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男被妻子用拴狗链锁家中长期虐待(组图)

本报讯 现年38岁景德镇市民聂牛强身强体壮,可是,这样一个健壮的男人却常年遭受着妻子的虐待。在这两年中,他经常被妻子用条拴狗的铁链锁在家中,身体肌肤被妻子用破碎的瓷片割的伤痕累累,双手因为被松紧带长时间地捆绑留下残障。3月27日,记者在景德镇第二人民医院见到聂牛强时,他的双眼除了被妻子用火药烧伤外,还被灌进了泥巴、食盐、辣椒油和陈醋。医生诊断他的双眼严重受伤,左眼面临失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这两年中,聂牛强为何能够忍受这些非法的折磨?他是甘心被虐还是无力反抗?在遭受虐待时他为何不选择躲避或者报警?虐待他的妻子曹媛是生性残忍还是精神上出现了障碍?27日,本报记者先后走访了派出所、聂牛强夫妇以及周边的群众,试图揭开聂牛强夫妇的真实生活。


一个遍体鳞伤的男人


3月25日晚上8时,聂牛强被公安局110民警和亲属从景德镇市昌虹公寓解救出来,当时,他的双眼脓肿,溃烂的眼皮下布满浓液和血水,眼睛根本不能睁开。他的双手被一条拴狗用的铁链锁在一起,身上的一件红色衣衫破烂不堪。现场的情景让邻居和110民警赶到非常寒心,昌虹公寓是聂牛强的家,可是,在这个家中他如同在地狱中遭受折磨,而他的妻子曹媛是一个皮肤白皙面容娇好的女人,与她外表不符的是,曹媛不仅对丈夫百般虐待,而且对前来解救的民警和记者也怀有暴力倾向,她手持着一把水果刀指着拍照的记者说,如果敢将她的照片刊登在报纸上,她就马上自杀。


一段痛苦揪心经历


25日晚上,聂牛强被民警和家属送到景德镇市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治疗。27日中午,记者来到医院看望正在接受治疗的聂牛强。在病房,他向记者讲述了痛苦不堪遭虐经历。


2005年9月,妻子曹开花特意烧了一壶开水,然后从他的头颅开始浇淋,当时,他的哭嚎和求救没有打动妻子的心,滚烫的开水对他造成的后果是体无完肤,皮肤大块腐烂。


2005年12月的第一天,妻子将他的双手用一团松紧带扎在一起,从当天中午12时一直捆扎到第二天下午2时,他的两只手掌完全变黑,松紧带已经扎破了手腕的皮肤,深深地镶嵌在肌肉中,鲜血染红了整捆松紧带,这次的伤害造成他的双手目前仍然留下深深的血痂,手指不能完全弯曲握拳,留下终身残障。


2006年3月18日晚上7点,他被妻子用铁链拴在房间,饿了两天后,妻子开始用鞭炮中的火药烧他的双眼,先后烧了6次,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中,妻子反复用陈醋、红花油、万油精等有刺激性的液体灌进他的双眼,这样痛苦的折磨一直持续到3月25日晚上,群众报警后,聂牛强才被送进了医院。医生说,聂牛强的双只眼严重受伤,左眼面临失明,右眼也不容乐观。


除了这三次被妻子“动刑”外,聂牛强说妻子冬天在自己身上浇冷水后用电风扇吹、在寒风中不准穿衣服,戴链条挨饿等手段经常使用,而每次要“动刑”时,必须将自己的双手用链条锁起来,用饥饿的方式来消耗自己的体力和反抗能力。


反抗会让妻子变本加厉


对于每次遭受妻子的虐待为何不反抗这个问题?聂牛强说,妻子的脾气非常怪异,反抗不仅是徒劳的,而且会让妻子变本加厉,妻子身上经常有一把水果刀,如果反抗她就会马上刺过来,丝毫没有夫妻之情,即使身上没有水果刀,妻子也会随手提着什么物品就砸向他的身体,如果逃跑,也会被妻子想方设法找到,后果将会更加恶劣。在妻子的这种胁迫下,聂牛强每次都“顺从”妻子,希望妻子发泄完以后就可以过一段正常人的生活。当记者问曹媛在精神上是否出现了问题?聂牛强告诉记者,妻子有初中文化,平时言语正常,性格有些不合群,最近还喜欢研究《三国演义》和自学古代乐谱。


一个畸形的家庭


聂牛强今年38岁,1995年,他和比自己小5岁的妻子曹媛结婚,婚后的第二年,生育了一个儿子。


聂牛强父母死的早,结婚时是爷爷用自己的积蓄为聂牛强夫妇在昌虹公寓购买了一套商品房。早些年,聂牛强曾在景德镇市人民瓷厂上班,结婚后不久就下岗,下岗后,他师承爷爷的手艺,专门帮人家在仿古瓷上写字和落款。生意好时,他一个月能够赚3千元以上的工资,有时一个月仅能赚数百元生活费,但是不管钱多还是钱少,他的收入都被妻子完全控制。聂牛强认为,因为爷爷对自己的宠爱,造成妻子认为自己藏了很多私房钱。2004年爷爷死亡后,妻子又误认为表姐在景德镇莲花塘购买的一套店面是爷爷留给自己的遗产,而聂牛强却没有将这套店面过户到自己名下,于是就开始慢慢虐待自己,如果反抗,她还会通过自虐或虐待孩子的方式来威胁聂牛强,而且将聂牛强父子赶出家门。


采访中记者获悉,聂牛强夫妇年仅10岁的儿子今年就读小学5年级,原本学习成绩非常好,但是因为父母的感情不和,他和父亲过着居无定所、食无定餐的生活,学习成绩开始急剧下降。聂牛强说,即使自己将钱全部交给了妻子,妻子平时也百般刁难自己,比如早上妻子可以和儿子每人花费6元钱吃早餐,而自己就不能吃早餐,如果要吃,妻子就惩罚自己一口气吃下10根油条。


曹媛认为夫妻感情一度很好


27日下午3时,记者来到昌虹公寓曹媛的家中时,在门口就听见房间里面传出了卡拉OK的歌声,记者先后两次试图敲开曹媛家中的铁门,但是曹媛开门后,将记者误当作公安局的法医,她不否认丈夫聂牛强的双眼是由自己造成的伤害,这样做的原因就是因为丈夫经常不回家,每次回家都从窗户逃跑,为此她两年来要求离婚,可是丈夫将钱看的比命还重要,财产分割不均匀是无法离婚的主要原因。曹媛说,她和丈夫聂牛强的夫妻感情一度很好,但是丈夫后来变的越来越不顾家,再好的夫妻感情也会破灭。言谈中,记者没有发现曹媛的精神有明显问题。当记者表示想进她的家门看看时,她从房间转了两圈,表示忘记了钥匙放在那里无法开门。


邻居情绪激动


周边的居民对聂牛强的遭遇都表示同情,说经常听到聂牛强的哭喊和求救声,这种声音不分白天和深夜。有邻居告诉记者,去年冬天,曹媛用链条锁住丈夫的双手走在大街上,当时,天气寒冷,聂牛强浑身是伤,身上仅穿了一条单裤,赤着脚在地上行走,周围的居民纷纷上前劝说,但是曹媛反而向邻居炫耀,问一位女邻居:“姨娘,我能不能干?”在采访中,邻居们气愤地说,从来没有遇到过曹媛这样歹毒的女人,她们同时向记者展示了一件聂牛强的“血衣”,记者看到,邻居们展示的“血衣”就是当天晚上民警解救时从聂牛强身上脱下来的衣服,衣服全部被鲜血染红。


派出所没有立案侦察


从昌虹公寓采访结束后,记者随后来到新村派出所进行采访。所长占满林告诉记者,派出所先后两次出警到聂牛强的家中调查,但是因为报警的都不是双方当事人,派出所认为这是夫妻纠纷。因为没有对曹媛进行精神病鉴定,目前,派出所也无法认定曹媛是否患有精神病。对于曹媛对聂牛强造成的伤害是否构成故意伤害罪,占所长认为,这些要通过民警调查后才能下结论,并建议记者到当地的居委会进行了解。(文中夫妻双方人物系化名)(记者 金其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