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杀金日成吞下死人尸骨

日前,美国《时代》周刊刊登了一篇题为《韩国的十二金刚》(Korea's dirty dozen)的文章,披露了韩国特工鲜为人知的生活,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很多人认为,1953年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签订停战协定后,双方公开的敌意似乎已经停止了,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在此后至少30年的时间里,双方的间谍战使汉城和平壤之间“冷战不冷”。任务是刺杀金日成




据《时代》周刊披露,1968年冬,朝鲜派遣31名特工秘密穿越非军事区,潜入距韩国总统朴正熙官邸仅几十米的地方。这些特工都化了装,穿上了韩国士兵的军装,但是他们的外衣和脚下不合时宜的黑色运动鞋还是引起了韩国警察的注意。结果这些朝鲜人大多被捕并被处死。不仅如此,盛怒之下的韩国总统朴正熙决定采取报复行动,他下令派遣一支同样是由31人组成的小分队到平壤执行刺杀金日成的行动。


这31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很多还是敢死队的队员。当他们签下生死状离开家人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将会怎样。但其实韩国政府已经把他们的身份秘密注销了。地狱式的魔鬼训练


小分队的成员们被带到汉城西海岸的一个叫做西尔米的小岛上,开始接受地狱式的训练。一到岛上,这些特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掘开一个坟墓,把尸骨磨成粉末,与水混和在一起。他们迷信地认为,这样不仅能治百病,而且还能强健体魄。然后,他们又把头盖骨和交叉的大腿骨钉在一块木板上,作为训练营地入口处的标记。在这些骨头下面,他们写下这样的话:我们的信条。


〖文章来源: 春秋中文网 为杀金日成吞下死人尸骨 koGUOC〗

在营地,他们接受了各种各样的训练,包括跳伞、爆破以及如何杀人等。此外,他们还得掌握野外生存本领,如怎样靠毒蛇和老鼠活下来。任何成绩落后的人都要面临极其残酷的惩罚,有时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一次,一名特工在游泳耐力训练中实在支撑不住,当时就死在泳池里;还有一名特工从悬崖上失足摔了下去。训练营的士兵曾把一名落后者扔到大海里,几乎把他淹死,但惩罚远远没有结束。随后,这名特工又被埋在沙堆里,只露出脑袋,就这样他在沙里站了整整一个晚上。


此外,营地负责训练的教官对特工们的思想控制也相当严格,每次训练前,他们都要大声喊道:“如果被捕,就把自己炸掉!”对此,这些教官们还振振有词。一个名叫李军扬的教官曾为自己辩护说:“他们要去朝鲜执行最特殊的任务,我们必须让他们要多强壮就有多强壮。”训练营暴动


最初,地狱训练被认为只需持续3个月,但随着韩朝双方关系的缓和,3个月延长成了3年。


残酷的肉体考验和精神折磨终于使这些特工们忍无可忍了。


1971年8月23日晨,他们发起了大暴动。一名特工假装要谈事情,走进营地司令官的办公室,突然他从手中的洗衣篮里抽出一根铁棒,照着司令官的脑袋就是一下子。叛乱很快转变成营地大屠杀,17名士兵被枪杀或在逃离小岛时被淹死。


反叛的特工们迅速回到韩国,他们劫了一辆巴士,准备直接开到朴正熙的官邸。他们为什么不解散、然后依靠自己的生存本领逃跑,至今仍是一个谜。据说,这些特工是想找朴正熙报仇。不幸的是,在半路上,他们遭到了韩国警察大规模的围追堵截。绝望之下,几名特工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爆炸而亡;其余4个活下来的后来也都被处死。政府被迫承认历史


事情闹得如此之大,但在韩国媒体上却看不到任何有关政府训练特工到朝鲜执行任务的相关报道,韩国国防部对此也是极力否认。其实,这只是韩国政府采取的最大胆的一次特工冒险而已,一些活到今天的前特工还揭出了不少秘密。有分析指出,韩国政府三缄其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不愿意承认采取了这种“残酷”的手段。


但是,前特工们已经开口说话了。他们抱怨政府答应给他们的丰厚奖励根本就没有兑现。韩国新千年民主党的议员金兴和曾披露一份绝密文件,记载了从1953年至1956年间被派去朝鲜的366名间谍的姓名。此外他还透露,到1972年为止,共有7726名间谍在朝鲜活动时被逮捕或失踪,“军方有这些人的详细资料”。金兴和说,他把这些间谍的名字公诸于众,就是要让他们的困难处境曝光,这些人为国家卖命,但是他们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承认。


一位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前特工说,1965年,他曾穿越北南双方非军事区,执行韩国政府交给的营地爆炸任务,这个营地里共有162名朝鲜士兵。当时,他背着爆炸装置,另外3人扛着重达5公斤的炸药包,他们匍匐着接近目标,然后击昏守卫营地的士兵,并在他们身上洒满汽油。就在他们爬出的一刹那,营地轰的一声爆炸了。他说:“当时,我就是一名为韩国政府卖命的士兵,我认为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政府毁了我的生活”


在强大的压力面前,韩国政府终于在去年悄悄地同意对一些特工赔偿。但是,有2200多名被派到朝鲜、并安全返回的特工却什么也没得到,金苏灿就是其中之一。


1961年,金苏灿被派到朝鲜搜集情报,本以为任务完成后会得到政府允诺的大笔奖金,没想到等来的却是韩国政府对他的谴责,并污蔑他为朝鲜工作。此后,他一直处在严密的监视之下,根本找不到工作,因为警察早就向要雇用他的人事先打了招呼。万般无奈之下,金苏灿只好跑到汉城南部的山区,靠种田和卖树卖花生活。如今,他已是白发苍苍的80岁的老人了,一直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他说:“政府不仅没有补偿我,还毁了我的生活。”


韩国政府的态度让前特工们极为愤慨。今年3月,他们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要求官方给予赔偿。5月,愤怒的抗议人士又冲到韩国国防部门前举行示威游行,他们头上绑着红布条,呼喊着要求承认和赔偿的口号。电影再现31人小分队


韩国前特工的遭遇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索尼公司旗下的哥伦比亚三星电影公司已同意赞助韩国电影公司投拍31人小分队的故事。电影将于今年8月开机,它将真实再现特工们在西尔米小岛上的生活,同时也将揭开大多数韩国人都不了解的这段历史。


今天,西尔米小岛上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被保存下来,没有什么可以证明那段发生在这里的故事。训练营地所在的那片树林在暴动后被火烧光了。只有一些30厘米高的人造小山丘还静静地躺在矮树丛中,这是当年特工们为了熟记平壤的街道和金日成官邸的位置,用来做记号的。幸存下来的前特工们想在这里建一座纪念碑,他们希望韩国人能永远牢记他们所经历的一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