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事 日本人实在是犯了国际游戏规则中的大忌

美压日中止开发伊朗油田,日本说“不”

综合消息 日本 产经新闻 23号披露,作为阻止伊朗“核武计划”的一部分,美国近日施压日本政府,要求日本中止在伊朗南部阿扎德甘油田的合作计划。

尽管美方通过非正式途径提出这一要求,但观察人士认为,此举必然对日本与伊朗的石油开采合作以及美日关系带来影响。但是,日本经济产业省次官杉山秀治随后表示:日本将会继续推进与伊朗联合开发伊朗阿扎德甘油田的合作项目。

美国反对已久

产经新闻驻华盛顿记者援引美政府官员的消息来源说,提出这一芽球的有美国常务副国务卿罗伯特 佐利克。负责核不扩散事务及国际安全保障的副国务卿罗伯特 约瑟夫等政界要人。

日本资源匮乏,对外能源依赖性强。2004年2月,日本政府持有36%股份的“国际石油开发公司”与伊朗国有石油公司签署一项油田开发协议。

根据协议,日本这家最大的石油开发公司取得伊朗南部阿扎德甘油田75%的开发权。阿扎德甘油田是目前已知的世界第二大油田,据推算拥有260亿桶原油储量。这也是日本至今取得的拥有自主开发权的最大油田。按照双方原先计划,2008年起,阿扎德甘油田将日均产出15万桶原油。

报道说,日本已在阿扎德甘油田先期投入20亿美元。

时事点评 对日本 产经新闻 23日披露的这则消息,我们曾经给出过意见(详细肺吸虫请调阅3月23日 东方时事解读 中东部分)。

华盛顿要日本停止开发伊油田的“本身”,可谓是“公私兼顾”

就如我们之前所说的那样,华盛顿要日本停止开发伊朗油田的本身,可谓是“公私兼顾”“假公济私”!于“私”,是美国进一步控制日本的手段;

于“公”,则是华盛顿在与“中欧俄”“进一步商量”中东问题,特别是伊核问题之前,“中欧俄”,尤其是欧洲人愿意看到华盛顿拿出的“一个小小诚意”;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个诚意”的奥妙之处,就暗藏在日本人与“怨愤”中吐露的那句大白话之中,即:“日本撤出的话,后面还有法国企业等着”。

客观上讲,华盛顿如此对待“美日同盟”中的日本,的确“太欺负人了”!

不过,在这里东方评论员想补充一点的是,如果“日本撤出的话”,那么,恐怕后面等着的可不止法国一家,在我们看来,“伊核六方会谈”中“六国”的石油企业,恐怕是“一个都不能少,也不会少!”。

显然,站在日本人的角度去看,华盛顿的这种要求显然太过分。事实上,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客观上讲,华盛顿如此对待“美日同盟”中的日本,的确“太欺负人了”!

日本人实在是犯了国际游戏规则中的大忌

然而,没有办法,我们的观点是,是日本人自己把自己逼到这份受人欺负的田地的,不为别德,只因为这几年的“所作所为”显示,日本人实在是犯了国际游戏规则中的大忌。

显然,冷战后的国际政治游戏,有着这样几个鲜明特点:

第一,它“玩”的就是综合实力,特别是政治,经济,军事上的综合实力,而这种综合实力,可不是“动不动就拿钱说事儿”的日本人能掏银子买到的,何况对有资格玩国际游戏的大国而言,日本人的那点钱,还真拿不上台面。

大家在一起“玩”的时候,要讲个“利益平衡”,绝不搞一边倒!

第二,无论是美国,还是中欧俄,更或者是印度,似乎大家都明白:大家在一起“玩”的时候,都能根据自己的国家利益,讲个“利益平衡”,绝不搞一边倒!在这一点上,这一段时间里,印度人做的就很聪明,不仅要伊朗的油,还要美国的核协议,俄罗斯浓缩铀,日本的投资,与中国间的建设伙伴关系“更是一个都不能少”!

之前布什搞单边主义,就是想将所有的利益都抓在自己的手里,而将自己与对方(中法德俄,阿拉伯国家)彻底对立。而彻底对立的结果是一个小小的伊拉克,连续玩了三年,试遍了各种玩法,就是没有玩转。

现在好了,连个伊拉克都玩不转的布什,终于想起了克林顿的“美国领导下的多边主义”。事实上,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布什“想念”克林顿并非始于推出“06版” 国家安全战略,也并非始于与印度签定“美印核协议”,而是始于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抛出的“中美利益相关论”。

今天的大国关系,就象布什在为中美关系下定义时所说的那样

东方评论员认为,今天的大国关系,就象布什在为中美关系下定义时所说,“中美关系是非常非常复杂的关系,很难简单说是敌人,或者朋友”那样。在我们看来,客观上讲,今天的“国际游戏”,已经告别了冷战时那种“意识主导”,“非敌即友”的简单模式。

然而,小泉纯一郎的“小泉路线”,本质上是为了借爬上华盛顿的遏制北京的战车,以不断巩固“美日军事同盟”为筹码,反过来威逼与美国争斗正酣的北京,仍然想搞经济建设的中国,在历史问题上退让,从而“承认”其普通国家地位,从而自中国方向打开突破口,快速实现“先”政治大国,“后”军事强国的梦想。

同时,再反过身来利用中国在历史问题上“退让”,将其“标志”为“北京不敢摊牌”,从而“拿着这点”再去挑动台独,引导中美在东亚方向走向战略决裂,继而全面推翻二战结束后的东亚格局。

一路走来的“小泉路线”,呈现了这么两个特点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北京在靖国神社的绝不让步,其“核心要义”就在于彻底封死了日本保守势力那种自中国方向突破的企图心。这样一来,为达此目的日本保守势力,就得从美国方向去寻求突破,利用美国保守势力遏制中国的战略需要,转身去牟取“先”军事强国,后“政治大国”的路线。

然而,“先”军事青果,后“政治大国”的路线,却是与在政治,的军事上控制着日本的美国的利益“直接相抵触”的。这样一来,日本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得让华盛顿相信自己的“反华诚意”,相信一个“军事进一步强大”的日本,不仅是符合美国利益,也将是“可为美国所控制”的。

日本谋划让美国充分相信“日本在政治上,军事上可被控制”的“两个例子”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已经开始的“美日”军事整合进程,以及日本在美国的指使下,不惜出卖日本利益,破坏首次东亚峰会,就是日本谋划中的,让美国充分相信“日本在政治,军事上可被控制”的“两个例子”。

如此一来,一路走来的“小泉路线”也就呈现了这么两个特点:

第一,它的外交部分成了一条不惜在华盛顿面前将“中日关系”弄成“完全敌对”样子的外交路线;

第二,它的外交部分成了一条不惜在华盛顿面前出卖日本国家利益,去不停“积赞”“美国信任”的外交路线;

显然,如此一来,“到处搜集筹码”的华盛顿倒是满意了,并以此来向北京大打日本牌。然而,“将自己当筹码”奉献给美国的日本,却因此彻底失去了“中美俄”,特别是“中美”间的战略回旋空间,甚至压缩了自己在中国与东盟间的回旋空间。

布什在遇到绕不过去的难题后,又怎么可能不扭头去欺负“非常好欺负”的小泉纯一郎呢?

在这种“自我出卖”的小泉路线下,“已经号准了”日本保守势力脉络的美国人,在中东问题,特别是具有爆炸性的伊核危机上“无路可走”的华盛顿,在欺负伊朗很困难,更不能逼迫“中欧俄”让出战略利益,而只能与之“交换”战略利益的情况下,在遇到这些难题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不将这把“日本筹码”拿出去与“中欧俄”互换,又怎么可能不扭头去欺负“非常好欺负”的小泉纯一郎呢?

布什“欺负”小泉,也是在“继续考查”日本对美国的忠心

此外,在首席评论员看来,布什在伊朗油田的问题上“欺负”小泉,除了上面的“交换利益的因素”外,还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借此发出准备制裁伊朗的信号(尽管八字还没一撇,因为中俄仍然不同意),再就是说“继续考查”日本队美国的忠心,继续测试日本保守势力是否甘愿为华盛顿保守势力所控制。

经历了两次“重大考试”的日本保守势力,又接到了一份来自美国的“考卷”

谁都知道,伊朗是日本第三大原油供应国。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对日本而言,最终保留住伊朗这个石油供应点,在其能源战略布局上,显得极其重要。反而推之,坚决地拔掉这个“点”,对想牢牢控制住日本,并将“美日军事同盟”运用于全球的美国人而言,同样是极为重要。

显然,经历了东亚峰会,美日军事整合两次“重大考试”的日本保守势力,又接到了一份来自美国的“考卷”。在我们看来,只有日本这个国家不改弦更张,不主动改善中日关系,不诚心诚意地走东亚一体化的路线,不从东亚外交中走出来,那么,美国保守势力对日本保守势力的“忠心”测试,将是个“没完没了”的测试。

就在华盛顿拿日本在伊朗的石油项目一边对伊朗发出准备制裁的信号,一边与“中欧俄”交换利益,一边为进一步控制日本做准备的同时,从而为施展“美国领导下的多边主义”营造“合作氛围”的同时,丝毫也没有放松对“其他大国”间制造缝隙的努力。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则消息,之后,我们将继续这个讨论。

核供应国集团对美印民用核能合作协议提出质疑

维也纳消息 核供应国集团23日在维也纳举行集团咨询会议,在听取了美国代表对美国与印度本月初签署的民用核能合作协议的介绍后,一些成员国对该协议的内容提出质疑。

据此间外交人士透露,美国向核供应集团介绍美印民用核能合作协议,旨在赢得该集团对协议的支持。但除英国表示完全赞同该协议外,许多集团成员国都认为,美方对协议一些要点的解释没有足够的说服力,集团在决定是否批准该协议之前还有待进一步讨论的必要。

美国代表当天对新闻界说,美国希望美印在民用核能领域的合作能够推动印度融入国际核不扩散体制,这将有利于加强该体制。但此间分析人士认为,协议没有要求印度采取措施裁减其核军备,从这一点上说,协议的内容是不充分的。此外,印度作为一个未签署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的国家利益,将以何种资格加入国际核不扩散以及国际原子能机构以何为依据对其核设施进行核查等,这些问题都没有明确。

另有外??技术和核燃料之前,他们期待国际原子能机构能够对印度民用和军用核设施的分离情况进行核查。

核供应国集团成员包括美国,俄罗斯,中国,德国等45个国家。按照核供应国集团的协议,该组织成员国不得向没有在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上签字的国家利供应核燃料。而根据美国总统布什本月初访问印度期间美印两国签署的民用核能合作协议,美国将向印度提供民用核能技术和核燃料,但前提是印度必须将其民用核项目与军用核项目分离。

时事点评 我们注意到,由45个国家组成的“核供应国集团”,在集体“游览”了“美印核协议”之后,只有英国一张赞同票,其余的成员,或是指出“这有问题”,或是提出“那个地方不明白”,总之一句话:就是“不举手”。

印度来了个“双炮将军”之后,美国也就有了“这个游说动作”

非常清楚,在印度拿着“伊朗-巴勒斯坦-印度能源管道”和“俄罗斯的60吨核原料”,对签了“美印核协议的”华盛顿来了个“双炮将军”之后,美国也就有了“这个游说动作”。

重要的是“这个游说动作本身”及带来的后果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华盛顿向“核供应国集团”正式介绍“美印民用核协议”,“游说”“大家举手”的动作到底是真心亦或还是假意,在伊核问题日益紧迫的时候,可以说是“一点儿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游说动作本身”,以及“核供应国集团”同意或者不同意所带来的后果。

显然,在“有了这个动作”之后,华盛顿也就算正式将“美印核协议”交给了“核供应国集团”,正式交给了由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等国家组成的“审批委员会”。

华盛顿在“核扩”上大搞双重标准的同时,却也非常狡猾地将维持“统一标准”的责任扔给了“核供应国集团”

事实上,只要我们瞄一下“上述大国名单”,就不难看出,“这几位”无一例外地都在对印度抛媚眼,包括美国签下这单核协议,欲拉印度去加以遏制的中国;也包括欲拉印度去遏制中国的日本;还包括刚刚批给印度60吨核原料的俄罗斯;

不难看出。由此一来,印度“能否拿到”望眼欲穿的核原料,扩充自己的核武库,就已经不是华盛顿“真心还是假意”的问题了,而是“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日本”等国家对印度的“友好态度”是真友好,还是假友好的问题了。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从整个过程来看,客观上讲,布什为拉拢印度,继承克林顿“未竟的事业”,冒天下之大不韪在核扩散问题上大搞双重标准的同时,却也非常狡猾地将维持统一标准的责任扔给了“有上述国家参加的核供应国集团”。

在美国人的这个花招面前,“核供应国集团”的其他成员,还真有点儿“里外不是人”!

显然,明眼人是一看就知,如果这些国家都同意“美印核协议”,那么,华盛顿的双重标准也就“合法化”了;如果这些国家“不同意”,那么,在印度人面前,“好人”可是由美国人来做,“恶人”就由他人来当了!

总之,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美国人的这个花招面前,“核供应国集团”的其他成员,如果不是别有用心的话,还真有点儿“里外不是人”!以北京为例,如果“支持”。一来对巴基斯坦不公平,对伊朗也不公平,二来也与自己的利益相背;如果反对,这又与“中印”有意加强彼此战略伙伴关系,特别是能源合作的方向不符,从而为华盛顿离间“中印”提供口实。

将“这种支持”写进中俄“联合声明”,也是针对美国在蒙境内举行军事演习的一种“反措施”

或许是决心“不支持”的这种双重标准,同时也不影响“中印”强化其他方面的合作,北京同意将印度,俄罗斯都想要的,“支持加快建立中俄印三方合作机制”的内容加进去了“中俄”“联合声明”之中。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将“这种支持”写进中俄“联合声明”还有另一层意思,这就是针对美国五角大楼在普京访华的“当天”(北京时间21日),宣布美日等国家将与蒙古在蒙境内举行代号为“可汗 探索--2006”的多国联合军事演习,而采取的一种“反措施”。

华盛顿在蒙古组织的这次军事演习的战略意图

我们知道,美蒙间进行类似的演习并不是第一次,自2003年举行第一次“可汗 探索”联合军演以来,算上这一次,已是两国“第四次”进行此类演习了。但是,华盛顿选择普京开始访华的当天宣布,这就令这次演习有些“可圈可点”。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由于“中俄”即都是蒙古的邻国,同时也都是“上海合作组织”的核心国家,蒙古恰恰是上海合作组织的“观察员”,非常清楚,华盛顿利用蒙古急于“在中俄美面前提高身价”,捞取更多援助的心理,在蒙古组织的这次军事演习,有着这么几层意图:

第一,毫无疑问,这分明是在给“上海合作组织”“好看”,也就是给“中俄”两国“好看”;

也是对伊朗施加压力的一种手段

第二,这还是对伊朗施加压力的一种手段。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被“中俄”接收为“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的伊朗之所以强硬,除了明白自己对“中欧俄”具有重大战略价值之外,还在于明白一旦形势紧急,“中俄”主导的“上海合作组织”很可能是自己最坚实的一道“军事保护伞”。

东方评论员认为,身为“上海合作组织”的观察员的伊朗,在“中俄一致”愿意的情况下,是有条件躲进顶保护伞的。当然,其前提条件是在伊核问题上和“中欧俄”,特别是“中俄”全面配合。

华盛顿想在伊朗面前“试探”出“中俄”在处理“上合”具体事务时,有多大决心“保持一致”!

对此,首席评论员就指出,华盛顿在北京时间21日,选择普京飞到北京的当天宣布这则消息,本身就是要在国际社会,特别是在伊朗的面前“试探”出“中俄”在处理“上海合作组织”的具体事务方面,到底有多大决心“保持一致”!

在我们看来,可以想像的是,从现在开始,到美国防部官员宣布的,将在8月11号至27号举行演习,还有近5个月的时间。事实上,在这五个月的时间内,华盛顿的军事动作还包括6月份将集中四艘航母战斗群在西太平洋进行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

美国6月份的海上军演表面是冲着北京,本质上它是冲着伊朗去的。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美国6月份的海上军演表面是冲着北京,防止北京在台海上趁“某个机会”采取军事行动。但实际上,谁都清楚这个所谓的“某个机会”,就是“美军届时可能对伊朗发动的军事打击”,因此,就如我们之前所判断的那样,本质上,它是冲着伊朗去的。

因此,华盛顿完全有可能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在形势发展到必须威胁对伊朗动武,且必须让伊朗“相信这种武力威胁”的时候,那么“能否”通过某种方式让有心躲进“上海合作组织”寻求军事保护的伊朗,完全明白“中俄”在处理“上海合作组织”具体事务上的“并不一致”,也就显得特别重要。

美军要进入蒙古进行军事演习,必然经过“中俄”中一方,或者两方的领空,或者领地

毫无疑问,由于蒙古是个内陆国家,完全夹在中俄之间。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美军要进入蒙古进行军事演习,必然经过“中俄”中一方,或者两方的领空,或者领地,不然,参加演习的美国军人,恐怕就只能以“旅游者”的身份,背着旅行包,穿着旅游鞋飞到蒙古去旅游了。

华盛顿想看到的局面,也是想证明东西

显然,如果在6月份之后,如果“中欧俄”与美国之间在中东一蓝子问题仍然无法谈妥,如果伊朗继续自己核计划,可以想像的是,一旦美军在西太平洋上进行联合军演,并同时向伊朗发出军事威胁,并让整个伊朗局势处于一种临战状态,从而严重威胁“中欧俄”,特别是“中俄”的中东利益时,如果美军仍然能全副武装地开进蒙古,开进一个“上海合作组织”的观察员国进行军事演习,那么,这也就充分地证明了“中俄”中的一方,或者两方并不想与华盛顿走向对立,并不想去支持伊朗与美国打一场代理人战争,更意味着伊朗躲进“上海合作组织”,接受“中俄”军事保护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些就是华盛顿想看到的局面,也是想证明东西。显然,尽管形势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但是,华盛顿宣布的这次军事演习,至少没有迹象证明“中俄”已经拒绝开放领空给美军,如此一来,人们当然有理由这样去想像:“中俄”在如何对待华盛顿的态度上,至少在理论上是有可能表现出“不一致”的。

“最后一条”证明“中俄”在处理“上海合作组织”具体事务上的动作,不仅相当迅速,而且相当一致。

然而,由于“中俄”将“双方支持加快建立中俄印三方合作机制,认为这将有助于更充分发挥各国的经济发展潜力,增强国际社会应对新威胁和新挑战的能力。”写进了“联合声明”,而且是作为整个声明的“最后一条”写入的,这就给了人们这样一种想像:如果这最后一条是临时加上去的,那么,这也就证明“中俄”在处理“上海合作组织”具体事务上的动作,不仅相当迅速,而且相当一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