琢瑾 情情、情非情(转载

琢瑾 情情、情非情


在这个晴朗的午后,听着矢野真纪的夜曲,反复的聆听,不懂歌词的含义,只因歌声而忧郁。

我想在这个西风肆意的下午,用一段文字,一段也许是语无伦次,抑或是文理不通的文字去等待又一次临近的别离。


不记得是从几岁的时候开始,我会以为一块石头也有生命,并且毫不怀疑的相信至今。


十三岁的时候,一次发烧,因为双手无力,吃饭时打碎了一个骨瓷小碗,母亲笑着说“岁岁平安”的时候,我的心里却满是忧郁。


那天中午的午睡时,我的头一直埋在被子里,因为眼角有潮湿的东西,因为那个小碗是我从九岁的时候就一直在用,有四年的感情。


那时我会很伤心,因为这世上总有很多东西,他们的命运被掌握在别人的手里。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即便是人也会时常不能自己。


有时候,我不知道要怎样去平衡一些东西,尤其是于感情。我不能控制自己,该对什么动情,不该对什么动情,该于何时动情,不该于何时动情。


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做一个“情情”的人,可以专注于单一的一,可是我却无法改变自己的“情非情”,也或许这一生都没有可能改变。


我只能于人前放荡,或是冷漠,而我的心里却不能对自己掩饰,就像在这样的午后,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暖暖的冬阳包裹,其实却是零下一度。


父亲总是对我说一头驴子的故事,因为不能舍弃一堆稻草去选择另一堆稻草,最后饿死的驴子的故事。


我知道,有时候,他眼中的我就像那头驴子。但其实并非全然如此,情感和稻草是不一样的,我没有办法像取舍稻草一样去取舍感情,因为于任何一份情,那颗心都真的倾注了情,也都心存感激。所以我明了,我能够守望与维系的,唯有友情和亲情,因为只有那样的情可以共存于现实里。


当我明了我无法去改变自己时,总是唯有无奈的告诉自己,我已然如此了,就如此的走下去。而其实很多时候,自己也明了,我并不是在走下去,我只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别离,直至有一天,回忆化作孤独赖以生存的温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