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晚,天空都在下着雪,雪花悠悠扬扬飞舞个不停,空气自然沁人,闻上去是那么地润心。山庄的四围充满了宁静,透过打开的窗,你甚至可以聆听到雪花触地的声音。远处的群山被微微的辰光所笼罩,朦胧中渗着一股子淡淡的香氛和诗意,没有人会不爱这静谧的美丽!


刚刚织完了一匹锦缎的香一点都不累,捏了捏鼻翼,轻轻伸了一个懒腰,又拍了拍裙角的下摆,起身,倒提了自己的剑,来到了院子里。


骤然的冷风让她不禁耸了耸双肩,脖子左右拧了拧,这才站定。她并不急于起势拔剑,只是微微仰起头,面朝向天空,闭上了双眼,慢慢地做起了深呼吸!少顷,她把左手抬起,摸索着钻进了怀里,只一拽,便抽出了一块白色的锦帕,接着,她将它握在手里慢慢上提,直提到她自己的鼻尖,就在锦帕碰到她鼻尖的那一瞬,她~忽然睁开了眼睛,一边的右手随着她手臂的提拉急速上提,鞘中的剑乘机挣脱了剑扣的羁绊,剑柄冲上,直向着落雪的天宇呼啸而去~那一刻,远远望上去,极目可见的仅仅是一道急速窜升的银色光芒罢了!


映着那光芒的窜升,香刚才还平静的面容忽然地就涌上了笑容,像是由她心底溢出来的似的~渐渐地竟顺着她曼舞的发丝蔓延开了呢~一点都拖沓,来不及让那笑意散去,下一秒里,香的左手右手利索地合作,漂亮的一个蝴蝶扣,白色的锦帕快速地被折成了三指宽的锦带,并将将用它遮住了自己的眼睛系牢在了脑后!


正此时,高空那迎风的剑恰恰已经到了末势,一个突然的高点静止,之后便是更迅猛地下落,显然比刚才那股升势要来得更快更疾一些~可下面的香依然一动不动,模样好象在思考着什么似的,完全失神般静静伫立着!而这时的长剑大概因为是剑尖冲下的缘故吧,刃锋在下落时不断地撕裂着周遭的空气,不时有燃烧的轻焰随着剑身一缕一缕地飞逝着,青蓝的焰光辉映着玉石般晶亮的雪花漫舞在整个天际!那一幕真是美极了!


原来,不用眼睛也可以看得见一切的,长剑回落的位置依然是香右手的那边,眼见着剑尖就要扎到地面上,剑尖冲向的那片雪花都几乎要被迅猛的剑焰给融化了时,香的右手却一个翻转,突然握住了剑柄,紧接着就是一个斜向旋身的转儿~绕着院子中的梅树飞速旋起~!这一停一动之间有着莫大的差异,但却那么融洽地被她中和在了一起,完全没有一丝的紧促,就象是排演好的一般,空中,她旋转飘飞的身形,一气呵成,精美绝伦!


噢,看来,她手中的剑显然还没有把刚才下冲的气势用尽,剑身竟反逆起了一股火焰,正好就着旋转不断地舔噬着她身体两侧带起的那些原本沉静地落在梅树上的雪花,大概是温度太高,火焰太炽烈的缘故吧,很多雪花都来不及融化成冰水落到地面,便在焰火中化成了气,整个院子里也因此忽然飘起了一场轻雾,既而随着她的旋转的速度加剧和次数的增多竟愈加的浓厚了!以至于有的时候连她的影子都几乎要被这雾给盖去了!


渐渐地,梅树的四周只看得见不时有几朵青蓝的焰花在闪烁,香的踪迹却全部都隐匿了,若不是还有这焰光,你真的会以为她早已经消失了呢!可是,再一会,那焰光也渐渐不再清晰了,不知什么时候它~也消失了!院子里突然陷入了这迷雾般的沉寂!没有声音,没有雪落!没有她!


时间一分一秒度过,雾气慢慢地在退却,梅树的影子渐渐地清晰起来!树边斜斜地倚坐着一个人,正是香,剑就平放在她的膝盖上,白色的锦帕依然蒙着她的双眼,她的头倚着背后的梅树干,两片嘴唇间分明地夹着几片湿润的梅花花瓣,花瓣猩红欲滴,衬着她的唇,扮着她的芳颊,显然是那么神态自若,曼妙迷离!透着一股女人独有的雍懒和温婉!惬意极了!


卷帘拾窗阶

缱绻低低吟

长思发如雪

唇齿绕香凝

其实写了两个版本的,那个有些忧伤了,不像你此刻的心情,愿你快乐,好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