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 兵、铁血、蓝剑、我!

依然清楚记得28年前的一天,穿着没有领章帽徽的新兵军装的我,兴奋地一蹦一跳的去火车站广场集合.由于父亲远在北京开会,只有母亲提着行李一路小跑跟在后面送我.

依然清楚记得,新兵连中那近于痛苦的我最不屑的队列训练.

最清楚不过的记得,南疆的硝烟和现在仍时常响起在耳畔的隆隆炮声.

军营是绿色的,它整齐划一,它只能容下绿色.记得刚到新兵连的第一天,连长用浓重的河南方言命令我交出从家中带来的一切物品,包括父母咬牙给我买的一块上海牌手表和160元现金(1978年底时的一块价值120元的手表和160元的现金呀.三个月后把东西还我时,立马跑到军人服务社花8元钱买了瓶茅台庆贺).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假,可我不是“流”出去的,而是恹倦了单一的千遍不变的日子主动申请“流”出来的.

又俗话说“失去的才倍感珍惜”,真理啊.

到地方上工作也有些年头了,物质上是越来越富裕了,可有时会感到心中空荡荡的,总觉少点什么.

一日,在铁血读书上看到篇网络小说(为免广告嫌不提书名),内容是虚构了一帮热血青年自发组织起来,甘背各种黑锅并牺牲自己,同美中情局斗智斗勇,狠涮了美国,为祖国的崛起嬴得了空间和主动.我看后热血沸腾,即将这部略显粗糙的虚构小说推荐给常联系的几位战友(其中有仍在现役的一位大校、一位上校),他们看后说:“眼睛湿润了”.去年,我又推荐给在某名牌大学上大一,恰逢假期在家的女儿看,她看后说:“有点搞笑”,我抓起茶杯砸在地板上,随后愣是把自己关在书房中没吃晚饭,吓的老婆和女儿大气不敢出,做事走路轻手轻脚的,而心中最脑火的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我坐在书房中想了很多很多,诸如代沟、教育体制、爱国主义等等.

再一日,无意中看到铁血有个士兵俱乐部,很高兴,急忙进来,转了几天大失所望,原来只是个论坛水区, 正失落时,几个军楼的聊天帖引起了我的注意,可惜,没人理我这外人.(在此,特别感谢:玫瑰火儿、战区指挥官、非愤青、唯恐天下不乱、雨中彩蝶、zhouzhou628、飞雪逐风、深海暴狼、huazhiqiao、lijixue、永久的梦、老狼没牙了、令狐羽、天朝轻骑兵、孤独作战等,是你们回了我在铁血的第一个帖子,是你们给我以指点,你们是我上铁血后相识的第一批朋友)

又一日,无聊的我点入了《雨中彩蝶的聊天楼》,签名中的征兵号让我眼中一亮,静一思考,我知道了为什么“心中空荡,总觉少点什么”,我缺少的是久违了的战友情和团队协作精神,对,就是这个,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蓝剑,成为蓝剑的一名列兵.

尽管我知道,蓝剑尚在初创期,尚未走完“合法程序”,尚任重而道远,但蓝剑的口号是: 做最好的铁血会员,做优秀的蓝剑军人!

尽管我知道,网络是虚拟的,但背后是由一个个活生生真实的人所组成,是故,蓝剑也会走出虚拟,走进生活,向现实生活中需要帮助的战友伸出友爱之手.

我相信,通过一段时间的运作和了解,大家是能够建立起可信赖的战友情和团队协作精神的,因为,无关年龄大小,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时,一个由最好的铁血会员所组成的、充满战友情和团结一致的、以爱中华护铁血为己任的、朝气蓬勃的团队--蓝剑,必将同其他军团一道,弛骋在铁血上和我们的生活中.

一首老歌又在我的耳边响起:“战友战友亲如兄弟,……,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战友战友,这亲切的称呼、这崇高的敬意,把我们结成一个钢铁长城”.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