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敖的书!有感!

我所看到的李敖的文集,共分三大部分,引言、作者自己的语言和小标题,其中引言最多,其次是作者自己的语言,当然,这是从字数上说。其实之中最烦的还是小标题,写了四行五行的来个小标题,再写个八行九行的,又来个小标题。比如,我的爸爸叫张三,他的妻子叫李氏。然后以“李氏”为小标题来几行,最后一句是“李氏有一个女儿,叫张某”,然后又以张某为小标题来几行,十几行,几十行也不定。更令人叫绝的是,一篇完整的文章,被他在之中夹进一些小标题,看上去有点支离破碎的感觉,效果相当妙。这导致一本原只有二百来页的书变成了三百多页,买书的人便函要为那些烦人的小标题付出一定的代价。


二 . 三大分中,李敖自己的语言不算多,认真一看,那书根本不是李敖写的,而是别人写的,因为上面的文字大多是别人的。比如史书的东西,一大段又一大段地引上,仔细的人也能发现,他自己那点语言中电常见的词是“自由”“中国人”等。乍一看,李敖这不是一位自由战士嘛。亿不能算是。因为他所顾及的和所争取的只是他个人的自由,因为当时国民党让他很不自由。我们难以发现他文章中为民请愿,为民众呼唤自由的文字,或以笔来唤醒人们一起争取自由这样的也不见,这又逊于鲁迅。


第三点:过,在他的文集中,也似乎有替百姓说话的,比如那篇“拦路陈冤不能拦”还是什么来着的文章,看似为百姓说话,其实这是不小心造成的效果,因为他本意是要指责、嘲讽国民党,而不是为百姓说话,只是在借此事批国民党时,顺便为百姓说了句话而已。


第四点:然后就是“中国人”,这是李敖大部分文章中的又一烦。起初在《读者》看到一位作者说,看李敖的文字,不如看某某的,因为李敖讨论的是大问题,不是我们所能关心的。李敖关心大问题的表现是,他文章中常有“中国人”等字样。


动不动就扯出“中国人”这样的大话题来,导致的结果是,使李敖的文章形散神也散。比如在他一篇文章中,照他的习惯,说着某个史例,说着又不小心说到“中国人”去了,而他并不是每篇文章都老去长篇大论地讨论“中国人”,所以他一笔带过,说中国人就怎么着怎么着。这么一个大问题,一旬话两句话是讨论不完的,可他硬是没下文,因为他本没意思去讨论这个大话题,只是不小心说上了,习惯问题而已。所以看李敖的文章,要有一定的文学造诣和一定的拼凑能力。


第五点:李敖此举唯一收到的效果是,表现出了他是一个很成功的历史学家,因为历史学家才能对几千前后的人或民族有更深刻地了解,有资格动不动讨论“中国人”这样的大话题来。而又恰是他老想告诉人他是一定很成功的历史学家的作法,导致了他文章的一大烦,就是史例的引用。


李敖的文章,很多是开头讨论一个两史例,然后又说明今人什么什么或说明中国人怎么样怎么样。他能动不动写出这么多史例,说明他对历史的确背的很熟,背的熟而已,。不过,我不大相信他有钱钟书的记忆力好。


一个背历史背的熟的历史学家,要写关于历史的书,是很容易的,但要研究历史上有所建树,那是还要有除记忆外的行动,比如考察。李敖一直在台湾考察中国历史。


所以,李敖不能算是一个多成功的历史学家,而很成功就更说不通了,可他说了。


作为一个作家,只要把中国历史背熟,然后根据某些史例或现象来证明自己的一些观点,证明不了的就放弃,把能证明的写成书,一出,外人一看,哗,还能出书,对历史果然有了解,于是乎,历史学家。要再出几本长篇大论的著作,那还得了?很成功的历史学家了。


第六点:

再说李敖的文字,也不怎么精彩,或者说平淡的出厅奇。说他批国同党的文章吧,也没有半点带血的感觉。,没有鲁迅批国民党的那种深刻和犀利,没有杀伤力,简直就是在给当时的国民党挠痒。但是,国民党最终还是很生气,以致把李敖关了。这不是说李敖批国民党批到了什么程度,只是当时的国民党太小气了而已。


事实上,李敖也是没创下鲁迅那种成绩,光在对当时国民党来说。他没能和民众站在一块,他一直孤军奋斗,他喜欢做独行侠。所以他尽管与国民党斗的很厉害,别人依然没多肯定他,他和鲁迅干过同一件事,但待遇没有鲁迅的高,就是这个原因。


第七点:敖的随笔没有钱钟书的幽默,讨论关于民族这样的大问题,也不及王小波,只是王小波不如李敖那样张扬,他更像一个地道的儒士。所以在看李敖的文字时,要很努力让自己不心烦,因为他的文章,几乎没一处能让人轻松,这是不说他严肃,而不是说看他的文字有点像嚼甘蔗渣的味。


现在的李敖可能不做文章了,也不研究历史了。我想,如果他还会写作,那一定要比以前写的糟,因为国民党现在没多少好批有了,他们渐渐识相了,台湾回归是个时间问题而已。再说,现在的李敖也没心情去批国民党了,日子舒坦了嘛,国防大学党又没让他不自由了。不过,他还能写关于历史的书,毕竟是历史学家嘛。可他大有可能不定,至少在七十岁前不写,因为写那样的书,没有一定的专业精神是不行的,而这种事也是花时间又不挣钱的事,顶多有时可以让作者成名,而李敖,早就出名了,还图这?不过,他要一发怒,一定要让我这没教养的自以为是,马上动手开始写这东西,我也没办法,那是时我就掌嘴一下,以示不敬之罚,我自以为是。


最觉得没意思的是李敖说鲁迅不是作家。他的意思是,作家之所以为作家,是因为这“作家”一定有长篇。一崇拜李敖到家了的文告诉我这事时,我大骂了他一顿,我说你别冤枉人,李敖好歹也不算是傻子,怎么会说出这种弱智的话,结果,结果我竟然有不尊敬大作家之嫌,因为他确这样说的。


总结:幸好词典上对“作家”这词不是如李敖那样定义的,这让我放心了,我还是把鲁迅当作家。我觉得,如果我们现在看到的尽是鲁迅的长篇小说,那我基本上要打个赌:鲁迅的伟大一定在减半。这个不用我解释。这反映出当时的李敖是多少急于批鲁迅。我以小人之心想,他之所以这么急,大有可能是一向狂傲的他很受不了鲁迅,这让人想起周瑜为什么恼诸葛亮。


别的不说,如果李敖的文章能算天下第一,那很抱歉,我的文章算是无极了。因为我觉得。除李敖自己无法超越自己外,在混在文坛的任何一个的文字都比他好。


据说李敖生平以嬉笑怒骂为己任,我挺羡慕的,于是学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