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家女为快感大学四年盗窃280次

lijiu002 收藏 2 110
导读:富家女为快感大学四年盗窃280次

人物档案


广州某大学大四学生,学生干部,学习成绩名列前茅


父母资产近千万元,每月生活开支近3000元


教师眼中的她,勤奋上进,学习优异;父母眼中的她,美丽可爱,孝顺乖巧;同学眼中的她,家境富裕,生活无忧。然而,4年多的大学生活中,她却染上了“偷”的恶习,偷的钱从几元到一百元,偷的物品从外衣到内衣、内裤,次数竟达280次。


“我知道偷是不道德的,但我真的无法控制!”从偷窃中享受到愉悦,偷后却又痛苦不堪的阿慧如是说。


阿慧告诉记者,她们班上三十多名女生的钱物她都“光顾”过,“现在她们都不理我了”。因为偷,她失去了同学间的友谊,也失去了师生朋友的信任。


“快毕业了,对于能否控制自己不再偷,我自己也没有把握!”阿慧说。


3月25日晚,在天河某咖啡厅,在柔和的灯光下,阿慧向记者讲述她四年偷的历史!埋单时,她从一只漂亮的真皮包上掏出一百元钱对记者说:“我来吧,这钱也是偷来的,希望以后不会了!”随后,阿慧消失在夜幕中。


找到了压抑已久的快感


2002年9月,阿慧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广州某大学。家人和朋友对聪颖漂亮的阿慧都称赞不已,40多名高中师生都来为阿慧送行。


“高中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全班第一。”那时阿慧在所有的人眼中,都是一个优秀的好女孩。开学那天,父母开着车亲自送阿慧到学校,给她买了几千元钱的漂亮衣服。阿慧告诉记者,从小她就没有担心过生活。


“什么时候想到去偷别人的东西?”记者试探地问道。


“开学的第一个星期天!”阿慧毫不掩饰地说。


来到学校几天后,感觉大学生活与高中生活差距太大,而且轻松多了。“尽管自己家中的条件很好,但在这里我却找不到任何的优越感。”阿慧称。同寝室的有8名女生,聪颖的阿慧开学不久后就与同学相处得很好,但她却感觉大家对她的“富裕”有点无动于衷。


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阿慧寝室的同学都出门了,只留下她一人。同学们的一张一张笑脸却莫名其妙地浮现在她的脑海中,躺在床上的她越想心中越不快。


“下午2时,我开始下床,坐在了同学阿霞(化名)的床上,并不由自主地翻动她床头的衣物!”很快,一个很漂亮的名牌钱包映入了她的眼帘。


“当我看到钱包中有一大沓钱时,我的心跳个不停!”阿慧说,当时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脸在发烫。


“大约5分钟后,我起身离开了那张床,走到了走廊中。”阿慧对记者说,“但此时,钱包里的钱充斥在我的脑海里。”


“那时,我意识到我想做什么了!”阿慧微笑着对记者说,很快她再度坐上了那张床,把手伸进了同学的钱包。


“我很快从钱包中抽出一张百元钞,拿在手中捏了捏后,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阿慧说,“此时我感觉到一种压抑已久的快感。”此时,阿慧也感觉到,她的心跳得很快。


“我发誓,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拿别人的东西,也可以说是偷吧。”阿慧说完再次对记者笑了笑,“真的不知这算不算偷!”


“偷”成了生活习惯


在第一次偷了阿霞100元钱后,她一直无法平静下来。


“我害怕她发现少了钱,害怕查出来是我做的!”阿慧当天下午,把偷来的100元钱连同自己身上1000元钱存进了银行。


“看书的时候,我很平静,但就是害怕回寝室。”当天晚上,她等同学睡觉后,才回到寝室。但她一夜未眠。


“大概过了半个月后,阿霞一点也没有察觉,我感觉真的没事了,自己也很快恢复了正常。”


随后,阿慧因各方面表现出色,被任命为班上的干部。


“当‘官’了,我的‘锋芒’似乎一夜间又被展现了出来。”阿慧感觉又回到了高中时代。但很快她又发现自己的感觉出现了问题:大家并没有高看她一等。


从那时起她的心理又发生了变化,每当看到别的女生漂亮的衣服、精巧的发夹她都会主动湊上去看个究竟,或与自己的比比。


“但似乎那一切都不过瘾,我开始想到去占有这些东西。”阿慧告诉记者,开学的半个月后,她偷了一名女同学的一个漂亮的发夹。第二天,她又先后偷了两个同学的50元钱和5元钱。


“我每次偷的时候,同学都不在场,所以从没有失手过。”阿慧告诉记者,从那之后,她几乎每个星期都偷两三次,最多的时候一天偷过三次。


阿慧偷来的财物开始越来越多。“我偷的东西从来不在学校用,钱也一样,都存入银行。”阿慧说,第一学年,她偷同学的钱物共计达122次。


“这个数字怎么这么准确?”记者问。


“我每次偷完后,都会在一个专用的笔记本上记下,每登记一回,我就会兴奋一次。”阿慧对记者说,“那时,我渐渐感觉到偷已成为我生活中的一个习惯,一个离不开的习惯。”第一年,共偷了同学共计1266元。


在自责与压力下想过悔改


第一学年回家的时候,她带回满满两个箱子的物品,这都是她一年来的“战利品”。


回到家后,阿慧一件件欣赏她偷来的物品,而第一次偷来的那个发夹她整整用了一个暑假。“那个暑假我很开心,父母都没有察觉。”阿慧对记者说。


第二学年开学后,她又依然如故。


“此时的我,越发疯狂了,这一年我几乎偷遍了全班所有女生的东西。”阿慧把同学精致的内衣、内裤都放进了自己的箱子中。有一次,她还把一女生漂亮的手机也拿走了。


然而,此时的阿慧却没有想到,全班师生都开始在寻找“盗贼”。


阿慧的同学阿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告诉记者:“当时谁也没有怀疑这一切是阿慧干的,因为看不出她有任何动机和目的。”由于偷窃事件频繁出现,班上的女生开始设下“陷阱”抓贼。


2004年10月,一个周末的夜晚,该班一寝室的所有女生出故意走了出去,并在一张床上放了一个钱包。此时,阿慧再次走进那间门未锁的寝室,连灯也没开就熟练地打开了那个钱包......


然而,就在阿慧走出房门时,那个寝室的所有女生突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们看到阿慧刚刚从钱包中偷来的东西,原来那是一张同学故意放在钱包中的发票。


东窗事发后,阿慧在全班同学的谴责中承认了过去的一切。


“当事情败露后,我简直无地自容,我想过死,但学校给了我改过的机会,没有向外公布,只是在班内通报批评并要求我归还所有的物品。”


“同学都认为我的行为不可思议,似乎很快就原谅了我!”阿慧说,在那段时间里,她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整天都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每天都在自责中苦苦挣扎,“我想我以后再也不会偷别人的东西了。”


无法自控“重操旧业”


“偷窃的事被发现,对我的打击确实很大,为了忘记这件事,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学习中去。”令阿慧自己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那事件过去不到三个月,她心里又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想偷”的欲望。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手,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阿慧对记者无奈地说,“就在她每次看到别人好的东西时,占有成了唯一的想法。”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阿慧又开始了偷窃。不过,阿慧偷的次数越来越少,偷的“技巧”也越来越高。“我会借助报纸的遮挡或在夜晚去偷同学的一些小件物品。”据阿慧称,从那以后,她总共偷了50多次,被偷的人大部分都不是本班的女生。


“谁来挽救我,其实我不想偷!”


“其实,我的心一直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的,其中也有快乐,但这种快乐不是我想真正拥有的。”阿慧对记者说。当事发后,老师特意找过学校的心理医生给她做过辅导,但效果并不明显。


“最近一次偷窃是在2006年2月6日,我偷了一同学放在抽屉中的一美元。”在咖啡厅里,阿慧把那张面值一美元的美钞拿给记者看。记者发现,那张美钞被阿慧弄得皱巴巴的,因为从见到记者开始她就一直将它揉握在手中。


“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我不想自己再这样下去了。”阿慧最后深沉地对记者说,“不想让偷毁了我的一生,但自己又不知怎么办。我自己也不知道谁能救我!”阿慧一字一顿地说完这句话后,泪水从她脸流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