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那一夜,月色正好……

美丽京生 收藏 3 145
导读:情感:那一夜,月色正好……

是朋友,然后有了性,但依然只是朋友。


或者,有了性,所以成了朋友,也就只停留在这一步。


这就是我们的——“性友谊”


如果那一天,月色正好,你喝到了第二杯Long Island他刚刚说了一个可爱的笑话,正在抽一口烟,手指干净修长。你突然有了,怎么说呢,一种Feeling——说爱情还远远不够,但是想要的,却比一个吻还多。 >>>>>请发表评论


身体先于情感发动。要还是不要,这是个问题。关键是你还算喜欢他,却还没想好跟他全情投入一场恋爱,或者,你跟本就知道你们不可能是一对儿——他不懂体贴怎么气走了前女友,你知道得一清二楚。可是,今晚他眼神迷离,今晚你 心猿意马,今晚,窗外春风鼓荡……


“Why not?”是Shirley的主张,“闲着也是闲着”。28岁,漂亮的单身女子, Shirley读过弗洛依德,深知压抑会带来的可怕后果。再说了,以她看来,这种事情,两厢情愿,互不相欠,上床你侬我侬,下床你西我东,并不是说有了春风一度,就要进入爱情的一套模式,担起爱情的责任义务。>>>八大令人向往的云雨之地


满足身体,不牵扯灵魂。男女之间,发展这么一种“性友谊”,享受了快乐又省却了麻烦。听上去是个好主意。


他是早就认识的,家世清白,彼此了解身体健康,安全系数很高。他是不让人讨厌的,可以一起喝咖啡,一起吃饭,也算聪明,也算可爱,不会让你第二天痛悔上了一头猪。有基本品质保证。他是不会得寸进尺的,要来电的话那早就开始了,所以不必担心他死乞白趔赖上你。省心。


性友谊,会不会成为更有建设性的第三种男女关系,在单纯的友谊和严重的爱情之外?


“只是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Ammy站出来反对,“爱是做出来的,一旦上床,关系立刻质变,搞不好,一般朋友也没的做。”26岁的Ammy喜欢听BOSA NOVA,热爱电影,不是没经历过男人,只是,她永远一个一个认真地去谈。她的论据是《当哈里遇上萨利》,一对说好了做朋友的男女,一上床,感觉就不对了。后来,朋友做不成,心里又放不下,还不是乖乖地去做了夫妻?呐,还有,法国大导演帕特里斯·夏侯的《亲密》里面,两个各自忍受沉闷婚姻的男女,定下了一个只与性有关的约定,每个星期三下午约会,一言不发,激情做爱,除此之外,两人跟本不知道对方谁是谁。结果,还不是忍不住了,还不是想要得更多?所以啦,性其实不只是身体,性后面总连着亲密的需要,情感的占有。Ammy说:“给友谊加上性,可不是给咖啡点糖,而是给牛奶加上乳酸菌,完全变味,变成酸牛奶。”




其实只要突破做爱后第一次重新见面时候的尴尬,一切就会OK。” Shirley坚持是因为她的“经验”,她甚至觉得那种尴尬也是小时候的“传统” 教育留在她身体上的小疤痕。因为见过他的私处所以不能再面对他的衣冠楚楚?因为接过吻所以不能回到朋友尺度的适度距离?是啊,人和人交往是建立在默契的距离感上的,做过爱的距离自然跟普通的不同,但是,学会了调试,也就会重新变得自然起来。“关键是你别想太多,别以为性高潮就是爱情来临的号角。” >>>>>请发表评论


Shirley说:“那叫自寻烦恼。” Ammy:“问题是我的身体只对我爱的人有反应。” Shirley:“可你别否认你没有过性幻想里上演过强奸。” 性与爱纠缠不清却又各自为政,身体是生理学,爱情是社会学,规律与规律冲撞,原则与原则对抗。Ammy:“真实世界里难道你可以完全灵肉分离?” Shirley:“哈,有的时候没有感情更刺激,因为你不用考虑以后的形象问题。” Ammy:“昨天你们上床,今天他对面走过来搂着别人,别告诉我你无所谓。”Shirley:“谁叫你要去他办公楼等他午餐,没有期待就没有痛苦。” Ammy:“他昨天走的时候拍拍你的脸蛋说:明天给你电话。我知道其实你有意无意在等。” Shirley:“是又怎么样,另一个男人打电话来说请我晚餐,我立刻把前一个的事情忘记。” Ammy:“你不觉得这样的性高潮很空虚,很无聊?” Shirley:“性高潮就是性高潮。”Ammy:“你是嘴硬!” Shirley:“你是虚伪。”


·谁能说服谁呢?


没有性的爱情还是让柏拉图留着吧,但是有了性,却真的不一定是爱情。这种基本观点,像Ammy和Shirley这样的现代女性对此都没有疑义。只是,有人觉得可以享受无关爱情的性,有人觉得努力把性、爱合一才是正途。谁都不会否认,在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烈的今天,爱,实在是件很辛苦的事情。肯定一份爱,要考虑、比较、测试、揣摩、动用所有的感性与理性力量。好不容易自己这块儿才决定,万里长征只是刚起步——还要看对方的态度如何。为得到爱情,你得“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你得内外兼修,符合他对女性的理想。你得忍受等待、嫉妒、猜疑的折磨,你得……


可是,身体的欲望,只是那么生理,那么常规,那么不打招呼地到来了。性与爱纠缠不清却又各自为政,身体是生理学,爱情是社会学,规律与规律冲撞,原则与原则对抗。怎么办?原始力量与社会秩序的冲突,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扭成了一个结。理想的“性友谊”应该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托马斯跟萨宾娜之间的那种吧?萨宾娜喜欢带着黑色礼帽,站在镜子前面,让托马斯从后面进入她。托马斯是所有情人中最能配合她的,也是她最喜欢的,她对托马斯说: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因为你一点都不媚俗。”精神和肉体都配合,但是,只是性加友谊,不是爱情。甚至,萨宾娜可以在托马斯面临困境的时候,帮他的爱人特丽莎找到了工作。在这种情境里面,爱情和性友谊分界明显而相得益彰。这不是快不快乐的问题,也许在萨宾娜那里,托马斯更快乐,更放松。但是托马斯离得开萨宾娜却离不开特丽莎。那么多性当中,只有特丽莎带给托马斯诗意的感受。托马斯可以跟许多女人做爱,却只能跟特丽莎一起睡觉。特丽莎有爱,却重得痛苦;萨宾娜有性,却轻得无奈。


“性友谊”,算是一种办法吧。药房里卖的各种止疼药,其实都不是治病,而是麻痹人的神经,只是一种用新问题来替代旧问题的办法。问题最后还是需要我们自己想办法彻底的解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