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目前美国正在推进一项万亿美元的核武器核武器现代化项目,但却没有引起媒体的注意,在总统大选竞争中也没有被提及。2016年5555 月,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布的一篇报告指出,奥巴马政府正在领导一项核武器全球扩张计划。报告称,“美国计划在2015至2024年间,花费3480亿美元来维护和全面升级核武力量。据估算,未来30年内美国的核武器现代化项目支出将达到1万亿美元。”

该报告的合著者汉斯·克里斯滕森称,“奥巴马政府推出的野心勃勃的核武器现代化计划,与奥巴马削减核武数量及美国在国家安全战略中发挥的作用的承诺大相径庭。”

事件的最新进展是日前众议院否决了一项修正案,而这项修正案可能会放缓价值370亿美元的新型核武巡航导弹项目(又称“远程防区外攻击武器”)的研发工作。该项目一直遭到军方的反对,理由是项目花费过高,而且有可能会引发核战争。

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和前国防部长助理安迪·韦伯去年在《华尔街时报》上发表评论称,新型核武巡航导弹是一种独特的破坏性武器,能够携带核及常规弹头发射,而且发射时毫无征兆。他们警告称,这款武器不仅很难被侦察到,而且很难区分其携带的是常规弹头还是核弹头。因此,极有可能让其他国家做出致命的误判。

美国的核武优势比世界其他国家要高得多,为什么还要急匆匆投入更多的金钱来研发新式核武器和运载系统,尤其是那些让军事部分都得掂量再三的危险武器呢?美国现有的核武力量足以将地球人类杀死多次,它是一个过往时代的产物,在那个时代里,使用核武器是最后的手段,发射核武器就意味着“相互确保摧毁”。但在“第二核时代”,核战争的后果是“有限的和可接受的”,尽管可能会让美国“慌乱一时”,这种想法开始成为主流。

2016年初,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一篇题为《重新思考世界末日》的文章描绘了这样一种情境,美国介入到俄罗斯在拉脱维亚的战事中,参谋长联席会议向总统提出了四套方案,其中有三套涉及使用核武器。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2015年发布的一篇报告称,“自从美苏两个全球超级大国达成‘恐怖的平衡’后,部署核武器的可能性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因此,“第二核时代”的涉及方“要彻底思考如何实际部署核武器,到底是在战争初期部署,还是以其他方式部署”。

这家颇具影响力的华盛顿智库还呼吁,要通过“数量少而款式新的核武应急库存,当量低但是变化多的特殊效果武器,更加多样化的运载系统,更大的分布范围和更向前的部署,以及更好地整合非核能力”,来使得核武器的“灵活性和可信度”达到最大化。

该计划的内容包括,在俄罗斯和中国的边界地区布设导弹防御系统,正如5月在罗马尼亚部署的系统一样,而且要控制重要的航道,如南海、波罗的海和黑海。这些举措是要在俄罗斯和中国遭受第一次核打击或弹道导弹核潜艇的攻击之后,提升他们进行报复的难度。

虽然维持美国的核主导地位花掉了所有金钱和资源,但通过发动核战争来打败俄罗斯和中国的想法就跟在冷战时一样疯狂,即便花费1万亿美元可以买到这些最先进的武器系统。使用低当量“战术”核武器极有可能升化为大规模冲突,最终导致数以亿计的人民甚至全人类集体灭亡。

乔治和梅雷迪斯·弗里德曼在1998年的著作《战争的未来》中提到的先发制人核打击后的生存学说——精确制导导弹的出现能让美国在21世纪立于不败之地——不过是白日做梦,这套说辞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利比亚的军事失败中已经被推翻。

美国军事决策者的无情的阴谋诡计是深刻植根于历史进程之中的。面对着日益盛行的国内反对声音和长期的全球经济衰退,美国统治阶层寻求通过军事手段来解决这些棘手的危机,他们的鲁莽行径已经导致了一个接一个的灾难和血的教训。可是,就象红了眼的赌徒一样,他们希望用提高赌注来赢得胜利,不仅将瞄准镜对向了俄罗斯和中国,也会将全人类推向灭亡的深渊。

尽管已经进行了8年的战争,奥巴马政府还是面临着军队和政治机构日渐增多的压力,希望向中东、俄罗斯和中国展示更具攻击性的军事力量。11月的大选之后,这种压力终将爆发并导致不可预料的后果,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当选,都无法改变这一趋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