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滩坪




那么白花花的一片


有的像农人花白的头发


或者胡子


有的就是浑浊的眼泪


盐渍的汗水


一块裹尸布


哭泣着的一身孝衣




农人整整的一生啊




2006.3.25




六姥姥




我只知道是爷爷的爷爷


却根本不知道


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他的名字


就是六姥姥


辈分太高了


高到连自己的名字都没了


他没老婆


没孩子


(好像全村的人


都是他的孩子)


他甚至连一口


完整的牙也没了


他啃不动一颗苹果


他唯一的一颗牙


在孩子们的眼睛里


笑着整个村子


2006-3-25


大岔则




大岔则不大


小岔则不小


三角地带的前面


还有一个叫惠家庙的村子


这三个小小的村子


住满了姓惠的子孙




惠家庙其实并没有庙


大岔则到有不少先人的


坟地和祭祀的祠堂


可惜叫大寨给毁了


那些躺在地里的石碑


有的能追到久远的明朝




可我就是不明白


为什么大岔则没有


叫成小岔则


更没有叫成惠家庙


2006-3-25


四园山




小时候的四园山


离天很近


伸出一只小手


就能摸得到天上的


云彩


天很蓝


云很白


我家的狗很黑


那次我家的叫金旺的黑狗


在四园山上


差一点逮住的那只


棕色的野兔


我想我现在看见


也能认出来的


2006-3-25


金 旺




金旺是被毒死的


它不可能想到


一块黄米馍馍就能要了


它的命


其实金旺从不欺生


对人很是友善


当然也许是那个干了坏事的


叫它发现了


它咬过


就用一块裹藏了毒药的黄米馍馍


把它的命给要了




金旺走时


眼里噙满了泪


久久地


站立在家的门口


全家人眼里


也都噙满了泪


金旺颤巍巍地走了


走到远离家门的


粪坑边


静静地躺下


静静地走了


眼里的泪水


我想至今恐怕还未干呢


2006-3-25








(惠建宁,719000—陕西省榆林市胜利中巷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