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清初,荷兰殖民侵略军乘明清战争之乱,侵占了我国宝岛台湾。侵略者的杀掠激起大陆和台湾人民的英勇反抗,南明永历六年(1652年),郭怀一组织义军抗荷。他在义军面前慷慨陈词:“诸君为红毛(指荷兰侵略军)所虐,不久皆相率而死。然死等耳,计不如一战。战而胜,台湾我有也,否则亦一死,惟诸君图之!”义军群情激昂,皆愿与侵略者以死相决。但终因众寡悬殊而失败,郭怀一在激战中牺牲,义军被残酷杀害四千余人。台湾在荷兰军的蹂躏下,暗无天日。


永历十五年(1661年),民族英雄郑成功力排诸抗清将领之异议,亲率义军两千五百余人自金门料罗湾渡海赴台,决心收复台湾。在台湾人民的配合下,经三天激战,三战三捷,把侵略军逐至其重要据点赤嵌城。郑成功拒绝了侵略者的一切乞求,迫使荷军无条件献城投降。不久,荷兰殖民主义者又派大批舰队增援,皆被郑成功击败,终于同年底向郑成功投降,被荷兰侵略军侵占38年之久的台湾宝岛,重新回归祖国怀抱。


不幸的是,郑成功入台不到半年便因昼夜操劳而病逝,年仅39岁。郑成功在辞世前曾向中外一再声明:“台湾者,是为中国人所经营,中国之土地也!”


然而,郑成功辞世后,继承郑氏政权的郑经却决然背弃其父的遗愿,宣布:“台湾远在海外,非中国版图!”时因康熙尚幼年,四方兵事不息,朝中也甚紊乱,对台事尚无暇顾及。郑经则把台湾当做自己的一块领土,进行一番治理。郑经的所作所为与其父郑成功治理台湾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


康熙元年(1662年)七月,郑成功病死,郑经尚据驻厦门,清政府派都司王维明、总兵林中等人前往劝说郑经:“朝廷诚信待人,若释疑遵制,削发登岸,自当厚爵加封。”此时,郑经尚奉南逃的明永历为正朔,但却又要求清政府依照朝鲜例,准其只对清廷纳贡而己。朝鲜是清朝的属国,郑经的态度,已把台湾视为独立于华夏之外的国家,判国行径由此开始。

康熙五年(1666年),招抚大臣孔元章上疏清廷,建议投诚将领和郑经在大陆的亲戚为说客,至台湾说服郑经,清廷允准。于是,孔元章选择郑经的投诚部将数人,持郑经舅父董班舍亲笔信,招抚使刘尔贡、马星率领,赴台劝降。康熙六年五月,招抚人员赴台湾,七月返回,带回了郑经分别给孔元章和其舅父的书信,这两封书信进一步表明了郑经割据台湾已“非属中国版图”,他做台湾皇帝“王候之贵固吾所自有,万世之基已立于不拔”。让清政府以平等国待之,互通信使,互相通商,方可使“彼此无虞,波浪不惊”。致其舅父的信中更明白宣称:“今日东宁(指台湾),及版图之外,另辟乾坤,幅帧数千里,粮食数十年……何羡于中土哉!”并说,清政府若以苍生为念,应“以外国之礼见待”,否则,只能是白费气力。其分割台湾野心昭著,气焰十分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