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与复兴是中国人民眼前必须面对的一个事实。周总理说“要为中国之崛起而读书”!胡锦涛主席要我们“为中华民族之伟大复兴而奋斗”。


口号喊出来了,喊的响天掣地。可是,这个这种事情是连娃娃玩会的做的呀。一个国家喊出这种声音,一方面是表示我有决心、有信心完成这一切;另一方面却又要面对来自事物对立面的挑战。国策扔下去,就需要具体战略来实施了,不然就不仅完成不了目标,反而会被某些国家碾成“粉末”。


面对时代的挑战与历史的责任我们何去何从?一边是拥有广阔疆土、富饶资源,具有一定国际政治影响的大国;另一边则是要面对东西发展不均、贫富差距巨大、中央宏观调控不力等内部因素,而西方两层内星月型的封锁、三根岛链正伴随着他们“文明的冲突”的口号成为我们来自外部发展的因素。


西方三大地缘政治学派无一不把中国地缘政治地位列为重中之重,在历史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地缘政治都是影响一个国家与一个民族存亡、兴衰的达魔克里斯之剑,他既可以给这个国家带来灾难,也可以给一个国家带来兴旺。毫无疑问,美国国家都无法地缘政治的宿命,除非他可以如同“板块漂移学说”那样离开自己原来的位置。中华民族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中唯一一个历史没有发生断代的幸运儿,就是因为我们受到了地缘政治的恩泽,在北部是荒凉的草原和寸草不生的沙漠,西部是崇山峻岭和干旱的高原,东部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南部是无法进入的密林。就是在这种情况我们建立了一个自给自足高度发达的工业前文明。同时也是基于这种十分闭塞的文明发展史掀开了落后的新篇章。所以,地缘政治既在给我们带来兴旺发达的工业前文明后,又向我们递来劫难之花。这柄双刃剑,归根到地就是中央政府是否可以意识到如何发现、如何使用好可以使国家与民族“兴(旺)”一面;如何面对、如果浇灭即将到来的“衰(亡)”的一面。


基辛格曾经说:“一个周遍都是弱小国家而且拥有八亿人口的国家,谁来统治它,都是一个地缘政治问题”。不过地缘政治决定一切的时代已经过去的,但是我们的领导层却不能不面对“兴”与“衰”的挑战,我们现在虽然取得一些成绩,但是还不能算“兴”,而且还需要面对可能的未“兴”就“衰”这个事实。如何处理这一系列“高危”操作,那就看领袖是否有魄力在“和平崛起”道路上,拿出那几分“霸”者气概与“王”者风范。而我说过“和平崛起”并不是要否定以非和平方式产生的挑战,对于这种挑战如果怕了,那不仅不能谈“崛起”,而且也将永远丧失与世界强国“和平”共处的空间。或许有人又要说我这个是给“中国威胁论”创造舆论口舌。可是,如果有国家要在我国东海试试刀的话那怎么办?为“和平”出卖七十七平方公里兰色国土吗?如果有人要出卖七十七万,那后面就还有,出卖总共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有争议海域,谁负责的起?现代慈喜太后,还是现代李鸿章?现实响亮的抽了一记耳光,高鸟尽,良弓藏;狡兔死,猎狗烹。中国你知道吗?


国家利益是什么?是苟延残喘般一昧求和,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吗?如果有这种心态的人应该好好反省反省了,国家之“利”有限,“列强”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这些都是古人留给我们的赤裸裸般的经验教训啊!一个国家连自己的正当利益维护不好算什么?当然,我这里不是鼓吹武力扩展、军备竞赛,我只是想说“主旋律”中也会“杂音”,如果不花把这些“杂音”消除那势必会影响一支歌曲的质量,久而久之,就不会再有人来听你的歌了。但是二十一世纪头二十年发展的机遇期我们是千万不可以说扔就扔的,当“杂音”的音量没有影响主旋律的弹奏或者影响不大时候,我们可以考虑以用“时间换空间”般的方式来逐渐“消灭”这种“杂音”,不然错过这个村,可能就再也不会有这店了,以后弹的再好也不会有人听了。国家利益也是这样,当一些小的利益冲突在摆在面前时候,我们可以使用“国际法规、公约”的那就要毫不忧郁的用;不可以的,可以与对方以“和平共处5项原则”为基础,那就与对方以合作精神的共同解决问题,当必要时候做出一些牺牲也是正常的,眼前利益要服从长远利益。所谓上兵伐谋、下兵伐交就是这样。而当敌我双方冲突的是我们的核心利益时候,可以伐谋、伐交解决的那就用,不可以就要以“伐兵”、“伐城”般誓死的决心捍卫主国家的核心利益!


地缘政治把一个国家分为“核心地带”、“边缘地带”、“缓冲地带”与“战略边疆”。前两者是我们的生命线,也就肯定属于“核心利益范畴”,国家主权与安全是首当其冲的利益,没有主权就不能成为国家了,而没有安全的主权国家,也就无法维护自身主权完整。单独把“边缘地带”拿出来解释,我觉得用“以蕃国屏周”来解释比较合理,“老少边穷”中“边缘地带”占了三个,恰恰说明它在国土中的位置。西方有句谚语“好篱笆形成好邻居”。在“缓冲地带”里,我们就需要这样的好邻国,这个和以前“宗蕃关系”有些异曲同工之处,但是,现在少了几分“宗蕃关系”多了几分“和平共处”的味道,中国不吃掉谁,谁也不尽损害我们利益。如果“缓冲地带”得到保障与巩固,那势必又是在我们国家安全层面上上了把保险,反之我们就有可能回到过去那个“塞防”“海防”朝不保夕、不可得兼的年代。“战略边疆”意思就更抽象了些,具体形容,一个国家各方面能量可以影响到的范围。所以,与“核心地带”、“边缘地带”形成了我们的生命线一斑;“缓冲地带”与“战略边疆”形成了我们的利益线;而这四个“地带”形成了一个“大中华经济区”。“核心地带”、“边缘地带”越实力越强大,那“缓冲地带”就稳定,“战略边疆”的“疆域”就广阔。前两点影响后两点,后两点反作用于前两点。而前提还是“和平与发展”这个世界主题,给我们的发展机遇,这个就回到了我上面解释的问题去了。可以,看见国家硬实力的提高影响着软实力发展、综合国力的增强也为我们开拓新的国家利益以巨大的空间。


冷战结束后,世界公认的五大力量中心有四个在中国这一地区角逐。我们曾经利用自己有限的国力深刻影响了世界的进程,现在我们要以自己积极的心态、乐观的精神战胜一切艰难险阻,这样才可以无往而不胜,一扫中华大地百年尘埃、成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大业!


“和平崛起”与“非和平捍卫”最终会演变成“剑走偏锋”吗?


“霸者气概(道)”与“王者风范(道)”最终会殊路同归吗?


——狭路相逢“霸”“王”胜,我相信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