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泽老将:中国人应该恨世界杯!

首先声明,我爱英格兰的风驰电掣,我爱法国的行云流水,我爱巴西的盛装舞步,但我更爱白色战袍上那一方棱角鲜明的五星红旗。


因此,我讨厌世界杯!


这是一个异常决绝的感叹号,而我也从来没有如此坚定的对一席盛宴毫无胃口。我绝不挑剔,但我一向认为“残缺之美”绝对是一句屁话。


中国

足球就像一个癫痫的病人,给过人们“病已痊愈”的假象,比如01年10月7日令全国球迷忘乎所以疯狂到死的出线日;又给过人们“病还没好”的失望,比如04年11月11日那场令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足球智商是如此低下的被淘汰日。面对病人,我无法让自己的心肠果真如铁石般坚硬;面对世界杯,我更无法将家中苟延残喘的病人遗忘。


我可以忘掉,就像我可以忘掉生命中绽放过的那些花儿一样。但人有的时候真的很自虐,越是看着眼前的美好,越是会让辛酸的往事将眼圈涂鸦成红色。


我有时会感到很庆幸,庆幸自己依然年轻,毕竟还有大把光景去等待中国足球的异军突起;我有时也会感到很不幸,哀叹自己为何如此年轻,竟然还要眼巴巴的等待中国足球那漫长的复兴过程。


人一旦自相矛盾便会走向极端的边缘。因此我在上文用浓墨重彩画出的感叹号便无时无刻的提醒着我:你要恨世界杯,你一定要恨世界杯!


于是,有关世界杯的所有颜色便顺便理成章的附加上一层蒙板,灰暗,没有光泽。而所有发生在世界杯上的忧伤都让我感到是那样的索然无味:比如,90年加斯科因像孩子一样啜泣不止;比如,94年巴乔那道深蓝的泪线;比如,98年克林斯曼用眼泪与世界杯遗憾的说再见;比如02年巴蒂用刚毅的泪水奏响的绝唱。但这些比起中国足球与世界杯的难续良缘,又算得了什么呢?!


或许我在无病呻吟,或许我在顾影自怜,但我会果断的说:中国人从世界杯中收获的绝没有纯粹的喜悦,但一定有真实的悲伤。原因不言自明,解决的方法却深藏不露。当你面对中国足球已经恨得麻木,是不是也会和我一样变态的痛恨这绝情的世界杯呢?


毕竟四年才恨一次远比无时无刻都恨上心头要轻松许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