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国齐玉

西诅 收藏 13 105
导读:有国齐玉

若日后有所回想,我一定觉得现在很带劲。

我把我的床整理得像个城堡,如果需要,我可以三天不下床而不饿死渴死或无聊死,说我在战斗当然可以,而且我挺喜欢。我的床头放了三杆笔把跟笔芯,还有一厚沓稿纸,我会半躺着写字,描绘一个想象的世界。


周天子封了一个国,我在里面过着糜烂的生活。如你所知,三千年前有权糜烂的只能是奴隶主,我是那个小国里最大的奴隶主,手下有不少奴隶。这个国面积不大,北高南低略显狭长,有一条我称之为蓝河的河穿境而过,我就在岸边钓鱼。当时的情形一定是这样:我穿着衣服,姿势随意,天空无比的精致,蓝河缓缓而流,我像飞着的鸟游着的鱼般快活。

我的奴隶很乖,但仔细看,会发现他们有所不同。他们的头可随意转动,全身所有的关节均可作三百六十度的旋转,而且很难脱臼骨折,他们不说话,脑门闪闪发亮,发出滴滴声。这样说可能让人费解,需要换一个环境。我不是三千年前的奴隶主,而是三百年后一座庄园的主人,手下有不少机器人。据我推测,三百年后有权糜烂的只能是有钱人,所以我需要再次更改大环境的设定,以免被认为居心叵测。

如你所知,人的本性即是好吃懒做,我们都在期望享受生活。在三千年前或三百年后的某段时间,这一终极理想被实现,每个人不需要劳动,只需要享乐即可,耕种伐木做饭烧水,这些统统不必考虑,除非你对其有兴趣。人们可以专心搞艺术,不必被烦琐的生活所困,所以不会疯掉。至于那些奴隶或机器人,人们从不把他们看作同类,所以心安理得。

我现在的身份不是奴隶主,不是庄园主,而是无业游民。如你所知,这身份十分吸引人——假如日后想起,我一定会心花怒放——这简直是对未成名的艺术家最好的称呼!不用我说你也能举出好几个例子来。我想每个人都应该尝试下去搞艺术,这似乎有助于终极理想的实现。我确实怀有这样的想法,但很不个敢说出来,以致恍惚中我一再对自己否定又否定:大概为了终极理想,每个人都怀有成为艺术家的渴望,但后来一部分人被烦琐的生活所困,害怕疯掉,便向其妥协了,这很不足取嘛,很应该让他们都去做奴隶或机器人。

我们假定三千年前有纸烟抽有啤酒喝。由于我是奴隶主,比较清闲,又要搞艺术,所以我很可能死于烟酒过量,死在这上面的人可着实不少。他们浑身无力,懒于做任何事,嗓子眼永远难受,肋间会隐隐作痛,有时会大咳不已。如果将其解剖,会发现肺泡变成黑灰色,这比红色的要可怕点;由于喝的是啤酒,肝脏倒不是特别受损,但肾和膀胱惨不忍睹。有一刻我抽了支好烟,或是喝了瓶爽口爽心的啤酒,十分陶醉,不禁高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惊走一湾沉鱼。

众所周知,总有一些东西会激发你的灵感,比如星空,比如夜风。我想象三千年前的星座,清丽璀璨,有各种色彩,足以让渺小的所有的人震撼。我躺在蓝河岸边,抽吻烟草,感觉那些美丽的星云把我压住了,这一刻只能属于历史。然后我用力跳起来,抓起酒瓶,回归渺小。这期间夜风一直在吹,我想找到她的方向,于是发现了银凤。

述及银凤,便要说明我们之前毫不相识。那晚的一切都像有所象征,可惜隐喻太多,我没能抓住。我第一次见的银凤是这个样子:模糊中给人亲切,身段很好,头发扎起,穿着暗红的衣裙。说实话让我凭空想象出一个三千年前的美女确有难度,便把银凤设计成现代人的模样,她果然同意啦。她在与我的聊天中问了许多问题,有些她有答案,有些她没有,有些答案似乎是对的,有些似乎是错的。当然这是后话,现在提出来很吃力。那晚的大致情形便是:我躺在蓝河岸边看星星,起来吹风时不经意看到了银凤,深蓝的夜和暗红的衣裙在表扬她的白皙,我说这一刻真是生活,于是灵感喷薄而出,向她大唱情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如果让我的父母来描绘我的床,他们肯定会说,这简直是猪窝!这真让我伤心,我陪他们活了二十年,小时侯装可爱逗他们开心,大一点了装笨满足他们为人父母状若无所不知的尊严,再大一点我就故意叛逆几次让他们有借口教训我而不会不好意思,丰富他们的人生经历,可现在,我想独立在这社会上,活一下自己,他们就拐着弯骂我是猪。我还没见过哪个猪窝乱得像我的床这样有条理有美感,也没见过哪只猪会睡着睡着突然惊起来,快速翻出纸笔,匆匆写下几行潦草却不失神韵的字,然后半躺着点上一支烟,边抽边若有所思。一切都可以证明,我是个十足的人。

我和我父母现在的关系极不好,原因就是我从学校跑回来,而且忘了一床被子,不出门,不看电视,不按时吃饭,也不锻炼身体,整天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以极慢的进度写一些东西,状若难产,然后把生下的畸形儿帖到网上恶心别人,他们认为我要疯掉。事实上我的确快要疯掉,如果他们坚持认为我是猪的话。


回到那个想象之国。三千年是令人向往的地方,或是说,一切不是现在的地方都值得人们向往,这是一种浪漫精神。我通过想象来到这里,而银凤是怎样来的,这是个谜。她对我说她住在海边,那里有太多的东西能激发她的灵感,比如一所房子,比如春暖花开,于是她很忧郁。可是她说不出来自己是哪朝哪代人,也说不出自己是哪国哪市人,这让人担心。比如我,我虽然在这个想象之国,但我丝毫没有忘记自己于此之外的事情,包括骂我猪却疼爱着我的父母,包括那张如同猪窝的床。我虽然倾心于浪忙,但我是一个常常知道浪漫有罪的浪漫者。银凤完全不同,她是一个纯粹的浪漫者,她对此外的一切毫不介怀。与她在一起我常能感觉到来自宇宙炫耀的星云的压力,所幸这力让人勇敢。我这样说可能让人误解,连我都要以为银凤是一个女神了,那就不妨这样理解:银凤是一个艺术家,而且永远不会疯掉。

在这个想象之国里,早上可以天晴,中午可以下雪,傍晚可以东边细雨西边斜阳,这就是想象之国的好处。除此人们还可随意变幻外形,以我的经验做鸟似乎没有做鱼的感觉好,当然这个人们只是我和银凤,那些机器努力只需要按程序而作就可以了。那晚我对银凤唱出了情歌,又对她说了许多话,后来她告诉我虽然她听不太懂,但很高兴。这里毕竟是我的想象之国,能在这里遇到银凤,我也十分高兴。


如果你彻夜守在某幢楼下,你会发现有一间屋子在接近十二点被拉亮,在接近三点黑掉,然后忽亮忽暗持续到天亮,这是我在搭建想象之国。如果你能来到我的国度,你会发现这里空气清新日朗月明,有很多赤身裸体的奴隶在劳作,你会以为这是在三千年前;如果你仔细看这些奴隶的话,你会断定他们其实不是人,而是机器,你又会以为这是三百年后;当我和银凤出现在你面前时,可能你要仔细观察我俩一翻,甚至要找个东西敲打几下,我就会赶紧开口说话,告诉你我和你一样;如果你出现的时机正好的话,我可能会在你愣过来之前声情并茂地向你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并对你说一些听不懂的话,希望你不要跑掉,并感到高兴。

如今这篇文章行将结束,我不知宇宙中有多少想象之国,不知她们何时开始何时结束,不知她们发着怎样的光芒,但一定璀璨无比,我很希望我能进入这些美丽的国度。如果你一定要设定一个恰好的时机,让我变成一只猪,没有关系,我还会点上一支烟,边抽边若有所思。我只希望自己不要变成机器奴隶,从而保有我的小小的想象之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