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韩国古人面对中国粪堆时的感叹

青岛灯塔 收藏 90 18041
导读:看韩国古人面对中国粪堆时的感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不见的规则



厕所是个被谈烂了的题目。

外国人谈,中国人也谈,出国回来的中国人更要谈。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出现了一种“比较厕所学”,厕所被当成了中西文明的一个文化表征。似乎“厕所”是民族性的最佳解读角度。结论大致是,只有当中国文化的“总病根”被彻底挖出斩断,中国人改变了“民族性”,中国的厕所才能彻底没有臭味。


用“大历史的眼光”看厕

为了不重复别人,笔者想用“大历史的眼光”来重新看看厕所。

近几年来,几乎每篇中国人的访韩游记中都要提一提韩国的“化妆间”。2000年一位游客在游记中写道:

汉城(现称首尔)的公共设施很完备,最感慨的是公厕。不要说宾馆饭店的厕所,就是小到只有几张餐桌的小店,其厕所都十分干净。我没有见过有收费的厕所,但所有公厕都提供卫生纸、洗手设备和镜子,大单位的厕所还有供残疾人用的专位,设计得十分周到。相比之下我们许多公众场所的厕所简直令人可怕。人家那把厕所称为“化妆间”,真是名副其实,我在那总能看到韩国妇女在镜前描眉画目。

厕所在这里成了衡量中韩差距的一把尺子,被提升到了民族性的高度进行解读。面对这些,历史会怎么看?


邻国人对我天朝粪堆的赞美

让我们把时间上溯220年去检索历史。1780年也就是清朝乾隆四十五年,有一位到中国旅游的韩国(当时称朝鲜)知识分子对中国的粪堆发出过由衷的赞美。

此人名叫朴趾源,是韩国的一位著名学者,他出使中国后写了一本游记《热河日记》。此书读起来的感觉很像今天中国人写的那些旅韩游记,对他所见到的每一件外国事物都充满了好感。所到之处,处处是羡慕,处处是惊叹,甚至对中国农村的粪堆也要赞美一番,并且上升到形而上学的层次:

中国农村的院子,到处收拾得整整齐齐,没有一处苟且对付,没有一样杂乱摆放。虽然牛栏猪圈,也疏直有度,即使是柴垛粪堆,也精丽如画。中国的粪堆,堆得方方正正,或八角,或六楞,或者堆成楼台之形。从中国的粪堆就可以知道中国人处处有制度,到处都值得我们学习。

从小小的粪堆上,他读出了中国的“文明”和“进步”,看到了朝鲜的“脏、乱、差”。他认为,中国人事事有规矩,处处有制度。而且中国的制度无不合情合理,周密有效。他说,要改变朝鲜的落后面貌,必须从这些小事做起,一丝不苟地向中国学习。其心态和那些今天出访欧美之后大发感慨的中国人心态何其相似!

看来,仅仅200年前,起码在东亚,相对而言,中国还是社会文明进步的典范。中国人并不是自古以来就“脏、乱、差”,韩国人并不是一直比中国人干净,所谓“韩国人出了名的爱干净”,“韩国人在环境卫生方面是中国人的模范”也不过是韩国经济起飞之后的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厕所或者粪堆与“根性”、“民族性”的关系并不那么直截了当。


1731年,欧洲人还在随地大小便

从历史的角度对比一下中西厕所文化,会更让人大跌眼镜。

从史籍来看,到了1731年,欧洲人还在随地大小便。那一年出版的一本《骑士风度的伦理学》中建议读者:“从一个正在解手的人身旁走过时,应当装没有看见。向这个人打招呼是有悖于礼貌的。”由此看来,18世纪欧洲虽然已开始工业化进程,厕所建设的脚步则没跟上。

正像在其他方面一样,中国的厕所也领先了欧洲起码2000年。中国厕所落后于欧洲,不过是近200多年的事。上推200年研究“比较厕所学”,我们会得出一系列与现在相反的结论,也许欧洲人会猛挖自己身上的“劣根性”。欧洲人洒着香水,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是在他们通过工业化富了之后的事。在那之前,他们不但随地大小便,而且还往桌子上吐痰呢!

中世纪的欧洲人在为摒弃陋习而努力着。当时的《礼仪书》中说:痰不要吐到桌子上,也不要飞过桌子。1774年,欧洲的《礼仪与基督教礼貌守则》中说:我们再也不能原谅那些把痰吐到窗外、墙上或者家具上的人。

至少那个时候,中国人比欧洲白人要文明得多。我们的老祖宗再不争气,也绝对不会把痰吐到桌子上。


所以,郑重告诫那些少有自信又不懂历史的人,都少拿厕所说事。



网络文摘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