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飞云对话雷亮-谈艺术的精神性

《杨飞云对话雷亮-谈艺术的精神性》


杨飞云一直是一位中国古典主义大师,兢兢业业,踏踏实实。不去追求时髦,也不虚张声势。对于绘画,对于朋友,都是这样。

《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展》在北京中华世纪坛展出期间,我和杨飞云在一起关于艺术的精神性展开了对话。杨飞云是我十年前的朋友,所以两人对话都是言简意赅,有感而发。在艺术展的里面谈论,身边就是原作例证,边看边谈,也谈的比较具体、直观。杨飞云的谈吐很温和,娓娓道来,像是和古代大师对话,像是和面前的圣母、女神、勇士聊天,又像是从古代走回到现实,和我边走边发挥着他的美学见解。

之后,我把和杨飞云的对话记录整理,并将自己对于艺术展每个画家的评论、风格、技法研究作了笔记。以下是和杨飞云的对话。


杨飞云: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前期充满了一种对于精神的追求。那时的画家,笔法还比较幼稚,比较粗糙,不是那样提炼,那样精确。规则还没有形成,大家都在探索。对于寓意和神秘,对于美的追求是首要的。后期的大师再也无法画出这种精神。我们看看这幅波提切利《帕拉德和人头马神》(Sandro Botticelli, Pallade col Centauro)。帕拉德这位女神和《维纳斯的诞生》的女神有很多相似之处,帕拉德婀娜多姿却又显示出坚定的神情,右手抓住半人半兽的头发。这种寓意象征着很多更深层次的含义,她在向我们表达画家自己的一种理智战胜本能欲望的含义。


雷亮:是啊,这幅画整个画面平滑,光洁,看不到笔触,可能是用尖笔画成。波提切利的用色很柔和。帕拉德身上的绿袍呈墨绿色,可能是翠绿+深绿,暗部用橄榄绿。背景的山坡水面,平涂而成,很少凹凸感,用笔简率,不是重心,但水中的帆船却很工笔,极细,类似于王希孟的点景江帆。帕拉德身上环绕的缠枝树叶,与宋代花卉笔法相去甚近,皆为工笔细描。女神在这里代表着一种人性,从野蛮社会进化之后到达文明的社会,象征着文化,而半人半兽则是一种尚未完全达到文明程度的兽类。在我们自己的身体里面,不也是隐藏着这么两种对立吗?一种是我们自己的本能,我们内心深处隐藏着的兽性,一种是我们的社会规范束缚我们之后我们显示出来的文化修养。在大众场合,我们隐藏兽性,显示文明。


杨飞云:帕拉德女神就是这种文明的结果。波提切利表现女神的手法非常细腻,她身上装饰的橄榄枝叶,与中国的宋代工笔就很是相像了。


雷亮:我看文艺复兴展览,主要是希望把西方的古典和中国的古典作一个比较,把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和中国的宋代山水这在时间上很接近的东西方文化,放在一块同时观照,从人文主义、精神性、美学观点、构图、色彩、材质(画布和宣纸)、油画技法等等作一个考察。我希望研究西方油画,但是我并不一定要按照西方传统、古典的路子那样走下去。油画只是一个绘画材料,与中国画的水墨一样。我不想受到那些古代大师的技法限制,非要我们当代的人去按照他们古代的人的技法去创造。油画材料的可能性太多了,我们处于当代应该自己去挖掘、发现油画的各种变数。油画是西方的一个画种,但我们要的是本土化的油画。中国画的笔墨在西方人手里也可能会创作出完全不合于我们古典规则的新品种。本土化,这是时代的趋势。


杨飞云:艺术到了很高的层次就是相通的。你的山水油画很独特,我十年前在中央美院看过了你的《红太阳江山图》,我是不敢这样画的,你的色彩我不敢用。你的特色是从人文的角度介入绘画,从北大的学识背景吸取养料,不是美院科班技术出身,而完全是从一个十分特别的视野介入了绘画,让我感觉一新,印象很深。


雷亮:你是从一个纯学院的古典主义介入绘画,我是从彻底的外界文化打入绘画。但是我们都在追求一种精神,一种高于现实的虚无。


杨飞云:人在最开始的时候,都是非常质朴的,到了后来就开始追求技法,偏离了艺术的本质。意大利前期的作品很有精神性,很美,追求一种神性。初期作品带有技法稚拙的痕迹,但是有想法。而后期作品只是讲求技法,没有什么艺术性。(指着《菲利波·斯科拉里》(Andrea del Castagno, Pippo Spano)这幅壁画装饰局部)例如这幅勇士图,就和我们中国的门神非常相像,其身体姿态,其气质,其神态,都和我们的门神不谋而合。整个人物线条粗壮有力,不拘细节。


雷亮:这幅“勇士肖像”是意大利雇佣兵队长,身穿意大利铠甲,但手拿波斯弯刀。人物魁梧,整个画面呈现灰色调。


杨飞云:他们是在表现当时人的一种崇拜,一种向往,一种神性。这种神性,只是在当时那个氛围才能形成。过了那个时代,后来的那些画家,想模仿也不行。(对此杨飞云颇多感慨,叹道)后来的那些文艺复兴画家,只是在画技法,越画越糟,以至于走向了消亡。


雷亮:这次看了文艺复兴绘画,你有什么感想?例如对于今后你自己的写实绘画,是否有什么触动?(最近中国画坛对于古典写实主义和当代油画创新的争论颇多,故而有此一问。)


杨飞云:世界历史上的艺术都是追求美的。这次看了文艺复兴展览,对我的触动很大,我回去以后还要继续努力研究古典精神,我的画要表现一种美,表现人类的一种精神性。我画女人体,但不是仅仅表现女人体,在她的身上寄托了我的美的暇想。我是画自己。


雷亮,2006年3月21日,北京中华世纪坛《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展》

雷亮(www.LeiLiang.com网站艺术主持)


[关键字:雷亮油画,山水油画山水风景油画风景,牡丹油画牡丹花卉油画花卉,山水绘画山水风景绘画风景,牡丹绘画牡丹花卉绘画花卉,人物油画人物肖像油画肖像,人物绘画人物肖像绘画肖像,花鸟油画花鸟装饰油画装饰,花鸟艺术花鸟装饰油画装饰;油画家壁画家美术家艺术家,油画作品美术作品艺术作品,画室工作室;技法技艺技巧画法,写实写意工笔抽象表现印象超现实梦幻, Lei Liang oil painting,Chinese landscape oil painting/painter,peony flower oil painting/painter,Chinese oil painting of landscape, Chinese oil painting of peony/flower,Chinese oil painter of landscape, Chinese oil painter of peony/flower,classical/traditional/modern/contemporary artist/painter,mountain and water,mountain-water,flore,floral,female nude figure oil painting/painter,portrait oil painting/painter,flower and bird]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