳出战壕,举枪欢呼,脱帽示意。

9架飞机投完了炸弹,绕着我方阵地低空飞行了两周,然后飞走了。官兵士气大振,整个阵地欢呼声持续了好长。忤德厚说,这是参加抗战以来第一次见到我方飞机,他也很激动。

据事后师作战参谋登记,当日士气大涨,士兵用迫击炮、手榴弹束(一束12颗)炸毁的敌坦克就达到11辆。

29日,日军矶谷师长命令濑谷支队迅速击败台儿庄及附近守军,一日之内向第二集团军的阵地打了近7000枚炮弹。同日,蒋介石也下达了死守台儿庄的命令。李宗仁遂令第二集团军死守台儿庄阵地,并严令第20军团南下,协助第二集团军解决台儿庄之敌。

“3月30日,敌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集中了3个小队的兵力,向我方西北城角阵地猛攻,激战三四个小时,我方31师186团3营据守在那里的官兵几乎全部牺牲。”

日军占领西北城内阵地,威胁台儿庄沿线阵地的左翼。30日深夜12点左右,孙连仲给30师师长张金照电话:“台儿庄战事非常混乱,万分危急,只剩下一个西门了。赶忙叫你那个吴明林团(忤德厚营所在团),轻装快跑,即刻开到台儿庄,从西门进城,部队归池师长指挥。”

3月30日夜,守卫台儿庄左翼阵地的忤德厚率领3营官兵乘船渡过台儿庄运河,轻装跑步到31师师长池峰城设在运河岸边一个大桥下的指挥所。

池峰城当面向忤德厚下达口令:“敌人从西北城角进了台儿庄,现在城里情况不明,你营从西城门冲进去,与城东部队会合,取得联系,死守台儿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8年4月,守卫台儿庄的中国军队。

巷战寸土必争

敌人扔手榴弹过来,我们战士又抢在爆炸前扔回去

忤德厚的176团3营以能打硬仗在第二集团军闻名。1937年的全军大比武中忤德厚3营得了第一名,年底在北平外围战房山县以北与日军坚持对战20余天,仅前三天就打死敌人100多人;当从周口店奉命撤出时,忤德厚营近600人的队伍只剩下了120人,但是没有在战场上把一寸土地输给敌人。

“我们营惯于打硬仗,这可能是(危急关头派入城内的)原因之一。”忤德厚推测。“在31师指挥部授命之后,我挑了40名敢死队员,派沙吉成排长率领首先冲进城里。城门已经被摧毁了,敢死队冲进去,打死了守城门的几个敌人,收了几支步枪,占领城西城墙掩护。我率领7、9连进城后向北街进发,副营长赵志道率领8连进城后向南街进发。这时候天黑了。”

“街道里,到处都是炮火和尸体烧焦的味道,很多民房还在冒烟,地上随便抓一把,除了浮土,肯定有弹片。日本兵逐一蹲点把守,我们只能推倒山墙前进,推不倒墙时,就在墙上掏枪眼,对面的敌人也在掏。有的时候只有一墙之隔,两边互相夺枪,有时候敌人将手榴弹扔过来,我们的战士又抢在爆炸前将手榴弹扔过去……”

“天刚拂晓,我走到一个院子里,没有门,刚冲出去这个院子,一看南街相隔仅百米处,有一大群敌人过来了。‘(西北角)南街有敌人,部队不要过来,有敌人!’我大喊一声,来不及退回去,一下冲向前面到街对面的一个院子里,敌人才回过神来,枪声响起来。紧跟在后面的7连连长腿上中枪,又爬回去了。日军也在找掩体,我们的士兵找木箱子把门堵住,再找了家具、麻袋等装满沙土堆到街道中作为防御工事,我匍匐着过去。”

城西北的敌人一共有百余人,并附有步兵平射炮两门,借我们在城角下的掩体疯狂反扑,这是其中的一股。

“我们临时的防御工事经不了敌人平射炮的打击,很快就被打散了。当时,城里大多地方都被敌人占领,我们无路可退,只有死拼到底,我们的人死了许多,敌人也死了很多,到处都是尸体。在扔完随身带的手榴弹后,我举着大刀带着战士冲过去,越过平射炮的射界,逐个与敌人肉搏。丢下十几具尸体后,敌人向城西北角退了。”

死守伤亡殆尽

“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填进去,你填过了,我就来填”

至31日,中国守军将进入台儿庄地区的濑谷支队完全包围,这时,攻击临沂的日军第5师坂本支队支援台儿庄。4月3日,台儿庄内2/3已经为敌占领,第二集团军伤亡7/10。

根据后来孙连仲与李宗仁两人的回忆,在这天两人之间有这样一段对话:孙连仲对着电话请示:“报告长官,第二集团军已伤亡十分之七,敌人火力太强,攻势过猛,但是我们把敌人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能否请长官答应暂时撤退到运河南岸,好让第二集团军留点种子,也是长官的大恩大德!”

李宗仁说:“敌我在台儿庄已血战一周,胜负指数决定于最后五分钟……你务必守至明天拂晓。这是我的命令,如违抗命令,当军法从事。”

孙仲连:“好吧,长官,我绝对服从命令,整个集团军打完为止!”之后,孙连仲在和池峰城的通话中说:“……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上前填进去。你填过了,我就来填进去……”这句话流传至今,几成名言。池峰城下令继续死守台儿庄,并按部署要求城里部队发动总攻。

同日下午,中国守军各兵团按照李宗仁的作战命令向台儿庄之日军发起总攻,日军拼力争夺,调集中炮、坦克猛冲,志在将台儿庄全部占领。守军逐次反击,展开街垒战,夺回日军占据的街市,双方苦战愈酣。

“我们营奉命清理城西北的敌人,最后日军退到西北角一个几十平方米的土围子里顽抗,战斗了一天,敌人增援,我们没有冲进去。”

“天黑前,我下了总攻命令,但是土围子里的敌人不退。沙吉成带着敢死队,扔手榴弹,还是不退。最后,沙吉成说:‘营长,让我冲吧。’40名敢死队员踩着尸体,手舞大刀,冲向土围子,土围子里机枪声响起,敢死队员一个接一个倒下了,活着的队员不再寻找掩体,从四面向土围子猛跑,冲到土围子下面时,剩下不到10人。敢死队员往里面扔集束在一起的手榴弹。爆炸声四起,土围子里烟土弥漫,敌人的枪声哑了。沙吉成喊了一声‘用人梯’。敢死队员踩着战友的身体爬上土围子,和敌人肉搏拼杀。”

土围子里的敌人被歼灭,40名敢死队员只有两名生还,队长沙吉成在与敌人肉搏中牺牲。

4月3日夜,李宗仁用10万大洋在城外招募敢死队员,作最后一击。午夜,27师师长黄僬松亲率20个敢死队小组突袭,与城内部队一起偷袭城内日军。

敌军筋疲力尽,完全没有想到我方在这时候还能乘夜出击,仓皇迎战,我方乘势夺回3/4的街市。

4月4日晨,日军被赶出台儿庄。

追击摆了乌龙

大炮打不远伤了自己人,山寨未能攻下

4月4日晨,敌人的炮击停止了。

忤德厚派出的侦察兵回来报告说敌人撤退了。下午,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到营地慰问,忤德厚接到在原地驻守待命的命令。

4月6日晨,176团奉命追击台儿庄以北峄县据守之敌,并配备了一个炮兵营火力支援。忤德厚营的任务是拿下敌人据守的一个山寨。

天蒙蒙亮,忤德厚营前锋连队已经接近山下,这时候山上敌人的机枪响了。山下是一大片农田,地里的庄稼只有一尺多高,士兵只有匍匐在庄稼地里。“我请求炮兵支援,火力掩护。”眼看冲不上去,忤德厚向团部请示。后方的炮响了,炮弹落在庄稼地里,炸死了忤德厚营的官兵。

“我赶紧打电话问,炮兵营说我们的炮只能打这么远。”没有炮火掩护,忤德厚营官兵一直伏在地里,到天黑之后才撤下来。

“我点了士兵,亡了十几个,受伤的很多。一个连长满身是血,一进我的指挥所就骂,说我们的炮兵是汉奸,医务员要给他包扎,他对我说,包扎先不急,营长先给根烟抽吧!”随后,部队接到命令,连夜向徐州撤退,做保卫徐州的准备。

在台儿庄战役中,忤德厚最爱听的声音是我们的炮弹落在敌人战壕里,打得敌人乱叫的声音,最爱看的是炮弹打得敌人钢盔乱飞的景象,但是在整个战斗中,他只“享受”到了一次。“在抗战八年中,我一直期待着这种情景的重复。”

台儿庄战役结束后,忤德厚被授予甲穗一等嘉禾章,升任176团团长。

壮士暮年

忤德厚的部队一直转战在抗日的最前沿,他与日本鬼子拼大刀十几次。

忤老关于他自己作战的经历记忆得比较清晰,一些人名还能记得起,只是对具体时间等已经很难准确回忆。当他讲到自己带领的一个团在打完武汉保卫战后,2800多人只剩下了200多人时,忤老突然泣不成声,这让他60岁的儿子也不知所措,“老父亲心脏不好,一会还要打吊针,不要让他太激动”。老人的啼哭持续了两分钟,然后,他拿出随身带的手绢擦了擦眼泪,一挥手说了声:“不能回忆!”

忤老的命很大,在娘子关战役中,他被打穿了左手;在河南吴家店战斗中,他的传令兵在他身边被敌机炸死了,而忤德厚毫发未伤……忤老对自己的一生解释是:“很奇怪,我没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