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个明媚的春日,如此弄人的风情,蔚蓝的海面上,波涛卷着海风阵阵袭来,小船悠悠荡漾在半月海湾的中央,驻足船尾的她眺望着岸边翠绿的远山,眼底透着深深的绿光,牙齿不时地抿咬着嘴唇,任发丝在她的眼前飘飘荡荡,她~好象在等待着什么!?

很快,她观望的方向上似乎有了些许变化,破空的气浪声让她揪心,或许是她的心太急切了吧,不知不觉中小船竟然顺意地随着她的希冀向岸边靠拢了许多,她想要登岸,她已经是等不及了,她有些不耐烦地甩着手中的剑,她的眉头越来越皱了,这一切的焦虑直到她看到山脊的一处忽然有什么东西在滑落的一刻忽然爆发了,她猛地一跃,身子竟凭空飞了起来,速度虽然不是很快,平稳性却让人吃惊,就好象是在索道上的滑行一般,毫无曲折地落在了沙滩上。她疾走几步,仗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关注着顺着山脊向下慢慢划落的物体,它越来越近,可以看得见时,分明是一个人,一个满身伤痕累累的人!

天呢?竟是他!.

忽然涌上的惊惧让她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她的腾越象是雄鹰在扑击地面的狡兔,只一个眨眼的工夫就到了他的近前,狠狠地拥紧了他!她不敢看他,紧闭着双眼,她不敢哭,不敢说话,不知道说什么,她的皮肤告诉了她他现在的一切,现在,他的确回来了,可是~要不了多久,很快他就又要走了!这次,这次恐怕他再也不会回来了!扑鼻的血腥夹杂着他身上淡淡的茶香,绿怀抱中的他身体各个部分安静地没有任何生机,除了一只紧紧攥拳的手臂蜷缩在胸前而已!

醒醒,醒醒,我要你醒醒!再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绿,我是你的绿啊!你说过要带我去天山看雪花纷飞,要陪我去北海观火山喷涌,你都忘了吗?你难道要食言了吗?你说话不算数,你这样死了算什么?什么都不算!一切还没完!快醒醒!你不能就这样死去!你不能丢下我!绿不能没有你!你不能没有绿!

无论绿怎样试图唤醒他,他都没有动静,他的身体开始渐渐生硬,直到攥着拳头的那只手忽然地划落!

绿绝望了!

怀中的他已完全地丧失了意识,不知道他是怎样到达这里的,浑身都是伤,没有一处不在流血,止血点在哪里已经无法确认了,点了哪里都是白费工夫,所有的经脉都断了,所有的血管都在迸裂,那血不是在喷,而是在漫溢,在渗透~他的身体越来越冰凉,他的那一只手分明地紧攥着,不知道到底握着个什么,她忍着不哭,努力掰开他的手指,赫然在眼前,是一截断了的发带,记得那是分开之前她从自己头发上解下并亲自为他带在手腕上的!傻瓜,都这个样子了还要抓着它,你是为了我才撑着回来的吗?是这发带领着你回到我身边的吗?是为了把它还给我吗?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让我看到现在的你?为什么要让我这样难过?你为什么这么心狠?为什么不一个人躲起来死去?为什么要费去自己仅有的心力也要回到我的身边?难道,这就是你最后给我的幸福吗?死在我的怀里,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你吗?你好狠,你真坏!你是这天底下最坏的男人!我恨你!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多么狼狈!多么可怜!你还是那个人人称颂的大侠吗?你不是不败的剑客吗?怎么?你也有今天?有这样悲惨死去的时日,让你心爱的人就这样无助地看着你在她的怀中死去吗?

天!~~~~~

他已没有办法回应他的爱,他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的一切,静静依偎在绿的怀里,他面色从容,充满了轻松的释意,他一定是笑着离去的,空荡荡的海边,只留下一个人的绿,她只有用一声声嘶喊来发泄!

送给品绿的,希望她一切顺心!花园永远期待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