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第22集      

露华浓 收藏 6 55
导读:<炽>第22集      

大家挤在不大的帐篷里,舞细心的分着食物,一人两片面包,一片活腿,两片压缩饼干,不等分完,大M一口就把自己分得的面包夹着活腿吞下肚。

“唉,舞,你能不能快点啊!我的肚子在闹革命哪。”

“干嘛!你的不是已经吃完了吗?”

“完啦!这就完啦?这就是我们期盼的午餐嘛?”大M显然有些接受不了。

“怎么啦!闲少?不是你说要轻装上阵吗?我饼干分你一块吧。”阿浓眼睛一瞪,把手里剩下的饼干一分为二。

舞看了一眼又冷又饿的伙伴们,有些不忍:“没办法,这次缺乏经验,原本以为一天足够了,是老天爷跟我们过不去。现在一天的口粮和水要坚持两天用,所以现在开始要控制。”

“要过夜吗?”崔勇一边小声怯怯的问:“会不会有野兽啊?”

“你能不能表现得象个男人啊!”阿浓一股火上来,把男人两个字咬得特别狠。

“浓,不怪崔勇,我们是要小心些才对,这次比赛大大超出我们的预料,我现在也有些担心了。”班长一直表现得比较沉着。

“大型野兽不大可能,小岛资源有限,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要提前部署下一步任务。”舞咬了一小口饼干,又掏出地图来研究。“根据我们现在的位置来判断,应该是离南海岸较近。按最笨的方法,延裂谷向南走,希望可以找到比较窄的地方跃过去,否则就要到海岸线一带,攀岩到对面,存在一定的危险性。”

饭后稍作休息,崔勇为几个人包扎了划破的伤口,又发给每人一副手套,这个细心的举动,令大家很是感动。几个人便开始收拾行装,继续上路,这次由大M和李鹏飞先行探路,其余四人在后面跟进。

另一边的林凤一行人草草的吃了午餐后,留下章可欣和李云在陪伴受伤的柳颖,其他三个人踏上了寻找出路的征程。

“我就不信,既然已经过了裂谷,离目的地跨了一大步,现在竟然走不出这个灌木圈。”何赛气急败坏的挥舞着手中的匕首,砍断挡路的枝蔓,修冉则在树桩上刻记号,以防再次迷路。

林凤倒是表现出了出奇的冷静:“我们过不去,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连桥都没有了,看他们怎么过裂谷,除非他们绕道,估计得多走出一天,那时候,没准我们已经在客厅里喝热茶了,哈。。。”林凤越想越得意,几乎忘记目前面临的境地。

“也许他们有别的办法也说不定。”何赛可没那么乐观。

“闭上你的乌鸦嘴,我们会赢,我们一定要赢。”林凤的眼神里充满了野心与不服输。

而此时的三人竟没意识到他们正一步步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雨势渐小,李鹏飞和大M失望的发现,裂谷越向南走,距离越大,隐约可见远处是茫茫的大海,只好转头回来,将情况向大家描述了一翻。

“哎,要是有孙悟空的能耐就好了,一个跟头就翻过去了。”大M望着远不足二十米,却似乎永远无法企及的对岸,急得直抓头发。

此时忽然听到谷里传来哗哗的石头撞击滑落的声音,大家吓了一跳,舞大胆的向裂谷边靠近,只看到几块大小不一的碎石向谷底滑落,可能是雨水导致的松落,却不知,这正是隐藏在突出石块下面的风发出的引导信号。聪明的舞发现裂谷已没有先前那么深,坡势大概七十几度,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也许,也许可以从缓坡处下到谷底找出路。

“什么!”大家一听,异口同声的惊叫。还是浓最先回过味:“也不是没可能,也许路就在下边。”只一分钟,大家马上达成了共识,虽然有些危险,可毕竟也是个办法。

人们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回算是理解了它的含意。谷壁有不少突出的石块可踩,还有一些短短的草根可以抓劳,李鹏飞一马当先,试探着落脚点,用力踩踏后确定是稳固的才让大家随着下来。到了坡度极陡的地方,大M中间帮扶,崔勇押后,几个人叠罗汉一样,穿成一串延着谷臂向下移动,三个女孩的灵活身手真是让男士们大开了眼界。

越向谷底光线越暗,六人的神经崩紧,每一次滑脱都惊出一身冷汗,终于踩到谷底的坑洼湿地,心算是着了底。抬头看了看头顶的一线天,又有些担忧,一旦找不到路,这想再爬回去,可就难上加难了。

为了节省能源,六个人一首一尾只开了两盏头灯,没走几步,细心的美云便发现泥水坑处有脚印,大家蹲下仔细一看,可不是,大概四十码脚印深深印在泥地上,雨水没有冲涮掉,应该是不久前留下的。

“有人!”舞首先拔出了匕首:“大家小心!”

“这,这,这地方会有人?鬼才信呢。”大M十分怀疑。

“鬼?!不是,真的有鬼吧。”崔勇猛吞了一口口水,说话带着颤音。

“先跟着脚印看看,有人就有路。”李鹏飞果断的说:“呵,没准这儿真住着野人呢,白毛女也说不定。”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大M翻了一下白眼。

跟了一阵子的脚印不久,忽然不见了踪迹,大家正纳闷,舞抬头向上一看,一米多高处, 垂着一根很粗的绳子,大M上前拉了拉,虽然绳子又脏又烂,应该还算结实。

无端端的怎么会出现一根绳子呢,舞猜想着,抬头想寻找绳子的来源,雨水一下模糊了双眼,头灯的亮度实在有限。莫不是当年军队野外生存训练时留下来的?也许正是那条神秘的隧道入口,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

“我们跟着上。”舞很坚决,大M一把扯到绳子开始上爬,男孩子臂力强还好,女孩子可就惨了,跟着攀爬了只几分钟,连体力最好的浓也开始感觉吃力,尽管戴了手套,手掌依然摩擦得火竦生疼,双臂也开始渐渐无力,每爬高一步都异常的艰难,几次美云都险些松脱坠下。此时的崔勇反倒象是被激发出了力量一样,在下面用头顶用肩扛,咬牙死顶,所有的潜能都被激发出来,在保护弱者的时候,这个大男孩表现出了从没有过的英勇。

大M一边上爬,还一边弯身用手拉舞的肩膀,到了十五六米的地方,大M首先探头,果然看到了一个被枯树枝盖着的隐密洞口,一下子来了劲,提腿收臀,手脚并用,一骨碌翻身进了洞口,一股风从洞里灌出来。

“到了到了,真的有洞,大家加把劲呀。”大M兴奋的大喊,回首看到舞已经探出了头,趴在洞口伸出手,一把扯住她的腰带,把正在挣扎中的舞很不雅的提了上来,然后是浓,李鹏飞紧随其后。美云离洞口只有半米的地方,说什么也上不去了,上面四个人猴子捞月一样,拉着前面人的脚,大M终于扯到美云的手,把她拽了上来,接着催勇露出了被美云踩得伤痕累累的脸,也跟着上来。

六个人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说不上话来。阿浓脱了手套,用泥手抹了一下脸,忽然眼泪流了下来,接着开始哇哇大哭起来。几个人先是莫名其妙,接着舞和美云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这景象还真是叫怪。

“我,我还没糟过这样的罪呢。”浓拖着长长的哭腔:“呵,,呵,,,。”三个人哭着哭着忽然又指着对方的猫脸开始傻笑,把一边三个男孩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约而同的感叹到:“现在的女人啊!真是让人搞不懂。”


林凤三人抛了指南针开始凭感觉向前推进,慢慢的进入了个盆地,远远望去就象一个大大的漩涡,只是三人身在山中看不到。忽然修冉感觉小腿有刺痛,拉起裤管一看,一只大个的黑蚂蚁,爬了上来,他急忙抖落。可没几分钟,腿部刺痛越来越剧,更多的蚂蚁爬了上来,三个人都意识到了问题。

“糟糕,我们可能踩到蚂蚁窝了。”他用一根棍子挑开一边的草丛,果然看到后面有一个拢起的沙垒,高度大概七八十厘米,看来是个不小的蚂蚁帝国。三个人轻轻后撤,恐怕惊扰了蚂蚁卫兵们。刚走几步,林凤忽然感觉有东西在蠕动,用手一抓,竟是一只手掌长的千足蜈蚣。“啊!”林凤一声惊叫,吓得慌不择路,回头便跑。“林凤,别跑,小心。”何赛修冉一边大声呼叫,一边追赶,受了惊吓的林凤只知道跑,快跑离这是非之地,谁知脚下一软,陷进了泥潭。

她又试图向前挣扎了几下,却越陷越深:“救命!救命啊!”

何赛两个人追了上来,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泥潭不大,表面看上去象普通的泥地,其实下面的泥水是多年形成的软坑,深不见底,这是原始山林最可怕的陷阱。正在两人慌了手脚束手无策的时候,泥水已经没到了林凤的腰部。“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比赛啦!”

何赛手里的草棍太短,林凤几次伸长了手臂,也只能是触到尖,这一拖延便陷到了胸,林凤感觉到泥潭巨大的压力仿佛要把自己吞噬,呼吸困难,呼救的力气也没有了。修冉急中生智,催何赛两个脱下自己的外套,袖口系上,把另一端抛给了林凤,林凤象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扯住衣袖。两个人用了吃奶的力向回拉,被泥潭吸裹住的林凤象被一只大手拖住一样,举步维艰,终于拉上岸后,三人已经筋疲力尽。

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林凤,没了往日大小姐的威风,软弱得象个五岁的小女孩般啜泣。

何赛轻拍她的肩膀:“我们放弃吧,这样做,值不值得?”说着打开背包,拿出信号弹查看了一下,这是事先准备好用来求救的,除非到了最不得已的一步,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

“现在,我们回到柳颖他们那去,再做下一步决定。”两个人架住虚弱的林凤,开始原路返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