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物小传:衣景清,山东省军区军职干部休养所副军职离休干部。1919年1月出生于山东栖霞,1938年4月入伍。历任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65团三连副指导员,第五支队司令部秘书,山东军区政治部联络部组织干事,渤海军区政治部联络部组织科副科长、科长,山东军区政治部直属政治处主任,山东军区警卫团政委,山东军区政治部直工部副部长,济南军区直属政治部副主任,第一文化干校政治部主任,聊城军分区政委,山东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顾问等职。

9月18日,“九一八”事变83周年纪念日。记者在泉城济南见到了老八路、副军职离休干部衣景清。老人家虽95岁高龄,但身板挺直,声若洪钟。他参加战斗无数,历经生死考验,但最难忘的是1939年12月目睹日本侵略者对《大众报》犯下的滔天罪行。他告诉记者:日军屠戮《大众报》工作人员惨绝人寰,我们永远不能忘记日本侵略者对我同胞造成的巨大伤害。

1939年11月下旬,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司令部驻扎在山东省掖县周官庄,衣景清时任司令部秘书。12月上旬的一天下午5时许,支队司令部忽然接到情报:日军从平度县城出发,对我胶东掖县抗日民主根据地进行扫荡。

衣景清回忆当时的情形说:情况危急,支队立即决定转移。单独行动的胶东区党委机关报《大众报》社也接到立即转移的通知。当天傍晚,他们就开始转移。行至深夜,他们在掖县东北边界一个叫河南村的村庄宿营。零点以后,哨兵忽然听到由村西方传来的犬吠声,接着又听到北面、东面传来犬吠声。报社领导据此判断遭到日军包围,立即决定突围。这个村庄向东、向西都是上下河道,向北则一马平川,只有向南是山岭地带。报社领导决定向南突围。日军的主要兵力恰恰布置在这个方向上,当《大众报》社的队伍进至南山地域、快要到达山顶的时候,日军的轻重武器一起开火。《大众报》社的许多同志倒在血泊中……枪声停止以后,日军又到山下搜索,发现有负伤的,他们残忍地先倒上汽油,再点上火烧,我们的一些战友就这样被日本侵略者活活烧死了。

衣景清含泪说道:日军撤走后,我和地方上的几个同志到现场,看到群众满怀着悲痛的心情把那些牺牲同志的尸体从山里运出来,集中停放在村子东南面一条大山沟里。一具、两具、三具,一共有几十具啊!那个场面太惨了:有的是从前额上打了一个窟窿眼儿,有的头颅一半被打没了,有的全身被烧焦……那天,我还到村子里面去看了一下。整个村庄是断壁残垣,一片狼藉。日军1发炮弹打来,把一座4间宽敞的新房子的墙壁全都穿透,这家刚过门的新媳妇,听到枪声之后急忙下床去看怎么回事,结果被炮弹拦腰截成两段。她的公婆在一边悲怆地哭喊不止……

衣景清说:在村子里面看过之后,我再次来到南山脚下停放着几十具烈士尸体的大沟里。这时,从四面八方来了许多人,男的女的都有。看着这一具具烈士尸体的惨状,他们有的人怒目圆睁,有的人低声啜泣,有的在看过尸体后还能够准确地分辨清那是谁:

“我认得,这一位就是《大众报》的阮志刚,一个年青有为的大学生。”

“唉,这位女同志,不就是胶东区宣传部长林一山同志的未婚妻吗?”

“这是编辑老李,前天他还向我约过稿子。唉……”

“这是……”

接着,人们自发将这些烈士就地掩埋。整整一个下午,当地的群众为烈士烧香、磕头。那个场面啊!让人落泪。

衣景清动情地说:中国人民决不屈服!不久,胶东区党委重新调配了骨干力量,又组织挖出过去埋藏在地下的机器,使宣传抗日主张的《大众报》再次和抗日军民见面,为动员群众抗日鼓与呼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说着,老人家含泪唱起了当年他和战友经常唱的抗战歌曲:“向前走,别退后,生死已到最后关头。同胞被屠杀,土地被强占,我们再也不能忍受,我们再也不能忍受。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失!同胞们!向前走,别退后,拿我们的血肉,去拼敌人的头颅,牺牲已经到最后关头,牺牲已经到最后关头!”

末了,衣景清为记者留言:日本侵略者对《大众报》犯下的滔天罪行不可饶恕。老人家说:现在,习主席提出实现中国梦,说到了我们的心坎上。国家强大,人民才能安居乐业。我虽然年龄大了,也要为实现中国梦作贡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