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清算马英九的组织披着学术外衣

6月中旬,台新当局以“可能泄密”和“人身安全保护”等借口,限制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赴香港出席“亚洲卓越新闻奖”颁奖典礼。而在马英九卸任前一个月,“永社”“台湾教授协会”“北社”等“台独”团体组成律师团,声称要清算马英九,并要求法院裁定限制他“出境”。“永社”理事黄帝颖等人前往台北地检署告发马英九,试图让以清廉自持的马英九尝尝“有理说不清” 的尴尬。

“永社”2012年12月25日成立,全称为“社团法人台湾永社”,基本上是当年陈水扁贪污案被起诉后,由拥护陈的一些教授、律师组成。挑头清算马英九的黄帝颖2014年5月担任民进党中央党部发言人,作为律师,他多次对陈水扁案发声。《环球时报》记者近日路过“台独”组织“永社”。初看之下,“永社”好像和“鼓动台独”没多大关系,其位于台北市重庆南路的办公场所内部,没有像一些“台独”团体那样打出“台独”旗帜或标语,而是展示“为争司法公平、为争社会正义”举行座谈会、游行示威的照片与说明。“永社”摆出“悲天悯人、救苦救难”的样子,其实采用的是台湾绿营推动“台独”组织的“里应外合、鼓动民众”的高招。有别于一些赤裸裸暴露“台独”本质的组织,绿营也懂得让一些组织打出“公益团体、为民服务”的幌子,但它们骨子里却推动“隐性台独”。“永社”基本上就是企图以“司法正义”的角色鼓动台湾民众相信“永社批评的对象就是坏蛋”。永社一直批评蓝营、赞美绿营,其“绿营外围团体的”本质暴露无遗,蛊惑了一批台湾民众。

像“永社”这样的“台独”组织都有些来头。1990年12月9日成立的“台湾教授协会”,会长由台湾师大教授林玉体担任。该组织表面标榜从事“学术研究”,实则鼓吹“台湾独立”,成为“台独”分子在台湾教育界打造的最主要的“台独”团体。“北社”“南社”“永社”等由部分“台独”教授组成的以“教授为名,实为台独”的政治团体大多是该协会的衍生团体。其中,“北社”2001年6月成立,成立当天陈水扁、李登辉及主张“台独建国”的彭明敏三人同台出现。“北社”此后的表现,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台独教授大本营”。“北社”与“永社”一样,“披着学术的外衣,干着推动台独意识形态的工作”,把成立目标也说得冠冕堂皇,如“推动民主法治、促进国民意识、维护台湾安全、建立公民社会”等等,但却利用一切机会四处散播“台独”言论。“北社”曾派人到美国等地“巡回演讲”,并在“演讲事后感言”中大谈:“我们当然知道美国的国歌,但‘台湾国歌’是哪一首?当然不可能唱‘中国国民党党歌’,而是我们在岛内活动时经常唱的‘台湾翠青’,或是‘海洋的国家’。”所谓的“台湾翠青”“海洋的国家”都是一些“台独”聚会最爱唱的歌。

事实上,从所谓“太阳花运动”开始,几乎所有参与其中的岛内年轻学生,他们的老师中就有“永社”“北社”“台湾教授协会”等组织的活跃人物。

绿营团体颇能虚张声势

除了要清算马英九外,蔡英文上台后废除微调课纲等举措的背后也有这些“教授组织”“公益团体”的影子。绿营显得高明的一点就是,他们的“合纵连横”非常娴熟,标准的“一家有事、众家来援”。各“台独”团体串联非常紧密,所以每次只要绿营有“上街”的号召,就会有数十个、上百个相关的团体扎堆出现。各个团体的旗帜混在一起,看起来煞有其事。说是“上百团体支持”,其实这些团体大的不过几十人、少的只有几人,甚至有的已名存实亡。却故意做出“声势浩大”的样子,以此蒙骗民众,以为他们真的是“民心所向”。但实际上,很多台湾民众都知道他们的底细。端午节期间,“逢中必反”的“时代力量”组队参加在台北市大佳河滨公园举办的“水岸台北2016端午嘉年华”龙舟比赛,结果被民众嘲讽说:“难道你们不知道屈原是中国人吗?你们还来划什么龙舟?”

在台湾,还有 “台湾国际关系基金会”“台湾公民投票基金会”等为绿营和“台独”奔走的组织。前者由民进党前主席江鹏坚负责,与海外“台独”组织有很深的渊源,最擅长串联岛内外的“台独”组织,筹组过程中还获得台湾企业界和“台独联盟及盟外人士的大力支持”,编印过《台湾就是台湾》等宣扬“台独”的书籍。后者与最主要的绿营媒体关系密切,大力鼓吹“公投”及“台独建国”的主张,推动过“以台湾名义进入联合国”的万人签名活动。这些“台独”团体的活动常常打出“台独”口号和“台独”旗帜。对于这些“台独”组织,国民党在台上时的应对一直被人诟病,被批过于“纵容台独”,逐渐酿下苦果。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随着民进党成立、蒋经国去世、李登辉上台主政,台湾内部各种各样的“台独”团体组织蠢蠢欲动。海外“台独”与台湾内部“台独”组织更是分进合流,彼此“混为一家”。1970年1月初,鼓吹“台独”的彭明敏逃出台湾,经瑞典转往美国,分散在日本、西欧、美国等各地的“台独”势力首次集会于美国,宣布组成统一指挥、协调“台独”活动的“世界台湾人争取独立联盟”。1987年随着台湾当局宣布解除戒严,海外“台独联盟”改名为“台独建国联盟”,并于1988年设立负责在台湾内部发展“台独”势力的“发展建国委员会”,由前联盟主席张灿鍙任委员长。1994年,该组织最先打出“台独建国”旗号。1988年8月,由蔡有全等成立“台湾政治受难者联谊总会”,名义上是“政治受难者”的一个团体,实际上鼓吹“台湾人有主张台湾独立的自由”,目前许多民进党的高层都是出自这个组织。

“发源于美日,祸害于岛内”

谈到“台独”的早期背景,台湾资深媒体人孙明礼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日本战败后不甘心“归还台湾”,在台湾鼓动一些“皇民化”的台湾本省人士,推动“日系台独组织”,同时战后美军为了“不要让中国强大”,也鼓动“美系台独组织”。这两类组织是台湾最先出现的一批“台独”组织,其中知名的前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的同父异母弟弟辜宽敏(母亲是日本人)就是最初的日系“台独”组织大佬之一,1947年他在日本组建“台独联盟”被国民党通缉,直到 1972年返台。2008年5月,辜宽敏曾参加民进党党主席选举,败于蔡英文。

撰写所谓“台湾人四百年史”的史明,则是日系美系“台独”分子中为“台独”打下理论基础的主要人物。孙明礼说,史明本名施朝晖,1937年赴日留学,在早稻田大学念政治经济学,参与过台湾文化协会的活动。1947年,他在大陆参与抗日活动,组成三百人左右的“台湾队”,在这段时间他第一次有了“台独”的想法。1952年,他在台北郊外山上组织“台湾独立革命武装队”,准备刺杀蒋介石,未料事件泄露,于同年偷渡到日本,而后就潜心于“台独理论的创造”及“台独史观的撰写”,为而后60年的“台独”组织提供“台独理论及历史基础”。虽然史明不是“台独”组织“明面上的大佬”,但“台独”内部把他看成是“台独导师”。李登辉、陈水扁时期“台湾优先”“同心圆历史观”等教育,使台湾岛内一些人“中国大一统”的观念逐渐泯然。

史明并不是第一个成立“台独”组织的人,“台独”的第一个正式组织要算是1945年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后,其驻台湾总督安藤利吉策动部分军国主义分子和收买的岛内汉奸,在台湾建立密谋台湾“独立”的地下组织为开端,1951年廖文毅在东京正式成立所谓“台湾民主独立党”,这才算是“日系台独组织”的滥觞。

根据台湾中研院2012年“海外台独运动相关人物”书目介绍,美国是继日本之后推动“台独”的幕后黑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炮制出所谓“台湾法律地位未定论”。这种“地位未定论”催生出一批“美系台独”,如旅美的台籍人士林劳勋等人1956年成立“台湾人的自由台湾”团体,1958年又正式成立以“台独”为目的的秘密组织。

在各类“台独”组织背后,离不开民进党的身影。“台独建国联盟”迁回台湾后,其成员集体加入民进党。1991年10月13日,民进党通过决议,在党纲中增加“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暨制定新宪法,应交由台湾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选择决定”的内容,明目张胆地进行分裂中国的活动。

在一些学者和资深媒体人看来,台湾的“台独”团体是“发源于美日,祸害于岛内”。这些“台独”团体的经费有一大部分来自美日,加上绿营执政的县市越来越多,绿营政客以“补助民间团体”的名义,向它们提供“奶水”。目前,绿营在选战中占了上风,一些台湾企业、商人更是不再避讳提供“政治献金”给民进党或其他“台独”组织,这已引起维护两岸和平人士的警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