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水浒人物

夏日雨滴 收藏 55 36303
导读:点评水浒人物

论杨志

曲阜师范学校兖州校区 杨敬法

水浒传中,有很多人物是不值得敬仰,甚至是让人瞧不起。起码杨志就是其中一个。

在水浒传中,身处比杨志高贵的没有几个,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可惜他不象他的祖辈一样金戈铁马,激战沙场,或许因为祖辈的庇荫已经化为乌有,只能流落街头,他自己说“年纪小时,流落在此关西”。曾应过武举,做到殿司制使官,就这么一个殿司制使官也没能做稳当。皇帝要盖万岁山,差十个制使官,去太湖边搬运花石纲。不知杨志倒了什么霉,“时乖运蹇,押着那花石纲来到黄河里,遭风打翻了船,失陷了花石纲”。丢了花石纲,官是不能做了,但 又没有一个做事一个担的勇气,结果是逃之夭夭,逃去他处避难。

到了杨志出场的时候,皇帝不知发了什么神经,大赦天下,一下子勾起了一心想恢复祖宗荣耀的杨志做官的欲望,“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

但偏偏是命运之神的光环始终不能光顾到杨志身上,到了京城碰了高俅一鼻子灰。“那高俅把从前历事文书都看了,大怒道:‘既是你等十个制使去运花石纲,九个回到京师交纳了,偏你这厮把花石纲失陷了,又不来首告,到又在逃。许多时捉拿不着。今日再要勾当,虽经赦宥所犯罪名,难以委用。’”本来就想找茬的高俅很轻易地就找到茬口:畏罪潜逃。说起来高俅是坏得脚底流浓,但这里我们怎么也不能说高俅做得错。列位看官想一想,谁愿意重新启用一个做错了事溜之大吉的人,一点男子汉的气概也没有。而且杨志这手段百用不厌。倒霉的杨志后来在黄泥冈丢了花石纲,“树根头拿了朴刀,挂了腰刀,周围看时,别无物件。杨志叹了口气,一直下冈子去了。”这时候一点也没想到梁中书对待他的好处,一个刺配的囚犯,竟然被梁中书提拔为提辖官,不论则么讲杨志都应对梁中书的知遇之恩感恩戴德,给梁中书带来这么大麻烦怎么也应该满身愧疚,可作为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的杨志愣是没有愧疚之心,只是想到了自己的未来:“爹娘生下洒家,堂堂一表,凛凛一躯,自小学成十八般武艺在身,终不成只这般休了!比及今日寻个死处,不如日后等他拿得着时,却再理会。”从这里看,杨志跟一个白眼狼差不多。在杀了牛二的时候杨志倒是显得很义气:“洒家杀死这个泼皮,怎肯连累你们!泼皮既已死了,你们都来同洒家去官府里出首。”可是杨志象跑也跑不了,按照宋朝的法律,街坊死了,死者的街坊脱了干系。比如晁盖跑之后,他的街邻就倒霉了。所以杨志就是想跑,街坊们也不会答应。所以就干脆好人做到底吧——自首!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杨志除了有一身好武艺几乎就没什么了。作为任何时代都必须的团队精神几乎一点也没有。从押送生辰纲我们就能看出一些端倪。首先是遇到困难不是直接提出来,而是动不动就以撂挑子相威胁。甚至和他的大恩人梁中书也是如此,

梁中书道:“着落大名府差十辆太平车子,帐前拨十个厢禁监押着车,每辆车上各插一把黄旗,上写着:‘献贺太师生辰纲’。每辆车子,再使个军健跟着。三日内便要起身去。”杨志道:“非是小人推托,其实去不得。乞钧旨别差英雄精细的人去。”

梁中书道:“夫人也有一担礼物,另送与府中宝眷,也要你领。怕你不知头路,特地再教奶公谢都管,并两个虞候,和你一同去。”杨志告道:“恩相,杨志去不得了。”

有话便讲,有要求便提,何必如此扭捏拿糖!不是杨志不善言辞,就是杨志过于自信。更要命的是他在押送生辰纲的小丑的表演个是让人有点受不了。按说老都管是蔡小姐的奶公,在梁府里应该是个头面人物,即便是在蔡府里也面子也差不了哪里去。就这样的一个人物,杨志不论从老人的角度,还是从前程的角度也应该对老都管表现出十足的尊重,老都管将来不论是向梁中书汇报工作,还是向蔡太师汇报工作,都极有可能关系到杨志的进一步发展,但杨志却没有认识到。首先出手第一招就错了: “此十担礼物,都在小人身上,和他众人,都由杨志。要早行便早行,要晚行便晚行,要住便住,要歇便歇,亦依杨志提调。如今又叫老都管并虞候和小人去,他是夫人行的人,又是太师府门下奶公。倘或路上与小人鳖拗起来,杨志如何敢和他争执得!若误了大事时,杨志那其间如何分说?”不是想着如何积极地和老都管协调,而是想着和他“鳖拗起来”,不是想着怎么调整自己的角色,而是想着如何掌握押送途中的领导权。出手第一招就大错特错了。更让人惋惜的是在押送途中,杨志基本成了光杆司令,不是皮鞭之下,竟没人听他的,成了押送生辰纲的孤家寡人。造成这局面主要原因就是杨志只顾了生辰纲的安全,全然不顾厢禁军的感受,“如若停住,轻则痛骂,重则藤条便打,逼赶要行。”“动不动老大藤条打来”。连虞侯的面子也不给,骂他们“好不晓事”,甚至连老都管的面子都扔得远远的:

看这杨志打那军健,老都管见了,说道:“提辖,端的热了走不得,休见他罪过。”杨志道:“都管,你不知,这里正是强人出没的去处。地名叫做黄泥冈。闲常太平时节,白日里兀自出来劫人,休道是这般光景。谁敢在这里停脚!”两个虞候听杨志说了,便道:“我见你说好几遍了,只管把这话来惊吓人。”老都管道:“权且教他们众人歇一歇,略过日中行如何?”杨志道:“你也没分晓了。如何使得!这里下冈子去,兀自有七八里没人家。甚么去处,敢在此歇凉!”老都管道:“我自坐一坐了走,你自去赶他众人先走。”杨志拿着藤条喝道:“一个不走的,吃俺二十棍。”众军汉一齐叫将起来。数内一个分说道:“提辖,我们挑着百十斤担子,须不比你空手走的。你端的不把人当人。便是留守相公自来监押时,也容我们说一句。你好不知疼痒,只顾逞办!”杨志骂道:“这畜生不殴死俺!只是打便了。”拿起藤条,劈脸便打去。老都管喝道:“杨提辖且住,你听我说。我在东京太师府里做B441公时,门下官军见了无千无万,都向着我喏喏连声。不是我口栈,量你是个遭死的军人,相公可怜,抬举你做个提辖,比得草芥子大小的官职,直得人恁地逞能。休说我是相公家都管,便是村庄一个老的,也合依我劝一劝,只顾把他们打,是何看待!”杨志道:“都管,你须是城市里人,生长在相府里,那里知道途路上千难万难。”老都管道:“四川、两广也曾去来,不曾见你这般卖弄。”杨志道:“如今须不比太平时节。”都管道:“你说这话,该剜口割舌。今日天下怎地不太平?”

所有的人都得罪了,杨志怎能顺利把生辰纲押送到东京!从这里我们也可以想像,十个制使官押送花石纲唯独他在黄河出了事,恐怕和他没与下属做好工作有很大关系。

如杨志这样如何能够封妻荫子、光耀祖辈?他不断遭遇人生挫折有客观原因,更有他的性格、能力上的原因!


25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