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作:光辉的历程(09初露锋芒)

小泉一郎刚刚在这个支那女人身上发泄完,但是还觉得没尽兴在等待第二轮,无奈一阵尿急只好光着身子跑出来。出来时瞥见进来四个带着钢盔的人,由于屋里很暗,门口光线相对较强,加上被尿憋得头昏眼花,也未看清对方的模样,还以为是同伙也来寻乐,所以冲对方说“要干快点进去,这个支那女人很有味道……”。尿着尿着忽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想回头再看一眼,可是就在这时身后发出一声轻微的怪响,自己的半边脑袋就不见了踪影,身子还站立了几秒钟便轰然倒向柴火堆。苑永贤潇洒地对着枪口吹了口气,走到小泉一郎的尸体跟前,用脚将身子翻过来,军靴踏在他的两腿间那个丑陋的东西上用力碾挫着,直到血肉模糊才停止。我干你娘!老子要你到阴间去当个太监,苑永贤心里愤愤地说着,处理完这一个鬼子,又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屋里。屋里还有三个鬼子,苑永贤一枪把一个正在穿裤子的鬼子脑袋掀去半边,另一个光着下身站在炕边等着的鬼子被另一个战士爆了头。可笑的是在炕上正在施暴的那个鬼子,也许战士们的动作太快,也许无声手枪的声音太小,也许鬼子兴奋得昏了头,一点也没察觉周围的变化,仍爬在一个C国女人的身上哼哼唧唧地动作着,由于鬼子的头朝炕里,裸露的屁股正好对着冲进屋的我军战士。一个战士举起匕首就要上去,苑永贤一把拦住,自己无声地走向前,将枪口近距离地对准鬼子的肛门,只听“噗噗”两声,鬼子惨叫了一声停止了动作,全身痉挛地翻了下来,痛苦地抽成一团,惊恐地看着穿着怪异的战士们,很快就咽了气。三个战士对着苑永贤笑着竖起大拇指,“班长真厉害”,他们知道这是子弹穿过没有骨骼的内脏,一路上不知把肠子穿了多少个窟窿,然后击破肝脏造成大出血,再进入右肺造成血气胸;另一颗子弹稍偏向左,贴着心脏穿过整个左肺,也造成了血气胸,加上强烈的刺激造成整个内脏反射性痉挛,使鬼子在极度的痛苦中死去。这时,那个姑娘已经坐了起来,看看死去的鬼子,又看看四个穿得花花绿绿一身杀气的军人,眼里充满了恐惧和困惑。“姑娘不要害怕,我们是C国军队,日本鬼子已经被我们消灭了,快把衣服穿上吧”,苑永贤温和地说。几个战士不由自主地瞥了他一眼,居然在他的脸上还挂着迷人的微笑。靠!这是我们班长吗!几个战士心中不约而同的惊呼,同刚才杀鬼子时的凶神恶煞模样简直判若两人。姑娘意识到在四个男人面前自己一丝不挂,不禁满脸羞得通红,手忙脚乱地找自己的衣服,可是衣服早被鬼子撕得稀烂。还是一个战士眼疾手快,抓起鬼子的衣服扔了过去,然后四个人退到外屋,等姑娘穿好衣服,苑永贤又进屋向姑娘详细了解情况。原来鬼子大约有40几个,还有20几个伪军,一大早带着两辆大车进村子抢粮。她本来要和父亲和哥哥往村外跑,不料被鬼子发现,父亲和哥哥被打死,自己被鬼子拖回来强暴,所有的村民都被鬼子赶到财主家大院前的一块空地上,也不知鬼子在搞什么名堂。苑永贤立即通过单兵对讲机将情况向钟国兴中队长报告,同时和已经潜入村中的其他战斗小组相互通报了情况。钟国兴命令所有战斗小组继续搜索前进,对鬼子格杀勿论,绝不允许放跑一个。又特地暧昧地嘱咐苑永贤,允许他可以留一个半个的日军俘虏。苑永贤心里明镜似的,知道中队长要亲自开杀戒,所以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给中队长留个活口,只可惜没有日军女兵,当然是他心里说的。苑永贤临走前,将鬼子的武器装备收拢到一起,委托姑娘暂时看管一下,又把姑娘穿的鬼子衣服上的领章撕掉,告诫姑娘在战斗结束前千万不要出去,以免发生误会。他知道,侦查大队这帮屠夫,尤其是“冷面摧花”钟国兴的部下,除非上级有特别交待,否则绝不会留一个俘虏,才不管什么是男是女那!看着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姑娘,又掏出两包压缩饼干和一块巧克力放在炕上,叹了口气走出屋子,立马换上了一付要吃人的面孔,带着战士们又向鬼子们扑去。[转自铁血读书 http://book.tiexue.net]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