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是我们回到正轨

“中超”像曾经磨难的掌纹一样存在


丑陋、粗糙不是我们遗弃它的理由


当我们不能改变现实 就向现实妥协


妥协 有时候是最大的一股力量







如果历史可以自行进行比较,十二年间,从王俊生在成都市体育中心的“首届中国职业足球甲A联赛开始了”,到阎世铎在津门的一片嘘声中宣布“首届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开幕”,到谢亚龙前天于西安的“爱福克斯中超联赛正式开始”,这三个历史片段一定代表着中国足球最巨大的变迁,或者就是《大宅门》里的命运沉浮。





并非谁都能够领会三段历史代表的真实含义,但经历了一场大火,遭遇了一场洪荒,现在泡沫消散,激情不再,生活重新回到正轨。


没有任何乐观的理由来支撑我们对于“中超”的看好,即使在西安这座曾见证无数宏伟历史的城市,即使现场那六万三秦汉子在五年前都见证过中国队冲击世界杯的光荣岁月,即使我们有了升降级,有了“爱福克斯”,有了谢亚龙和公安部的打假扫黑决心,但一定请记住,它是中超,而不是英超,甚至回到甲A年代的火爆也不啻是一次妄想。


事情如此尴尬,我们面对一个看不到光明的事情,但我们必须为了光明的来到苦苦等待,因为“中超”毕竟存在,像曾经磨难的掌纹一样存在,丑陋、粗糙不是我们遗弃它的理由,还是那句话,当我们不能改变现实,就向现实妥协,妥协,有时候是最大的一股力量。


数据是对历史最有说明力的,平均每场1.47万的上座率比去年1.07万上座率是有了一定的进步,它重要的前提是:这是在中国足球陷入最低谷时的数据。意味着,当泡沫散尽,来到球场的人们是真正想观看足球的人们,他们是支持中国联赛最稳定的基石,再极端一点的例子就是他们是1994年以前的星星之火,当时机成熟,也许可以燎原。


五年来赛制的沉沉浮浮,西门子撤退后的裸奔,随着恢复升降级和“爱福克斯”的进入而将生存的境地改观———重要的是活着,重要的是生活因为正常赛制和冠名商的出现,重新走入了正轨———让生活回到正轨,比什么都重要。


在“世界杯年”里,中超好像一个粗陋的陪衬,无论是眼球还是竞技水准都无法上得台面,但是在今年的中国足球,我们终于有了一把敝帚赖以自珍了,有,总比没有好。何况事情不像想象中那么糟糕,在重庆力帆也能够在首轮打一场很有码头血性的对攻战,沈阳金德也能够拼死对抗保全一份气质,山东鲁能终于一扫去年亚冠的垂暮之气,以一个3比1证明投入和产出的合理比例,还有武汉,还有天津,去年的生猛被今年的首轮证明并非浪得虚名……


我们陷入一种对中超这根盲肠的虚无感以及对自身器官的不忍离弃的矛盾中,我们甚至对于中超的体制也有一种天生的怀疑,很多事情都没有解决我们就重新回到生活中去———比如说前年底去年初的“革命风暴”无疾而终,比如说假黑赌仍未真正解决,比如说“卖拐”的老板其实想通过足球不正当获利然后把足球再“拐卖”了……但历史终会按历史的方式去解决未尽悬案,而不是我们迫不及待的理想。


剩下的,就只能让我们多一份耐心,或者一份积极的麻木,来守候所谓希望的出现———因为生活已回到正轨,让它按自己的规律前行吧,我们看不到“最好”在哪里,但至少现在我们已逃脱2004、2005年的“最坏”了,至少,我们还有欲望等待谁会降级,谁拿冠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