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鹰少校版<沙场秋点兵>第18章 形式主义

第18章 形式主义

字幕:根据《中央关于部队在新形势下建设纲要》的颁布,总政治部开始在各军区展开学习活动,规定从士兵到干部必须严肃学习和落实纲要。

几辆卡车在宽广的道路上行驶,车上满满的装着学习文件,目的地是驻扎在同一地区的野狼团和猛虎旅……

字幕:野狼团会议室

“学习纲要?”唐凯不屑的说,“我们是假想敌部队,就是外军入侵者,要学习也应该学习《美军关于布什总统讲话贯彻》才象话嘛。”楚宁随手拿起一本纲要,大声朗读。“……必须做到人性化管理,不许打骂虐待士兵,重视思想工作,杜绝一切变相体罚……”办公室里顿时哄堂大笑,这些在军队摔打多年的老兵都知道作为士兵,如果“文明,人性化”那就是个摆设士兵,真正有战斗力的战士都是不断的从打骂和非人道的惩罚中磨练出来的,野狼团在对士兵的变态训练中可以算登峰造极了,尤其是“南北战争”演习结束后,每一个战士都必须参加战俘模拟训练,那些手段一般人旁观都恨不得招供。“编写这本纲要的人从没在一线部队待过或打过仗。”楚宁无奈的合上本子,“要人性别来部队,部队本身就不能太人性,越畜生的部队战斗力越高。”“老陈。”唐凯拿起一本丢给参谋长陈书悦,“一句话概括这本纲要所有有价值的内容。”“一句话?”陈书悦急忙翻开扫了几眼,发现内容比较教条,连具体实施细则都做了规定,他努力总结了一下,“打的赢,不变质,好象就在说这个问题。”“好。”唐凯立即下达了命令,“把该纲要立即下放到各部,同时命令所有战士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高喊‘打的赢,不变质’的口号1遍就算学习过了,走走样子,形式一下就可以了。”“不过我们要不要找几个战士专门来背诵啊。”陈书悦建议,“我听说上面要来人检查呢。”“有人自告奋勇吗?”唐凯看了看手下,“没有的话就算了,要是检查我就跟猛虎旅借点士兵来参与,他们部队去年可是学习纲要标兵部队,咱们部队都是实打实的,哪有工夫做这种形式主义的事情,反正这么多年都习惯了用形式主义对付形式主义。”军官们苦笑着摇了摇头“既然没有异议那么开始讨论下面的问题,这次在战俘模拟训练中表现出了不少问题,我们实际通过这个测试的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必须引起关注,否则咱们损失1个团可就全没了。”唐凯的脸色突然变得无比严肃,“团长,我翻译了美国战俘手册,其中提到了很多反审讯的技巧和案例。”楚宁站起来说,“好,国防大学没白学习,把手册翻译的内容装订打印,每个班一本,给我认真学习,这可不是走形式,而是必须给我深刻理解,否则下一次吃苦受罪活该。”“是。”“另外目前我们测试的只是士兵而没有包括军官,大家做好准备,下一阶段,每一个军官包括我,楚宁,书悦都要接受战俘训练,毕竟士兵了解的不如我们这些军官了解的多。”军官们相互看了看,显然很犹豫,毕竟审问团长可不是好玩的,唐凯看出了大家的心思,“参与审讯的人员严格保密,审讯时都带面罩装恐怖分子,对于我的审讯由审讯模拟训练组全权计划,参与人员,具体步骤和结果作为团最高机密,任何被审讯军官先脱离小组,等审讯完成后再重新进入该组,大家有什么意见?”“团长,我觉得还是找隔壁猛虎旅的人来当‘恐怖分子’比较合适,大家毕竟都是同一个部队里的战友,下手多少有点留情。”楚宁建议,“想法很好,但是他们没受过正规审讯训练,容易出危险。”……

字幕:猛虎旅会议室

陆承功看着政治学习的命令一脸的苦相,去年猛虎旅还是123师猛虎团的时候就是学习类似纲要和精神的表率,标兵。那时师部魏师长给下达的是死命令一个不许少,都认真学习。但是现在他考虑的可不是如何学习来赢得什么标兵的称号,一头凶猛的野狼成天趴在边上寻找一切可以咬你的时机,你还能安心学习?“纲要学习暂时缓一缓,咱们的各种情况处理模拟训练计划已经制定完成,青河,你介绍一下。”“是。”李青河站起来,“地点设在战术室,现在那里一切已经布置成了战时指挥所的样子,而且可以根据要求随意变化成各种样子,我们请来了军区演习裁判组来负责模拟战术练习的裁判工作,具体模拟项目暂时保密,参加训练的军官得自己到时候判断,同时根据具体数据和我们即时给出的战场变化信息来模拟指挥,而且为了真实,我们特地录制了演习时枪炮和爆炸声以及人声嘈杂的声音同期播放,保证参加模拟的人员感受战场真实的环境。”“这些还很不够。”陆承功脸色阴沉的说,“野狼团的强悍是跟长期接近实战的演习训练分不开,他们打了10几次,我们只打了几次,当然不是对手,而我们模拟训练再怎么拟真也只是模拟,远无法达到实战的效果。”他叹了口气,“不过有总比没有强,你们知道吗?野狼团已经开始了新的模拟训练,战俘模拟,这个是中国军队自从建军以来所忌讳的项目,说实话,我们反感被俘,但是战场上这是无法避免的,再视死如归的战士也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证自己不被俘虏,而不做叛徒同时给自己人争取时间是被俘后必须做的,现在人家已经打破这个忌讳开始了,而我们刚到战场模拟的地步,我有种差距被拉大的感觉,似乎超越野狼团是绝望的。”猛虎旅的军官们低头不语,“我已经应野狼团的要求派遣了20名官兵前往参加野狼团的审讯技能培训,这些人会配合野狼团的军官被俘模拟训练,之后他们将回来建立我们的审讯小组,用同样的方法训练我们的官兵,我们不能总是被野狼团甩在后面,不管是500年还是1000年,猛虎旅必须凭借自己的力量打败野狼团夺回我们的军旗,如果没有这个气势,我们就不配穿这身军装,战败是丢人的,但是更丢人的是不敢打,害怕对手。”军官们精神振奋了起来,“模拟演习从现在起全面开始,参与的军官即使在厕所里也随时可能被人抓出来参加训练,没有准备时间,所以你们必须24小时准备着,战争随时可能爆发。”“是。”军官们集体起立回答。“旅长,这些学习纲要怎么办?”张浩问,“下发部队,做做样子走走形式,部队训练任务依然很重,叫他们摆在宿舍里好看就可以了。”“可是这次听说上面要检查。”李青河说,“到时候找野狼团借几个学习过的战士应付一下就可以了,野狼团虽然学习纲要比较落后,但是还过得去,今年咱们目标又不是什么标兵,那个标兵有什么用大家都很清楚,虚名而已,现在咱们要的是实打实的干掉野狼团,其他的都不重要。”……

字幕:军区总部

各军以及军区高级军官都被集中了起来,楚平海亲自主持会议,“……这是野狼团唐凯交给我的建议,元衡啊,你看过这些建议,觉得怎么样?”蓝军司令武元衡站了起来,“唐凯有点得意忘形了,他只是个团长,但是敢对整个蓝军模拟系统提意见,不自量力,野狼团一直没打过败仗,造成了他们骄横,目空一切的性格,必须有所节制……”“如果你真这么想,那为什么还要把报告交给军区?”楚司令感兴趣的说,“因为我觉得他的想法有些意思。”“说白了就是对这个人有意见,但是赞同他的想法。”政委沈龙说。“是的。”武元衡毫不隐瞒的说。“今天我们不谈人,只谈他所提的建议。”楚平海微笑着说,他很欣赏武元衡这种就人说人就事说事的品质,“他提出,蓝军并非真正的蓝军,一般的演习来说,蓝军和红军配属的火力,投入的兵力都基本相同,而且相互知道对方的战略目的,这是为了公平起见,但是实际上这是属于理想环境,在实战中是不可能达到的,就我们目前模拟的外军来说,他们的火力配备远高于我军,尤其是空军和补给方面,所以我们想要完善蓝军,必须增加蓝军的火力配备,并且改善演习计划,比如这次的南北战争,完全表现了战争的突然性和不确定性,根据我们后发制人的战略思维,以后的演习应该指定红军一个任务,比如防御某地,对于其他情况一概不告知,而给蓝军足够的发展和想象空间,占据战场的主动权先发制人,并同时配属比红军更加强大的武力,对红军的要求也不能以是否能守住阵地或被消灭作为评判演习的标准,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具体判断,是防守反击消灭对手,坚守阵地拖延时间或者全身而退,一律根据实战情况和双方实力已经战场态势作为评价。”“那样是否对红方不公平,毕竟实力相差悬殊,又拥有战场主动权,而且红方甚至有可能在几个小时内战败。”一个少将提出疑问,“这才叫挑战啊。”楚司令微笑着说,“野狼团至今保有不败的战绩,都是公平决战赢得的,一旦形成不公平演习战,那么他的胜利就会毫无意义,毕竟以强凌弱谁都可以。”另一个少将说。“未必,比如123师这次就输给了由野狼团和猛虎旅组成的混合部队。”楚司令保持着微笑,“战争的关键不是公平而是胜败,唐凯的建议很好,毕竟真打起来埋怨敌人不公平决战的是真正意义上的笨蛋,战场上,有时候一线指挥官得有做出自己判断的决心和魄力,如果只是忠实贯彻上面的命令而无自己判断的话,那一线指挥官就没存在的必要了,加强通讯就可以了,锻炼部队实战能力的同时,我们也有义务训练一些最优秀的军官,打起仗来他们就是军队的中流砥柱,我们虽然已经抛开了以往传统演习中的形式主义,但是要避免在新的道路的探索中重复形式主义的弊病,将演习打成一场游戏般的新的形式。”高级军官们点了点头,“依据这个建议,我们正在计划新的一场演习,现在红蓝双方还没确定,不过我到是很想再给陆承功一个机会,毕竟老挂着白旗很难看。”“楚司令,您太偏袒野狼团和猛虎旅这2个部队了吧,怎么什么演习都谨着他们啊。”几个将领不高兴的说,“不好意思,可能我真的太照顾他们了,但是部队处于长期的战斗中才能成长成熟,打一仗就停下来享受和平永远只是原地踏步。”楚司令说。“另外,我刚接到上面的通知,对于我们这个月学习纲要的检查已经要开始了,大家回去准备一下。”沈龙说,“这次据说是总政的老郭来检查。”“老郭!”几个将领失声叫了出来,“去年不就是他吗?”……

字幕:野狼团驻地

唐凯坐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门突然被打开,几个蒙面大汉拿着各种武器冲了进来,唐凯条件反射的伸手摸身上的武器,但是立即被对方制服套上头套押了出去。等头套拿下来的时候,唐凯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黑屋子里,双手被反绑在椅子上,对面有一张桌子,只有桌子上有一盏昏暗的台灯,几个蒙面大汉站在那里。“铛”的一声,唐凯的身边多了一张桌子,借着昏暗的灯光,唐凯看见桌子上放的有鞭子,竹签字,烧红的铁铲等野狼团自制的审讯工具。“姓名。”一个声音在黑屋子里回荡。“唐凯。”唐凯声音很小,“年龄。”声音提高了一个音调,“38。”“部队番号。”“北方军区蓝军野狼团。”“合作对大家都有好处。”一个声音刚落,唐凯的肚子就挨了一拳,TMD,真不含糊,唐凯想,接下来就是连续20几个小时的心理折磨了,不能睡觉,不能喝水,不过唐凯有自己的方法,他故意压低声调装做已经让对方占据了主动权,实际是避免更多的肉体折磨,但是只要涉及不能说的问题,他肯定故意周旋,虽然他也不知道对方想了解什么,但是总之除了姓名等私人问题,他不会透露其他的任何信息,一旦对方问起,他就开始周旋,故意不知道具体内容,给对方一些无用的信息拖延时间,反正对方不能无限期审讯下去。

同一时间,一辆吉普车停在了野狼团门口,一个挂少将军衔的人走下车,他看了看野狼团的驻地,门卫急忙敬礼,“少将同志,请出示证件登记。”站岗的战士说,少将不慌不忙的拿出总政的证件,“我马上通知团长。”卫兵急忙说,“不用了,我自己进去找他。”少将板着脸说。无论是楚司令的军区司令部,还是陆承功和唐凯都不知道,来自总政的被叫为老郭的少将郭玉嵩已经抵达了,并且打算在野狼团直至整个北方军区制造一起7级地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