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连元被日军强迫当劳工 父亲被抓母亲跪求放人

徐连元被日军强迫当劳工 父亲被抓母亲跪求放人

徐连元1949年参军入伍,说起十几年的部队生涯,徐老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未与日本鬼子真刀真枪干过

徐连元被日军强迫当劳工 父亲被抓母亲跪求放人

二战期间,被日军强行征掠的中国劳工。资料图片

人物档案

姓名:徐连元

年龄:77岁

职业:原地质部仓库退休保管员

60多年后的今天,徐连元已记不得十几岁时,他被日本军队强迫当了多少次的劳工,他说,当年干活时,监工一不注意,大家都会磨洋工,以致每个人都体验过小日本的残酷体罚。

现在,徐老跟老伴一起住在朝阳劲松的一套两居室里,77岁的他身体仍然很好,有时候还骑自行车出去转转,平时,老伴做饭时,他也会打打下手。

老伴跟他是同地人,提起日本兵,老伴就会说,“坏透了。”

徐连元1949年参军入伍,说起十几年的部队生涯,徐老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未与日本鬼子真刀真枪干过。

2005年6月24日,天气炎热,朝阳区劲松一栋居民楼里,身材壮实的徐连元穿着一件背心,坐在13层家中看电视,新闻里播出有人抗议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消息。“日本鬼子太可恶了!”77岁的徐连元握紧拳头。

徐连元,怀柔范各庄乡陈各庄村人,1928年出生,1935年在村小学上一年级。

从1941年开始(上小学期间),连续三年被逼迫当苦力,为日本人修炮楼、挖治安沟。

一夜之间,城墙插上太阳旗

“头一天晚上还城门紧闭,第二天就城门大开,日本人进来插上了太阳旗。”1937年7月29日,北平沦陷。8月8日,日军2000余人从永定门入城,全面接管北平防务。

就是那几天,徐连元的父亲徐亮从北平城办事回到怀柔,给9岁的儿子徐连元讲北平出了大事。

当时的徐亮已年逾不惑,在村里靠给别人当长工度日,空闲时也给自家干些农活。他为人正直,办事磊落,乡亲们有什么事都爱托他帮忙。这次进北平是因村里跟邻村闹土地纠纷,徐亮跟几个人一起进城告状。

他们在前门一家小旅店住下,8月7日晚,徐亮在小摊儿前跟人说笑时,忽然听到城外传来轰轰炮声,当时城门紧闭,军人们还在城门下站岗把守。哪知第二天一起床就发现城门大开,日本人闯进来了,城墙上也插上了太阳旗,徐亮事没办完就匆匆返回怀柔。

鬼子进村,开口要吃鸡蛋

双手扶住缸沿晃了晃是否稳当,手向下一按,腿一蹬,“扑通”一声,鬼子跳进了水缸。缸水“哗啦”四溅,鬼子一边哼着日本小曲儿,一边用力搓着身子。

1938年夏天,鬼子进村了。这是日本兵第一次进入陈各庄,来了百十口人。

那是一天中午,徐连元正在床上睡午觉,一个老乡慌慌张张跑进家里大喊:“徐亮不好了,鬼子来了!”徐连元看着父亲徐亮下炕穿鞋,父亲一边向外走一边嘀咕:“娘的,还是上门了!”临出门前,父亲回头叮嘱床上的徐连元:“老实在屋呆着,千万别出去。”村民徐勇哲家有个大院子,日本人破门而入,把枪竖架在院中央,然后四下坐在地上。徐亮和村里几个有威信的乡亲闻讯赶至徐家。乡亲们经过一番与之叽哩呱啦的交谈,终于弄懂了,日本人要吃鸡蛋。

父亲随后又返回家中,在厨房里开始翻箱倒柜,徐连元好奇地凑过去问:“日本人走了吗?”父亲答道:“没走呢,狗日的要吃煮鸡蛋。”从村里各家各户凑足了鸡蛋,徐亮他们就在徐勇哲家一口直径一米的大锅里煮给日本人吃,日本人大汗淋漓吃饱喝足后,发现了村民们家中储水的大缸,纷纷蹿进村民家里,一个个“扑通扑通”地跳进水缸洗澡,一缸缸清澈的井水很快变浑。

父亲被抓,母亲哭求放人

母亲和徐连元双膝跪下,磕头哭求,汉奸在一旁挥挥手:“不行!快滚!”“1942年6月2日。”60多年后的今天,徐连元老人对这个日子记忆犹新,父亲徐亮被日本人抓走了。

这天拂晓,两辆军车从北面开到村口,十几个日本兵带着几十个汉奸悄悄包围了村子,他们挨家挨户敲门,“走!都走!开会啦!”汉奸们嚷嚷着。

村里的成年人都聚集在村民张继志家门口,张继志是个地主,家门修有台阶,鬼子们就站在台阶上,盯着下面百十号人。

一个汉奸把人群中的一个名叫孙宝贤的小伙揪了出来,先对着他的脸左右开弓,逼他供出谁是共产党的人。

接着又拿出烟头对着他的头猛烫,孙宝贤招架不住,供出了徐亮和另外两个村民。

此前的一个晚上,共产党派人把徐亮叫到另一个村子去开会,开会时徐亮发现会场上还有同村的几个人,在会上徐亮被任命为村子的生产委员,同村的两个人也分别被任命为这样或那样的委员。由于孙宝贤打工的那家主人正是其中的一个刚被任命的委员,那家主人回家后对孙宝贤提起过共产党开会的事情,估计是有人告密,鬼子才把孙宝贤揪了出来。

母亲得知父亲被鬼子逮捕后,带着徐连元扑到一个伪军身边,哭着下跪作揖磕头,求他们放人,但得到的只是一顿呵斥。父亲随后被日军拉到密云宪兵队,被关进了炮楼里。

一个礼拜后,父亲回来了。父亲告诉徐连元,炮楼四周有铁丝网,网内还有狼狗,它们的食物就是经常被鬼子从炮楼里扔出的中国人的尸体。后来一个看炮楼的老乡偷偷把父亲放了。

从1941年开始,徐连元连续3年被日本人逼迫去当劳工。

1945年,日本投降。

1949年1月,徐连元参军,一直到1960年,他转业到地质部。

说起十几年的部队生涯,徐老攥起拳头使劲捶了下大腿,“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跟小日本真刀真枪地干过。”

劳工经历

鬼子对准劳工肚子扣动扳机

细长的铜丝高高举起,重重地落在徐连元的背上,背上顿时红肿起来,铜丝一路抽打过去,几十名正在修“治安沟”的工友“哎哟”声不断。

从1941年开始,徐连元连续3年都被乡公所派工,跟村里的十几个劳力去修公路、炮楼及治安沟。

治安沟是日本划定的游击区和占领区之间的界限,治安沟有四五米深、五六米宽,沟上每间隔二三里就修筑一个炮楼,由日伪军把守,用以封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这条治安沟在怀柔现辖境内,西起沙峪口,东至大水峪,横贯14个村庄,全长80余华里。

要想过治安沟,必须得有日本军队颁发的“良民证”,游击区的老百姓由于没有“良民证”是无法进入日占区的。

由于给日本军队干活,既不管饭又不给钱,每个工人都会带上自己的口粮,以致只要没人监工,工人们就会偷偷磨洋工。但一旦被鬼子发现,挨打就是家常便饭。

“三兵子新交!(日语指打耳光的意思)”徐连元至今仍能记得这句日语。一次,一个挖沟的老头刚刚停下歇会儿,被监工发现了。

“三兵子新交!”日本兵打了老头耳光后,指着一块大石头说:“举起来!”老头颤颤巍巍地把石头举过头顶,日本人看了他一会儿就走了,但老头不敢马上放下,一直举到双腿发软,石头才“嘭”的一声落了地。

工地上有个小伙子家里穷,媳妇就把煮好的野菜汤用罐子端到工地给他充饥。一天,这个小伙子举起罐子,大口大口地灌进媳妇送来的菜汤。

巡查的日本兵见他不好好干活,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罐子摔得粉碎。

“小日本太坏了,连菜汤都不给喝!”小伙子急了,爬起来抄起旁边的铁锨抡过去,这个日本兵吓得撒腿就跑,旁边的日本兵掏出枪对着小伙子的肚子扣动了扳机,小伙子倒在血泊中,挣扎了几下死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