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清华大学生的绝唱,看完吧!

爸爸:


今天,是我走进清华大学的第一天。今晚,是我在新生宿舍楼将要度过的第一个夜晚。趁着同学们还没有来报到,我要在今晚把积压在心头多年的夙愿向您坦露。


爸爸,在我们这个贫寒的家里,您是最苦最苦的一个。由于妈妈痴呆,在我和妹妹出生之后,您只得又当爹又当娘,里里外外全靠您一人张罗。家里的八亩责任田靠您一个人收种,我和妹妹及妈*的生活都要由您料理,我们兄妹俩的学费靠您挤牙缝供给。在我13岁那年,您病倒了,病得很重很重。您本来就有严重的类风湿病,加上几天高烧不退,您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垮了。一连好几天,您昏昏欲睡,不吃不喝,嘴里反复说着一句话:“小伟,我不行了,你就是挨门讨饭,也不能停学,不然,爸爸死了也合不上眼呀!”第二天,有人问我:“你爸爸还说胡话吗?”当时我虽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陡生几分气恼,我在心里说:“谁说我爸爸说的是胡话,他在病危的时候还不忘我的学习,他是天底下最明事理的爸爸。”


有好几次,乡邻劝您说:“乡下学校出不了状元,让两个孩子多少上几年学,会记个账就行了。看你家这个样子,就让两个孩子早点下学帮你干点活吧!”每当这时,您便显得异常地严肃,您回答说:“谁说乡里中学出不了状元,毛主席还是在山沟里读的书呢。”无疑,您的话换来的只有嘲笑和讽刺。我曾亲自听人说您是“癞蛤蟆鼓肚皮,想充牛皮大鼓”。自从听了这话,我就暗暗下决心:一定让穷乡村的中学里出个状元,让我可怜的爸爸舒心地笑一次!


于是,我卧薪尝胆,面壁苦读,不论大考小考总是全年级第一。在初三那年,我满怀信心地报名参加了全国中学生数学竞赛。为了凑够到武汉参加短期培训班的路费和辅导费,您拉着我的手,挨家挨户叫门,用颤颤的声音求告:“您行行好,借给孩子几块钱的路费,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永世不忘!”可是,您谦恭的笑脸迎来的不是婉转的拒绝便是冷言冷语的抢白。一次,我记得在一户人家门前站了好久,人家才从屋里出来,您刚开口说话,对方就毫不留情地说:“我说老王呀,你也太宠这孩子了,任着他折腾吧,你见过几个傻子生的孩子能竞赛得上奖的?”说罢,又把我“教训”一番:“你这孩子,你家穷成这样,你还在这里折腾搞什么竞赛,真不懂事!”听了对方的话,我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落下来,擦也擦不干。这一个下午,我们跑了十多户才勉强借到20元钱。回到家里,望着双手抱头苦苦思索的您,我心如刀绞,我说:“爸爸,我不想再参加竞赛了。”不料,这时您猛地抬起头来,瞪大眼睛训我道:“没出息,这两句话就受不了啦?人家韩信是大将军,还受过胯下之辱呢,咱这村借不来,我明天上外村借去。”第二天,您在怀里揣上两个馍,独自出发了。这一天您一连跑了3个村,才借来60元钱。第三天,您又悄无声息地上路了,为了凑够这200元的费用,您早出晚归,整整奔波了一星期!当您把这200元放到我手里时,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头扑在您怀里,哭着说:“爸爸,要是这次竞赛得不上奖,你罚我跪三天!”您却笑了,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得不上奖,爸不怪你,只要你有这个志气就好。”听了您的这番话,我感动得心里颤颤的,一股抑制不住的自豪感涌上心头:我有一个天底下最好的爸爸!正因为有这样一个意志坚强而又深明事理的爸爸,我才得以比那些中途辍学的学生幸运百倍!


两个月后,我得了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被国家教委选拔到北京理科实验班重点培养。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您的时候,您先是高兴地哭了,接着又笑了,再接着就是长时间地发呆。我知道,您又为我上学的费用愁上了。因为去北京,又要花钱,可我们家当时连3块钱也拿不出来了!为此,您愁得几天几夜吃不下,睡不着,全家人都陪着您犯愁。忽然有一天早上,您高兴地把我从梦中晃醒,两眼透出孩子般的欣喜:“小伟,爸爸有办法了,我小时候跟人学过二胡,还学过几个古戏的段子,我到大城市卖唱去!”


从此,您走上了卖唱之路。1996年8月,我带着您卖唱挣来的100元钱踏上了去北京的路。


到了北京,班主任考虑到咱家的困难,把我的学费、书费和被褥费全免了,除此之外,又对我“格外开恩”,让我每顿交一块钱随便吃。尽管如此,这种无法再降的伙食开支,家里依然付不起。初到北京的两个月,我与您完全失去了联系,后来从小妹的来信中才知道,您把我送到学校,便到南方卖唱了。在第三个月,我接到了您寄来了150元钱。捏着那张汇款单,我哭了。透过模糊的泪眼,我似乎望见了您在寒风料峭的街头卖唱,似乎望见您陪着笑脸拉二胡,又把那一堆硬币换成大票给我寄来。我把那张汇款单贴在面颊上,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我在心中一遍遍地呼唤着:“爸爸,出门流浪苦上加苦,您要多保重啊!”


我在理科实验班提前一年学完了高中的课程,便被免试送到清华大学化学系82班学习。暑假回来,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您的时候,您又一次破颜微笑了,您心地实在,语言木讷,从不会用恰当的语言表示自己的愁苦悲乐,只有您的儿子最清楚,您这次的笑,是最开心的笑。


前天,当我挎着书包离开家门的时候,我是多么希望您能出现在我的面前啊,然而,您当时还在广州街头卖唱!我只好含着眼泪,面向广州向您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儿子实现了当初对您的许诺,走进了全国最高学府,然而,儿子深深地懂得,“清华”与“成材”之间是不能划等号的。清华园可以传授给我们知识,但却不能保证我们一定成材。要成材还得靠个人的奋斗和努力。在这里,儿子没有必要再向您许诺什么保证什么,爸爸,您的儿子从小就是个不怜惜汗水的人,我会在这块土地上下大力气耕作的。不久的将来,在我迎来人生的春华秋实、花芳果香的丰收年景时,第一杯酒应当敬给您——我可怜、可敬而又可爱的爸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