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生死书扬威天下:在土耳其军校的中国特种兵

敢与天下特种兵高手竞高低


来自福建的颜启昌和来自河北的姜世禄,1990年步入军营,并分别考入南昌陆军学院和石家庄陆军学院;2002年9月,他们俩人又同时被选派到土耳其的“埃依尔迪尔”山地特种兵军校受训。


土耳其训练山地特种兵的军校“埃依尔迪尔”,被誉为产生世界级山地作战特种兵的“摇篮”。这所军校有76年的建校历史,擅长培养的是一群可在各种条件下独立作战、具有高度的体能和耐受力的精兵勇士。这个军校的训练教官全部由参加过实战的军人担任,能进入这个学校受训的学员都必须是军队中出类拔萃的军人。


在为期75天的山地作战训练学习中,颜启昌和姜世禄俩人先后参加了13个内容28个科目的实战演练。最让他们难忘的是一次参加“渗透匍匐”的演练考核,这种演练接近实战,演习之前考核人员都要签订生死协议书,死伤自负,同来受训的外国军人有25%的人放弃了这项考核。而他们凭着中国军人坚硬不拔的毅力和高超的军事技能,取得了各科考核满分的优异成绩。


训练结束后,参加培训的450名学员最后只有63人站在了毕业领奖台上。当“埃依尔迪尔”特种兵军校校长阿提拉上校为颜启昌和姜世禄颁发学业成绩第一名和第五名证书时,他握着他们的手说,“中国军人的素质令人惊叹,且技术全面”。



刻苦学习只为更好保家卫国


土耳其军校“埃依尔迪尔”营地,位于海拔1700多米高的高山上,山道险峻,夜寒雨多。学校环境艰苦,让人生畏,设计这样的“环境”就是要让人吃不饱睡不好,长期处于一种饥饿状态中,还得接受高强度的体能训练。


基础体能测试每两个星期考一次,外国军人对基础体能测试都很惧怕,每次考试他们关心的是多少分能及格,而颜世昌和姜世禄询问的是什么标准算满分,对他们来说80分都不行,一定要拿到100分,要每次都有新的收获和新的提高。


75天的野外超常态训练,他们开始时非常不适应,感冒发烧上吐下泻属常事。但为了不影响学习,他们不敢吃药,硬挺过来。而对他们训练挑战最大的还是要过语言关,因为不懂土耳其军事术语,听不懂教官的讲话,训练时就易出危险。为了提高听说能力,他们夜间打着手电筒自学,随身带本笔记本,走到哪学到哪。



我们代表着中国军人的形象


中国军人颜世昌和姜世禄的信条是,“军中好汉”非我所重,军中第一方是我求。“军中第一”的奋斗目标,激励着他们在训练中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他们在训练中有一道考核题:全副武装攀爬15米高的木梯障碍,这个木梯障碍没有安全保护装置,非常高。这个项目测试的满分是17分钟攀爬完毕,外军学员一般是20多分钟攀爬完毕,而颜世昌和姜世禄分别只用了13分钟和14分钟。


对特种兵来说,许多人不惧高难度的风险动作,但却怕恶劣环境下的忍耐力的意志磨练。一次,他们被空投到某山地目标进行三天三夜的渗透潜伏,在潜伏期间没吃没喝,不许爬离个人所在的20米潜伏区,每人只许穿一件迷彩服和一件背心,外套一件雨衣,野外气温非常低,加上下个不停的大雨浇淋,把人冻得浑身发抖。这样恶劣的环境难不倒颜世昌和姜世禄,他们渴了就用雨衣接雨水喝,饿了就用匕首挖身边的草根吃,终于靠着顽强的毅力,出色地完成了那次潜伏任务。


特种兵的训练经常是夜间条件下的作战项目,他们得时常出没行进于凄风夜雨之中,而且还不许说话和使用灯光,泥泞的山道很滑,悬崖峭壁尽是险,灌木丛林都是刺。那是一次夜间被“敌军”追捕,在穿过“敌军”营区时小姜不慎被“敌方”布设的铁丝网钩住,当他挣脱出来后,大腿内的一则肌肉向外翻出,血流如注。但他坚持与同伴完成了整个“被追捕”的训练。


在同外军学员的合作中,他们注重集体荣誉,帮助弱势组员共同提高整个小组的成绩。一次,在湖边演练“高坡跳水”,当颜世昌和姜世禄完成入水动作后,快速地游向湖岸后,他们发现随行的一名波黑籍组员入水后没有浮出水面。他俩不顾个人成绩,返身游回队友出事地点,几经搜寻终于将队友从湖底中捞出。


颜世昌和姜世禄在土耳其军校以满分、夺魁的优异成绩,打破了土军土山地特种兵军训史上前五名从未被外军夺取的记录,赢得了土耳其军人和外国友军对中国军人的敬重。土耳其总参训练局负责人专门致电中国驻土武官处,称赞中国特种兵出色的表现,土耳其“埃依尔迪尔”军校的一名军事教官在讲评会上称赞说,中国军人不仅征服了我们世界最艰险的军事障碍,而且还在我们心目中树立起了一个精忠报国的敬业丰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