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斥:〈狼图腾〉:“文化食腐者”的精神盛宴

关于《〈狼图腾〉:“文化食腐者”的精神盛宴》此文所阐述的对《狼图腾》这篇作品的评价,我认为是非常偏颇的。

如果这篇《“文化食腐者”的精神盛宴》是对那些为了给自己的不义思想和行为套上理论的光环、那些以“六经为我注脚”的逻辑故意歪曲《狼图腾》这篇作品的思想立意的文化痞子进行批判的话,那么作者的动机无可厚非。

但是,我们不得不注意到,这篇《“文化食腐者”的精神盛宴》的作者同样有着对《狼图腾》这篇作品的思想立意的严重歪曲!

1,从文学艺术的价值来看。

作者对《狼图腾》的评价是:“如果仅仅当作一部文学作品来看,《狼图腾》无非是一堆闪闪发光的垃圾。包裹在一大堆臃肿累赘的形容词当中,原本单调、稀薄的主题显得尤为虚弱、干瘪,以致不得不以一种更加狂躁的大喊大叫来充当激情,为自己取暖,同时勉强也为人心浇薄的当下社会,添加了一丝浪漫主义的虚热。这也是它与通常流行的那些粘糊糊、湿漉漉、灰不溜秋的文学垃圾有所不同之处。 ”

首先,《狼图腾》的主题是对“狼精神”的探讨与膜拜,以及还有对保护草原、维护生态平衡的呼喊。这样的主题对现实无疑是有着积极意义的。它的问世引起了那么广泛的关注就是对这种现实意义的反映。

作者称这样的主题是“单调、稀薄的”,我很难理解作者这个所谓“单调、稀薄的”是依据一种什么标准与原则。

难道《狼图腾》仅仅是以它的作者在蒙古草原上的劳动、战斗经历为蓝本,没有直接反映什么“伟大”的政治历史事件、没有讴歌什么“伟大”的、符合大众口味的英雄人物,甚至没有涉及“爱情”这个人类文学艺术的永恒主题”,所以《狼图腾》的主题就是“单调、稀薄的”吗?所以《狼图腾》的主题就没有价值吗?

文学作品的主题的价值首先是取决于此作品是否具有现实意义,其次,是看这部作品能否给人以美的享受和精神的震撼!

古今中外,有那么多伟大的、优秀的文学作品,但其中真正直接反映那些“伟大”的政治历史事件、讴歌“伟大”的、符合大众口味的英雄人物的作品却不占多数。

莎士比亚的〈无事生非〉、〈威尼斯商人〉等喜剧都是传世之作,至今仍然有着非凡的艺术魅力!

〈无事生非〉不过是描写的两对青年之间的爱情纠葛;〈威尼斯商人〉描写的是女主人公机智地拯救自己的心上人、惩罚贪婪的犹太商人的故事,都根本没有什么“伟大”政治历史事件,也没有什么“伟大”的英雄人物。

但是这两部作品却能给人以美的享受,特别是〈无事生非〉,莎氏的语言优美隽永、莎氏的幽默高贵典雅,让人反复咀嚼越发地韵味十足、妙趣横生!我以前总不能理解为什么老爷爷、老奶奶们那么喜欢京剧、同一个剧目可以百看不厌,但自从我看了〈无事生非〉以后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真正具有艺术魅力的作品的确是可以看个几百遍都不会厌烦的,正如那些震撼人心的世界名曲每欣赏一次都能给人以新的感悟与启迪一样。

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又写的什么呢?

不过是写的一个老渔民打了条大鱼,在回航的路上努力保护它,但最后大鱼还是被鲨鱼吃光了、老人的斗争以失败告终的故事。〈老人与海〉的背景就是一望无际的、单调乏味的蓝色大海,情节也只是在老人小小的渔船上展开的单调的“保护大鱼”的过程,如果说《狼图腾》的主题是“单调、稀薄的”,那么〈老人与海〉的主题同样也是“单调、稀薄的”了。

文学作品的“单调、稀薄”是指其立意与主题没有多少艺术价值,而《狼图腾》显然是具有艺术价值的。

莎士比亚的戏剧同样、甚至远比《狼图腾》更加注重修辞与形容,远比《狼图腾》更加华丽,那么是不是莎士比亚的戏剧就是如这位评论者说的:“包裹在一大堆臃肿累赘的形容词当中,原本单调、稀薄的主题显得尤为虚弱、干瘪,以致不得不以一种更加狂躁的大喊大叫来充当激情,为自己取暖,同时勉强也为人心浇薄的当下社会,添加了一丝浪漫主义的虚热”?

文学作品不可避免地要进行修辞、进行润色,这种修辞与形容是否是“臃肿累赘的”取决于这些形容是否能传递出作者的意境,是否能给读者身临其境的感觉,是否能引起读者的共鸣!

《狼图腾》的内容是丰富多彩的。是对草原人民艰苦斗争生活的反映与赞美,是对积极主动、奋发有为的人生态度的追求,是对纸醉金迷、萎靡不振的生活态度的批判与屏弃!

比如巴图在暴风雪中单骑和狼群搏杀;众人在毕利格阿爸的带领下黑夜袭击、围猎狼群等等情节都是惊心动魄的!

作者描写这些场景时运用了非常丰富的修辞与形容,将当时的情景鲜活地呈现在读者面前,非常地扣人心弦、引人入胜!

《狼图腾》的修辞是成功的,绝对不是象这个评论者说的那样“包裹在一大堆臃肿累赘的形容词当中”。

《狼图腾》的激情是不能“充当”的,如果作者确实“大喊大叫”了,那么也只能是这种让人奋发向上的激情只能用慷慨激昂的大声呼号来表达,正如〈李尔王〉的非凡的激情只能用翻腾排挞的呼喊才能表达一样。

何况,《狼图腾》的语言也并非是这个评论者说的那样纯粹的“粗豪叫嚣”,相反,《狼图腾》的语言是恰如其分的,是平实而生动的。

我说过,《狼图腾》的主题是对“狼精神”的探讨与膜拜,这种精神实际上是对积极主动、奋发有为的人生态度的追求,是对纸醉金迷、萎靡不振的生活态度的批判与屏弃!

我们必须注意到,整篇作品都是围绕着这个主题展开的,都是紧密地联系着这个主题的。

作品的主要内容是主人公陈阵因为对“狼精神”产生的浓厚兴趣,于是想法自己收养了一条小狼。这条小狼在和陈阵的共处中表现出了为尊严和自由的执着追求,表现出了那种“不自由,毋宁死”的气概。最后陈阵为了成全受了重伤的小狼“最后的尊严”,不得不含泪亲手杀死自己深爱的小狼的情景非常地感人至深、催人泪下,是全书的高潮。

而“狼图腾”这个主题在全书贯穿始终,并随着故事的发展逐步完善、逐步丰满。从结构上讲,《狼图腾》也是没有多余的枝蔓,是紧凑而精致的。

可见,《狼图腾》作为文学作品无疑是非常成功的,这样严肃生动而震撼人心的作品在今天是非常少见的。

反观这位写《“文化食腐者”的精神盛宴》的评论者对《狼图腾》艺术价值的批判,他只是说了一通不能让人信服的谩骂,而根本没有具体举例论证《狼图腾》在艺术价值上的缺陷,这样的做法是不负责任的!这样的批判是不合格的!

2,《狼图腾》是不是“精神鸦片”。

A,所谓““狼性论”者有意忽略“狼-羊”的共存关系,极力把“狼性”鼓吹为某种超级禀性,并将其想象为本民族失落以久的文化精神。”

这样的“有意忽略“狼-羊”的共存关系,极力把“狼性”鼓吹为某种超级禀性”的做法不是《狼图腾》这本书的观点,相反,《狼图腾》中一再强调“狼-羊”的共存关系,强调“狼-羊”所代表的生态平衡。

请看下面这段《狼图腾》中的文字:

......男人们都向毕利格走来。老人说:你们瞅瞅,西边那片雪冻得硬,那边没几个雪坑,羊粪羊蹄印可不老少,黄羊跑了不少呐。

羊倌桑杰说:我看狼也有算不准的时候,要是头狼派上三五条狼把住这条道,那这群羊就全都跑不掉了。

老人哼了一声说:你要是头狼,准得饿死。一次打光了黄羊,来年吃啥?狼可不像人这么贪心,狼比人会算账,会算大账! ......

这样的强调“狼-羊”的共存的观点一直都是文章的基本观点,在文中多次出现,被作者借毕利格老人之口反复强调。

而““狼性论”者有意忽略“狼-羊”的共存关系,极力把“狼性”鼓吹为某种超级禀性,并将其想象为本民族失落以久的文化精神。”这样的做法是对《狼图腾》主题的故意歪曲。

这个对《狼图腾》主题的故意歪曲的现象不能构成对《狼图腾》主题的批判,更不能说《狼图腾》就是“精神鸦片”。

又如:“《狼图腾》之类的读物的流行,并非一种单纯的阅读事件。它与电视媒体上的“帝王系列”连续剧,混合成为一种流行的、相反相成的“精神鸦片合剂”。“帝王系列”影视作品将残忍的、人性扭曲的宫廷世界粉饰为温情脉脉的世俗家庭。将帝王生活世俗化,变得触手可及,满足了民众内心攫取为所欲为的权力的欲望。不择手段地爬上生态圈的顶端,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

这样对“帝王系列”影视作品的全盘否定同样是基于一种“听风便是雨”的故意歪曲。

记得〈重庆晚报〉上曾经刊登过这样一篇对〈康熙帝国〉电视剧的评论,其中对该电视剧的主题曲的荒谬评论正是这样的故意歪曲做法的显著表现:

“主题歌的歌词:......看千军万马,踏遍万里河山,我站在风口浪尖把握着星辰运转;愿烟火人间,尽得太平美满,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这样将封建帝王“把握着星辰运转”、“再活五百年”的神话是让观众浸淫在封建皇权思想之中。”

主题歌借康熙之口豪迈地喊出“把握着星辰运转”之类的豪言壮语是对康熙这个“千古一帝”雄才大略和历史功绩的赞美,在今天,应该引申为对那些肩负着中华民族之复兴的建设者们的“振兴中华”的豪情壮志的讴歌!

而这个评论者却仅仅因为这首主题歌是〈康熙帝国〉电视剧的主题歌,就牵强附会地指责这是“封建皇权思想”,是根本在借题发挥!

当然,并不是说所谓“帝王系列”影视作品没有问题,但这一类型的评论者用这样无中生有的做法来故意污蔑,这样的行为就是荒唐!

B,至于所谓:““犬狼系列”文学作品则将萎靡、麻木的民间社会夸张为血性、荒蛮、弱肉强食的世界。这从另一角度表明,这两个世界是可以相互替换的。羊们披上狼皮也会高唱“北方的狼”,狼们批上羊皮也可宣称“我本善良”。但二者之间错位的存在,也正是当下中国文化“精神错乱”的表征。”

这样的说法有什么依据?

凭什么认为“犬狼系列”文学作品:因为描写的是“血性、荒蛮、弱肉强食的世界”,所以就是对“萎靡、麻木的民间社会”的夸张?

评论者没有指出这两者之间在“犬狼系列”文学作品中的隐射关系,那么这种“将萎靡、麻木的民间社会夸张为血性、荒蛮、弱肉强食的世界”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

凭什么认为“犬狼系列”文学作品“从另一角度表明,这两个世界是可以相互替换的。羊们披上狼皮也会高唱“北方的狼”,狼们批上羊皮也可宣称“我本善良”。”?

评论者也没有具体指出作品中存在这种表述与暗示,同样是无稽之谈。

至于说:当下中国文化“精神错乱”,则更是荒唐!

C,又如:““狼性论”的第一原则,是“强者为王”的丛林原则。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不断膨胀的“国族至上”的心理和“腾飞”幻象,乃是酝酿“狼性”的社会心理温床。”

首先,“强者为王”的原则不但是“丛林原则”,更是国际关系的潜规则!作为以自强为目标的中华民族,“国族至上”的心理并不是应当被否定的,相反,正是广大人民的这种以国家利益为重的价值观保证了中华民族的团结和凝聚力!“腾飞”也不是所谓“幻象”,而是切实的可实现的理想!

而该评论者却对此采取否定态度,“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难道我们不该以国家大义为重?难道中国不该有“腾飞”的理想?

“这种自大狂式的精神“圣战”叫嚣,正迎合了近年来与时俱进的种族主义狂热情绪。但这与其说是对自由野性的呼吁,不如说是一个孱弱的种族在饱受屈辱之后的想象性的自我满足。 ”

凭什么说:“近年来与时俱进的种族主义狂热情绪”,这种“与时俱进的种族主义狂热情绪”是否真的存在?这又是这个评论者在胡说一些毫无根据的空泛论调!

而且,所谓“但这与其说是对自由野性的呼吁,不如说是一个孱弱的种族在饱受屈辱之后的想象性的自我满足。 ”

这个评论者称呼中华民族是:“孱弱的种族”,这本身都说明他的价值取向存在极为严重的偏差!他的这些偏激言论即使不是刻意对中华民族的污蔑,也表明他本人有着严重的民族自卑感。

D,又如““狼性论”的另一原则是“利益至上”,《狼图腾》成了商业圈、权力圈,乃至任何置身于社会竞争中的人士的生存哲学的教科书,也就不难理解。”。

难道社会竞争不是任何人都必须面对的吗?“狼性论”鼓励任何一个参与社会竞争的人以积极主动的态度面对这些挑战,同时也无情地向所有人揭示了失败者的悲惨境地,斯汤达说:“真实,残酷的真实!”这无非是对残酷现实的客观世界的正面反映,无非是把无情的社会竞争的实质展现在读者面前,有的人接受不了,不敢面对这样的现实,就指责《狼图腾》犯了“说真话罪”。

E,至于““狼性论”者对农耕文化的“羊性”予以贬斥和讽刺,但他们并非出于现代文化的立场来检讨古老的农耕文化,相反,他们回到更加原始、更加野蛮的游牧文化的立场上。他们所夸耀的游牧文化对农耕文化的胜利,也就是所谓的“狼”对“羊”的胜利,赖以取胜的法宝就是尖牙利爪,是蛮性暴力。“狼性论”者躺在现代商业时代的柔软舒适的弹簧床上,做着中世纪的旧梦。幻想着中世纪的铁骑横扫全球,以野蛮掠夺来显示其文化价值。然而,这一堂吉诃德式的怪梦,在现代理性主义的白昼的光芒下,只视作“妄想型精神分裂症”。或者说,这个“狼图腾”,乃是原始资本主义文化与中古时代游牧文化杂交的怪胎。它与现代文化的理性精神格格不入,也与全球化时代人类和平理念背道而驰。 ”

首先,难道探讨古代中国乃至全世界历史上的“游牧民族打败农耕民族”的事实,以及对这些现象进行民族文化、民族性格层面上的研究,就是所谓:“回到更加原始、更加野蛮的游牧文化的立场上”?

那么欧洲的“文艺复兴”就毫无疑问也是“回到更加原始、更加野蛮的古典文化的立场上”了。

那么任何一个对历史现象的研究就都是“回到更加原始、更加野蛮的古代人的立场上”了。

《狼图腾》的确采取了游牧民族的视角,但,《狼图腾》对于民族性格、民族文化的探讨绝对不是“回到更加原始、更加野蛮的游牧文化的立场上”,相反,这种探讨是与现代文明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是具有现代意义的。

而且,《狼图腾》也远远不是局限于对“古老的农耕文化”的探讨,而是试图从“狼性”以及民族性格的角度来解释现代社会的发展情况,以及揭示诸如日本、韩国等国家经济复兴背后的民族精神因素,从而达到鼓励我们保持自强不息的精神状态,迎接现代的挑战的目的。

更何况,《狼图腾》也根本没有诸如“躺在现代商业时代的柔软舒适的弹簧床上,做着中世纪的旧梦。幻想着中世纪的铁骑横扫全球,以野蛮掠夺来显示其文化价值”这样的观点。

这样的观点毫无疑问又是该评论者在故意歪曲本书的中心思想!

所谓““狼图腾”,乃是原始资本主义文化与中古时代游牧文化杂交的怪胎。它与现代文化的理性精神格格不入,也与全球化时代人类和平理念背道而驰。”

这里这个评论者很明显将“全球化时代人类和平理念”简单化、单纯化了。

他觉得只要抛弃了所谓“狼性”,就是顺应了全球化时代人类和平理念。

可是,这根本就是绵羊式的主观和平愿望,他以为只要自己不是“狼”,就可以保证世界上没有“狼”。

为什么现代的世界主流是和平?不是别的,正是因为世界各个主要大国之间的实力均衡!美国是狼,而且是巨狼、头狼,俄罗斯是狼、英国、法国是狼、我们中国现在不再是绵羊,而是狼,所以,世界大战才打不起来。

但是,战争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

从黄帝在逐鹿斩杀蚩尤到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从美尼斯在尼罗河边的孟腓斯建立起埃及被记录的第一座城市到纳塞尔输掉中东战争;

漫长的5000年人类历史上完全没有战争爆发的时间加在一起还不到30年!

美国不停地在打仗,随时准备着侵略别国。打南联盟、打阿富汗、打伊拉克,现在准备打伊朗。

战争就在我们身边!如果我们中国也象南联盟、阿富汗、伊拉克一样弱小,一样是“绵羊”,那么美国照样敢打我们!

对美国的国防部来说,没有所谓“和平”的概念,只有“战争状态”和“非战争状态”之分!

和平和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流,但在这个主流之下,战争的暗流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涌动!居安思危绝对不是“与全球化时代人类和平理念背道而驰”!

所以,这个评论者最后说的:“通过文学来集体注射“狼血”,更接近于一种集体性的精神巫术。”

是非常荒谬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