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逃的爱

lijiu002 收藏 1 20
导读:出逃的爱

那年夏天,B城为提升自己优秀旅游城市的文化品位,接二连三地举行高艺术含量的音乐会。飘由于昨夜的音乐会而很迟成眠,早上起来迟了,就显得手忙脚乱,外资公司上班要刷卡,从不迟到的她忙得有些狼狈。她住在某外资集团公司的宿舍里,虽说是宿舍,由于飘在公司里属于上层管理人员,分得的宿舍是三房两厅,一百二十平方,在一幢三十层的高层建筑的十二层,这幢高层建筑连同其它一样模式的五幢,被命名为金湖湾华庭。楼如其名,的确够气派、华丽,是B城著名的高尚住宅,地理位置优越,人文气氛浓厚,拥有大面积的绿化草地,游泳池、网球场、健身、美容、娱乐等设施一应俱全,与B城其它的花园建筑相比,这金湖湾华庭就象是B城平民堆里的贵妇。飘就象是这贵妇的女儿,高挑,美丽、气质高雅,好象她这样的人一生下来就该住在这样的环境里。


匆忙走在花园里纤尘不染的大理石上,飘的长发飞杨着,她象一个赶着去给人间撒花的仙子一样,与华丽而雅致的环境相映益璋,象一道绝美的风景,装饰着这个盛夏的早晨。这时,前面不远处传来两声优雅的小车低喊,是一部黑亮的皇冠小车,飘从容淡定地钻入早就开着车门的小车里,好象这是她多年以来就有的一个习惯。


用郎才女貌来形容车里的男女是恰当的,但认识他们的人都喜欢说他们是金童玉女,因为这男子也是英俊逼人、气宇轩昂,这男子叫凌峰,是比飘高一届的大学校友,他们同在北方某一名牌大学完成高等教育,飘学的是经济管理本科,凌峰学的是计算机软件本科。他们在一次本校同乡(同一个省份)校友联欢晚会上相遇后,锋就象当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整个生命充满了惊喜和激情,他象着了魔一样对飘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攻势!他力排对手,飘则层层淘汰,这样,他们在经历了一场艰难曲折的情感历程之后,终于相互选择了对方,确定了恋爱关系。这时锋已是大四学生了,毕业后,为了永远留住出众的飘,锋不敢掉队以轻心,他怕他一不留心,飘就会被人抢走了。他要创造事业上的成功来帮助他牢牢地绑住飘的芳心。九二年毕业的锋,正遇上电脑软件开发的大好商机,聪明精干的他加上高干子弟的背景,他顺利地注册经营着一间私营公司。只两年时间,他就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蓄,第三年他竟在B城的私企中脱颖而出,成了B城知名度颇高的风流才俊!按理说,他这样强劲的优势,要财有财,要貌有貌,家境好地位高,是有足够的资本和信心拥有飘的爱情和婚姻的。可是,世上的事就是这么有趣,一件东西,你越是紧张它、在乎它、珍惜它,它越是让你紧张、让你焦虑,在你的患得患失中生出许多枝节来。


飘的家本不在B城,B城只是凌峰的家乡,飘的家在与B城同属广东省的C城。毕业时,飘本可以有许多地域上的选择,但经不起峰的软泡硬磨,飘最终还是来了B城。为报答飘的“垂青”,峰利用他那个高干老爸的影响力,象搞他的计算机网络一样,巧妙圆滑地捣鼓着他在B城的关系网。如预期的那样,峰把飘安排在B城最大的外资公司里当了白领,算是对得起飘的身份。飘也很争气,只干了一年,就很受集团高层的赏识,并被任命为公司上层管理人员。可是峰却因为这失误的一步棋,让他对自己的爱情充满烦忧。因为就是在这个公司里,他心目中的天使飘给他惹来了一个强劲的情敌。


这人是该外资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公子,本来单是董事长的儿子也没什么了不起,不外乎是比他凌峰多了TMD一些臭钱罢了,可是,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公子哥儿,他是从剑桥留学回来的财经博士,英俊潇洒,为人成熟、稳重,文质彬彬,非常绅士,名叫华杰。他的一举手一投足,不知电晕了B城上层多少名媛贵妇。虽然他是加拿大土生土长的外国佬,可是因为他的父母都是爱国的中国华侨,他家的资产大都投在中国,B城的公司就是他们投资最大的产业。这样华杰可以经常来B城的公司考察。当他第一次见到飘时,他竟僵在那里,眼神愣愣的在飘的身上停留了数分钟,之后,他对他的秘书兼好友诸葛乔说:“就是她,我要找的人就是她,我要娶她。”


这个大家公认的绅士,见到飘时有这样失态的表现是有其历史原因的。


华杰早籍上海,他父亲的家族是大上海十里洋场的巨贾,而他母亲则是上海有名的书香门第的千金,他父母一结婚,就在加拿大定居,小华杰虽在外国出生成长,但从小就受到他母亲对他进行的正统的中国式的教育。中国古文化对他的影响特别深刻,尤其是堪称世界文化精髓的诗词曲赋,更是象磁铁一样吸引着他。可以说,早慧的他,心悦诚服地接爱中国的人文教化。至于西式的教育,他更是得天时地利,在西式的环境里,以及贵族式的家庭背景下,他如鱼得水地接受着西洋文化,因此他曾受的教育是完整的中西合璧式的教育。不过,他对于爱情的追求却是东方化的,还因为他母亲身上所具有的矜持、含蓄、雍荣华贵等东方美女式的特质,深深地影响着他,令他崇拜和向往。多少年来,已过而立之年的他,虽然阅美女无数,可是没有一个能进入他心目中的爱人条件。这可急坏了他的母亲,知子莫若母,这个有着中国式家庭观念的贵妇人,太了解她的儿子了,她知道,儿子要么不结婚,要结婚,妻子一定是中国优秀女人。这也是她最期望的。不知怎么搞的,在生活的很多方面,她是很崇洋排华的,而对于儿媳妇,她就是不喜欢洋妞。因此,近年来,她都在不断努力,来促成儿子一次又一次的中国之行。以便让她的儿子有足够的机会认识中国女孩。这也许是他们家族的资金在中国投得特别多的一个原因吧。


当华杰看到飘时,飘那东方美女的特质立即深深地吸引着他。真有“梦里寻她千百度,此人已在灯火蔺姗处”之感慨了,试想,在杰的生命里,经历了千万次的寻觅,终于于千万人之中惊鸿一瞥中捕捉到了飘,怎样的惊喜莫名、怎样的占有欲望,可想而知。特别是,飘竟是他家公司里的一名高层管理人员!对于他来说,是近水楼台来争月。但他却是空前的没有信心。这样,他把追飘当作一个高深的难题来细细策划,并召来他的智囊秘书诸葛乔来当参谋,他们象以往面临剧烈的商战一样,高度紧张,为知己知彼,他们暗中查了飘的档案,知道了她的出处,还明里暗里地走访了飘身边的职员,对飘进行了五次三翻的研究。越是深入的了解,杰越是对飘暗恋得深。令他茶饭不思的是,飘与凌峰似乎已成定局的恋人关系。要瓦解他们超过五年的恋情,谈何容易!可是他知道自己一定得把飘追到手,否则的话,他的人生将会失却很大一部分意义。


追飘方案被诸葛乔命名为LMS方案,诸葛乔说,L表示Love(爱情),M表示marriage(婚姻)S表示sex(性),亦可以是Son(儿子),反正哪一个都是合符逻辑的。


LMS方案启动之初,飘全然不知。当然,以女人特有的敏感,特别是飘这样高智商的女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大众绅士杰对她的别样好感和痴迷,只是她见惯不怪,每每想起,都被她轻描淡写地滑过去,不当回事。毕竟,在她的心目中,凌峰作为恋人和准丈夫,已是不可替代的。姑且不说凌峰对她掏心掏肺的爱,就说凌峰和他父亲这几年对她及她家里的关顾,所给她带来的心里压力,都不允许她有其它非份之想。她并不是忘本的人。


凌峰呢,当他从商界的朋友知道华杰要追飘时,他心里非常紧张,他知道自己与华杰相比,不管从哪一方面,自己是远远逊色于他的,从商的经验令他对人性有着深刻的理解,良禽都知道择木而栖,何况人呼!况且飘这几个月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对他的激情好象在减退,为免夜长梦多,他都求了多次她早点完婚,可她总有让人无法推搪的理由来推延。现在该来的终于来了,应了他那不祥的预感。但他凌峰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那么容易就轻言放弃,这多年来的辛苦打拼,与其说是为了金钱、事业。倒不如说是为了她!对于商人来说,到手的东西是不会拱手相让的。于是他对飘更加关怀体贴、细心呵护。以前他是间或接她上下班,现在是天天接她上下班,飘的休息日也被凌峰细密地作了安排,要么和他一起外出郊游,要么一起应酬凌峰各路的猪朋狗友。飘象一头梅花鹿,被凌峰的爱围堵得慌,心里的压力转变成忧郁,已爬上了她的眉梢。


华杰呢,在母亲的支持下,他放下了其它的商贸活动,把B城的公司作为据点,一蹲就是几个月。而他的LMS方案却进展得非常慢,他是个受中国传统教育深深“毒害”的男人,他没有别的外国佬的奔放和直爽,在爱的求索中,他显得含蓄、自尊和高贵,这样令他更加受煎熬。他一方面怕吓走飘,另一方面又怕凌峰会很快娶走飘。他经常召开上层管理会议,最大的目的是接触飘,散会后,他坐在飘坐过的椅子上,痴痴地感受着她残存在那里的气息,一点淡薄的香水味或发香味都会令他心驰神往。当做着这些已不能缓解他的单恋之苦时,他就每天给飘送花——九十九枝含苞欲放的红玫瑰,精致地包装在镀有金粉的包装纸里,里面有一张精制的卡片,卡片中心印着一个小小的爱心,却没有署名。而那个爱心则每天都大一点儿,象一个被花香滋养着的有生命的心。


飘第一次收到花时,就在心里有灵光一闪的感觉,这一闪念里有华杰那双深邃柔情的目光。这眼光在开始的时候尤如冬日里的阳光,照在她的心里,让她觉得暧洋洋地舒心。作为一个女人,能被杰这样充满着金钱、地位、学识和人格魅力的男人所赏识和追求,的确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何止是自豪,飘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价一下子飚升了几个档次。可是后来,这花收得多了,那卡片上的心形越来越大,飘捧着鲜花时竟无由头地觉得沉甸甸的,好象那个心形注满了鲜活的血肉似的。她便觉得心虚和烦忧。


飘很想把这件事告诉凌峰,可她又怕这件事会令他神经过敏,而给她太大的压力,早段时间,凌峰就曾甜言蜜语地求她跟他早点结婚。她才二十五岁,这在白领阶层中还末到“法定”年龄,况且目前她在公司里正有晋升的机会,最重要的是她对于进入围城还没准备好。方方面面的理由,凌峰只有等待的份儿。假如跟他说有个痴人天天给她送花,他还能再承受那份耐心吗?飘是聪明人,她才不会做蠢事。


这事不能跟凌峰说,闷在心里又不好受,飘告假两天,回到C 城找闺中密友梅。这是飘多年的习惯,每当有心事总是向梅倾诉,她和梅是那种从小玩到大,一起成长、气味相投,关系特别密切的好友兼同学。梅毕业于广州某名牌大学,现供职于C城一家证券公司,是一名高级经纪人,年薪比飘这个高级白领还高一倍。飘跟梅谈起了这一个多月的收花经历,还有凌峰的爱让她深感窒息的感觉。梅以她高级证券经纪人的敏锐和智慧分析了飘的现状,她说,这送花人肯定是华杰无疑,他正用心良苦却是不惜代价地追你;凌峰一定知道这件事,从而十分担心和焦虑,因而不自觉地用更细密的爱来约束你,致使你对他的爱感到压力和疲累,还有,你对凌峰的激情在不断减裉,虽然你目前并没有作出什么决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你现在心里的爱已很不情愿地再压在凌峰身上。至于有没有可能接受华杰,你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但是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从C城回来,飘显得心事重重,凌峰在飘回来的当晚就感觉出来了,这让凌峰更加焦虑和烦躁,他想劝服飘放弃现在的公司而转向其它方面发展,以离开那个令他日夜不安的华杰远些,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他知道,目前飘在这公司的前途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劝她放弃,这么弱智的事他不能做,尽管他是多么希望能成功地做。


从C城回来的第二天早上,飘去上班,她刚坐下来打开电脑,就又有人恭敬地把一束花送到她的面前。她紧张地取出那卡片,发现那个心形图案又大了一些,她想起梅跟她说过的话,她的心里就象系着一根绳子,不断地把她的心往下拖。差不多下班的时候,飘接到诸葛乔的电话,诸葛乔通知她,公司在晚上有一个晚宴,他让飘务必参加。飘答应了。


当晚,飘如期赴宴,地址在B城最高档次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在漂亮的女侍引领下,飘来到一个豪华套间时,她发现端坐在那里的只有华杰一个人!一霎时的惊慌失措后,飘努力让自己恢复她平日那种恰淡从容、清高文雅的模样。“该来的就让它来吧。”飘对自己说。


“你好,华总”飘大气地伸出手来和华杰相握。


“你好,飘,在这里单独约会你,你不会觉得我太唐突吧?”华杰深邃的双眼柔情似水,漫过飘的心房时,她震颤了一下。


她故作轻松地说:“怎么会呢,鲜花里面那个心已经够大的了,该轮到这个程序了。”


华杰这时一改以前的深沉和威严,他的神情就象飘身边一个低微的男仆。“那个心就是我的心,你知道吗?我心里对你的爱意已越积越多,我恳求你能接受它,否则它们会挤破我的心的!我知道、你的情况,让你接受我的爱,一定令你很为难,可是我真的没办法,我寻你寻得太久了,请你给我机会!这两天你休假了,我才知道没有看到你的日子里,我觉得度日如年,我迫切需要向你倾诉!”


望着华杰痴迷的目光,飘心里有点害怕,她知道往下发展将意味着什么。她慌张地说:“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给时间让我考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她没等华杰反应过来,就匆匆告辞,逃离了香格里拉。


搭的回家的路上,飘的手机响了,是凌峰,他说有重要的事要和她说。汇合后,他们来到B 城的中心广场里边走边谈,广场里面的音乐喷泉正在播送着邓丽君的《忘记他》,“忘记他,怎么忘记得起,铭心刻骨来永久记住,从此永无尽期……”听着这首忧怨的歌,飘觉得有点恍惚,好象冥冥中有人劝她忘记他,可是这个他,是眼前的他,还是那个他呢。她知道,这两个他,都令她刻骨铭心,忘记哪一个,都是困难的。


凌峰以摊牌的语气说,飘,我们必须结婚,我受不了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很担忧我们这样若即若离的,终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你就答应我,不要让我提心吊胆吧!


作者:瑶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