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在火车站随意查验身份证遭法学博士质疑


--------------------------------------------------------------------------------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3月29日03:30 潇湘晨报


文/本报记者 杨 过 图/本报记者 朱辉峰


核心提示


2004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正式实施,该法规定,警察在以下四种情况下可以检查居民身份证,“一是对违法犯罪嫌疑人员需要查明身份的;二是依法实







施现场管制的时候需要查明有关人员身份的;三是发生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突发事件时,需要查明现场有关人员身份的;四是法律规定需要查明身份的其他情况。”


仗着这个“尚方宝剑”,湖南一个法学博士和火车站随意检查旅客身份证的警察较上了劲,他认为自己这样做,不仅仅是维护自己的公民权,也在提醒警察加强依法办事观念。


个人经历:一个法学博士的较真


34岁的陈杰人是湖南娄底人,经历颇为丰富,曾在基层摸爬滚打10年,在湖南双峰县当过村支书、镇计生专干和镇长助理,后考入清华大学法学院读双学士,毕业后留京成为知名的宪法学学者,去年考入湖南某大学法学院攻读政治伦理博士。


生在娄底,住在北京,学在长沙,陈杰人免不了在湖南、北京之间来回跑,和铁路打交道的机会多了,自然关注起铁路警察随意检查旅客身份证这件事来。


与警察“短兵相接”


陈杰人第一次就身份证的问题和火车站警察“短兵相接”是在石家庄。2004年10月份的一天,他从石家庄回北京,在候车厅入口被警察挡住了。陈说警察的态度很不客气,冲他喊:“过去,身份证。”


陈故意装作不懂:“什么意思?”


“查身份证。”


“为什么查身份证?”


“公安部统一行动。”


“你知道检查居民身份证都有哪些法律规定的条件吗? ”


“我不管法律不法律,我在执行命令。”


“我告诉你《身份证法》第15条的规定,你只有在如下四种情形下才能对我检查。”陈杰人当场给那位民警讲“警察可以查居民身份证的四种条件”。


那个民警急了:“你别给我讲什么法律,我们是公安部统一行动,请你配合执行公务。”


“对不起,我认为你们的这项公务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对违法的公务我不予配合。”说完陈就走。


警察上前拽住他的袖子。陈也恼了:“你这样做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又一次违法,并且更严重了。 ”


双方眼看就要发生冲突,这时来了个年龄稍长的警察,他对陈杰人挥挥手:“算了,不检查你了,你可以走了!”


再次和警察发生冲突


比起石家庄来,北京西客站检查旅客身份证更具阵势。去年3月的一天,陈杰人在那里和警察再次发生了冲突。陈说开始的情形和石家庄差不多,只不过警察的态度稍好,语气也客气些。


3个警察挡住他,他又在那里发表起“法律演说”,又是来了一个头儿,给陈诉起苦来:“其实我们也有很多苦处,也知道这样做不太合法,但没办法。”


今年3月中旬,陈从长沙坐T2次车回北京,在长沙火车站,一排警察挡住下车的乘客,要求所有的男性旅客都过去检查身份证。陈理直气壮地再次拒绝,并把《身份证法》第15条的规定再次摆出来。


警察提出现在属于“法律规定需要查明身份的其他情况”。在法律中浸淫多年的陈杰人展开了雄辩:“第四种情形是准用性法律规范,它必须用另外一条法律的明确性规定做前提。请问你们,是哪条法律的具体规定需要检查我的身份证?”


警察也火了:“我没功夫给你解释这些,这是公务行为。”“你是公务行为,但是违法了,所以我不能配合。”陈回答道。


陈介绍,警察当时拽住他不放。这时过来了一个负责人,陈才得以脱身,这个警察还诚恳地对陈说:“我们其实也知道这是在打法律擦边球。”


勇敢地站出来进行质疑


陈经常在外面出差,发现不只是石家庄、北京、长沙的火车站这样做,全国不少火车站的警察都在这样干。


火车站警察检查旅客身份证的方法其实很简单,把旅客身份证与电脑上公安部公布的上网逃犯信息一对照,就能查出这人是不是逃犯。


“正因为这种方法简便有效,所以铁路警察大都知道它不合法,但仍舍不得放弃。”陈杰人说,“这就更需要我们这些学法律的人,勇敢地站出来质疑他们。”


一个法学博士,只要一出差就给铁路警察较真身份证,陈杰人说他之所以这样做,还因为身份证背后蕴含的意义重大:“身份证是公民的宪法身份证明,应该从宪法的高度,来看待警察随意检查居民身份证这个问题。人权不像财产权、名誉权,只要一违犯就是大事,而不是小事。警察随意检查居民的身份证,体现了执法部门还在使用‘有罪推定’的思想开展工作,每个旅客都被怀疑可能是逃犯。


记者调查:没有发现旅客提出抗议


陈杰人在火车站受到的“遭遇”是真的吗? 3月22日至25日,记者连续4天到长沙火车站,暗访铁路警察是如何检查旅客身份证的。


男性旅客一律要查身份证


在长沙火车站候车大厅的进站口,每天上午,会有9名广州铁路公安局长沙公安处车站派出所的民警,呆在那里检查旅客的身份证。其中8个人穿警服,胸前挂着“执勤”牌,有一名穿带毛领的皮夹克,身上未戴任何标志。


其中4名警察一字排开,拦在刚入候车大厅的进站口,人人手中拿着一部“掌中宝”(便携式身份证查验机),凡是男性旅客,一律招呼:“身份证,身份证,把身份证拿出来检查。”女性乘客则手一挥,让其赶紧通过。


第一排4个警察的后面三五米处,还站着两名警察,专门“查漏补缺”,检查前面同事没顾得上查身份证的男乘客。


进站口南侧摆张桌子,上面搁两台笔记本电脑,两名警察坐在后面,专门查验没带身份证的男性旅客:“什么名字?”“居住地是哪里?”“那一年出生的?”旅客必须逐一回答这三个问题,查验无误后才被放行。


在进站口北侧的玻璃屋内,还有一名年龄大些的警察在协调:如因检查身份证导致进站旅客排队过长,就再开个进口,第二个进口不检查身份证放行一段时间,队伍短了再拦住;碰到重点可疑乘客上前协助盘查;遇到像陈杰人那样的“难缠”人上前做解释等。


上午11点半,进站的旅客少了下来。9个民警把桌子往旁边一抬,笔记本电脑往包里一塞,全部撤岗,回车站广场南侧的所里去吃饭。旅客可以顺畅进入。


下午,到长沙火车站乘车的人一般比较少,故也只有4个警察在查身份证,全部拿的是“掌中宝”。没带身份证的乘客,则需用笔把自己名字写在车票背面,递给警察让他们在“掌中宝”中查验。


记者做了下统计,只要警察在岗,至少九成以上的成年男旅客被查验身份证。


坐火车的旅客十之八九都带有行李,身份证作为重要证件,很多人又把它放到行李包的最夹层,碰上警察要查身份证。在长沙火车站候车大厅的进站口,常常为此堵做一团:


男旅客一般从“三品检查仪”的运输带上把包取下来,然后就蹲在地上拉开拉链翻找。有的旅客拎三四个大包,往地上一搁就挡住一大片;有的是有男有女好几个人一伙,警察只检查男的,女伴儿也停在那里等;有的旅客显然把钱和贵重物品与身份证放在了一起,掏身份证时小心翼翼,生怕别人看见包里的钱……


不少人愿意配合警察工作


在蹲点的这些天里,记者不但没发现逮着一个逃犯,也没发现一个像陈杰人那样提出抗议的旅客。多数乘客都顺从地翻包掏口袋,把身份证递过去等警察查验。


记者随机采访了数十位被检查身份证的旅客,询问他们“是否认为火车站警察随意检查身份证侵犯了人身权”,不少回答都是愿意支持配合警察的工作。


有愿意配合的。3月22日下午3点40分,一位姓李的湖北乘客如此回答:“警察查我的身份证,我觉得没什么。反正我也没犯法,配合他们就行了。”


有图旅途安全的。3月23日上午9点30分,一位30多岁的耒阳男子要到武昌去,他说:“现在违法犯罪挺多的,警察这样做对社会治安有好处。”还有位乘客说得更干脆:“我宁愿被警察查一下身份证,也不愿在火车上被逃犯捅一刀。”


有力挺警察做法的。3月24日上午10点40分,一位60多岁来自洛阳的李姓男子这样认为:“警察这样做是对的,因为他们是代表国家在行使权力,我们干嘛要质疑他?”


有建议改进的。河南焦作的小伙子柴静拎了两个大包,被警察检查身份证后只能把证叼在嘴里:“多开几个口检查就好了,你看这堵得!”这位20多岁的年轻人最气愤的是在火车上查身份证:“我来湖南的时候,在列车上警察也不说干啥,就把大家的身份证都收走了。过了好半天我向他们要,警察恶声恶气地说,‘还没查好,查好就给你。’让人觉得受侮辱。”


还有明知警察不对但懒得反抗的。记者就碰到长沙某高校教法律的杨老师,他直言不讳地说:“从法理上讲我知道警察这样做不对,但现实状况可能需要,也懒得给他们较真了,没时间!”


4天中,记者采访了几十个人,表达的都是上述观点,陈杰人的“同盟军”一个也没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