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荣誉

内容简介

本书是我国第一部揭开东突恐怖主义神秘面纱,再现新疆公安民警反恐斗争的长篇小说。 新疆地区接连发生了几次重大的恐怖犯罪案件,代号为“黑鹰”的境外来客秘密进入南疆,建立了沙漠恐怖据点,依干其乡的青年一个个神秘失踪。公安局长钟成派出了反恐一队的王路、艾力深入村里进行调查,捣毁了这个据点,然而,恐怖组织的头目带着队伍却神秘消失。...


目 录

第一篇

命运的轨道直直地、顺畅地向前方铺展开,王路没有任何烦忧的事,整个夏天都沉静在阳光灿烂的前景里。那时他还不知道,一个叫钟成的人即将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篇

艾尔肯确定四周无人后,赶紧扯掉头上的假发,褪去碎花长裙,拿掉胸前的两个假乳房,从随身携带的布袋里,掏出一套男式西装换上。待穿戴完毕,他又给自己戴上一副金丝眼镜,把脱下来的那堆衣物装进布袋里,抛进公路边的沟底。望着那两只被遗弃的假乳房,艾尔肯淫秽地笑笑,他抓摸一下自己已经平坦的胸部,自言自语道:“再见,性感的莱丽亚大婶!”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三篇

六十八岁的伊不拉音仍然稳坐博斯坦市政协副主席的位子。这天下午,他躺在自家的床上浑身难受,不知何故右眼皮跳个不停,跳得心烦时,他让老婆找来几片薄荷叶压在他的右眼皮上,但没起作用,右眼仍跳个不停,于是,他干脆在眼皮上压了两根火柴棒,折腾了半天,也没用,他暗想:难道今天有什么事发生吗?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四篇

艾尔肯在卡斯木遗留下来的果园秘密恐怖培训基地接见了阿不都尔。这个未被警方发现的基地,乍看是个果园,果园已经荒芜,两排破败了的土坯房孤零零地横在果园的东西两侧,每排土坯房都有五间屋,每间屋里都有一个大炕,炕上铺着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花毯子。土屋周围挖了几个地窝子,里面储存着粮食和武器,有的地窝子还能住人。再往远看,就是一望无边的大戈壁滩。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五篇

王路用新版的漏洞扫描工具扫描了目标的邮件服务器,竟然没有发现任何漏洞。“没想到阿拉伯人的网管水平不次啊!”王路自言自语。此刻已经是凌晨3点,突然QQ的黑客技术群里传出一条信息:“Windows 2000 server版最新发现重大漏洞——RPC溢出,可以夺取最高权限,黑客站点‘极度深寒’已经放出攻击代码”。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六篇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见到他俩的影子,他心里直打鼓,暗想:他们是不是已经被警察抓走了,把他出卖了?他越想越害怕,最后决定把震源弹转移到村头的桥底下,这样会安全些。于是,他再次溜回家,从自家的草房里拖出那两箱震源弹,想一下子抱走,又太沉,想想,又放回去一箱,先抱走一箱。

第十二章

第七篇

虽然只是几十张薄薄的纸片,却在南疆人民心中引起一阵恐慌。传单的内容极其反动,喀什市的传单主要宣传反对共产党统治新疆的谬论。和田市街头出现的传单有一些可笑的内容,比如“地球是真主制造出来的,电线是否有电,只有真主知道”。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八篇

王路觉得真遗憾,否则他当时就能把艾力救出来。他取出枪套,想把手枪装进去,却发现,枪套顶端有个指头粗细的洞,形似枪眼,他不由掉过手枪一看,发现枪管头部的外侧,出现一个小小的缺口。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九篇

艾力沿着沙漠车的辙印,继续前行。走啊,走啊,从早晨走到中午,从中午走到天黑,连个人影都没看见。他不敢再走了,他感到又饿又渴又累。突然,他有了几分便意,他想到爷爷常说大漠旅人经常喝马尿的种种故事,于是,他解开裤子,用手接住了自己的小便。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篇

王路刚刚喝下南厅长亲手做的鸡汤,觉得有点咸,但碍于面子,说了许多感谢的话。南厅长竟像个孩子似地满足了,他咧嘴笑笑,还亲自给两位侦查员掖了掖被子,才走了。医生给王路和艾力换了一大瓶葡萄糖输液,然后善意地劝走了来看望他们的人,这些人中包括艾力的女朋友帕丽旦,医生希望两位疲劳过度的警察能静心养一养。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十一篇

阿依古丽不得不转身离开,虽然这次试探失败了,但也算有收获,王路毕竟答应请她吃饭。

回到房间,她把王路要准备请她吃饭的事向上级作了汇报,上级指示她:“我只给你五天时间,三天后的晚上八点,派人与你在热比亚大厦的西餐厅接头交货。”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十二篇

依明阿吉沉着地走进一地血污的库尔班书记家。作为南疆穆斯林中颇有威望的阿吉,依明阿吉被穆斯林们邀请来,为死者诵经祷告。穆斯林们看见穿着一件黑色长礼服、头上缠着一圈白布的依明阿吉矜持、稳重地走向死者,人们看见他一脸的肃穆,却看不见依明阿吉的内心正缠着一团乱麻。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十三篇

关于王路的工作,他的父亲从未主动对钟成说过什么。令钟成欣慰的是,王路这孩子倒是从未对外人说起他的身份,没有丝毫的炫耀。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十四篇

吐尔逊江和尔曼一副生意人的打扮,肩上随便搭着个脏兮兮的袋子,晃晃荡荡地上了注明是“阿肯村——博斯坦”的长途汽车。从阿肯通往博斯坦的长途车两个小时发一班,眼看着离发车还有十分钟,奇怪,海米提和卡拉呢?怎么不见人影?那时,侦查员们正警惕地守在汽车站。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十五篇

钟成的妻子对马天牧说:“我的同学当中,好多夫妻过着过着就散了,但我们俩不会散。有时我就想,这幸福啊,要看是怎样一个标准?如果从一个女人需要丈夫关心、需要丈夫呵护这点来说,我不幸福。在这点上,钟成做得不好,非常不好,但我也知道,他不是对我不好,而是没有时间对我好。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十六篇

艾尔肯扶着热娜在一个没命地往雪山上跑。

因为跑得太猛,热娜流血不止,脸色白得像纸,艾尔肯心里明白,她走不了啦,就要流产了。他想:带着她走,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他决定要甩掉她。于是,他俯下身来,亲切地亲了亲热娜的脸,他问:“亲爱的,跟着我的这段时间幸福吗?”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代后记

惟有在新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