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前身后

我已离开了肉体,想要四处转一转。

首先,我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尸体,我半躺在床上,上身斜靠在垫了两个枕头的墙上,两条腿分立着,像在分娩一样;我的头歪着,眼睛闭着,这可真好,不会感觉像死不瞑目一样;我的右手放在肚子上,左手则向前伸,手腕子那还在流着血,但已流得缓和,不像刚割开时喷得那样惊慌失措;这就是齐玉飞的尸体,我对此十分满意。

说出来不怕各位笑话,我是一个写东西的,从小没什么本事,又经历坎坷,除了写东西还真找不到别的活路了。本来去当个明星什么的也能混口饭吃,我生下来就长得很不错,但五岁上头摔了一交,正脑门磕个大口子,缝了五针就破了相,此路再也休想——丑星我可是万万不做的,好赖咱曾经帅过。又想着自己再不济也有个爹妈照顾,总不至饿死,偏偏十五岁时二老留我在家学习,自个儿趁假去旅游,又他妈的沉了船,留我一个。我算是看清自个儿是遇五不利,请了个瞎子算了名,说我这个那个,要我改名,在名中间加个玉镇一下,我就从齐飞变成了齐玉飞。嘿,二十五岁还真挺下来了,没出啥邪乎,还结了婚,就是我早年烟酒沾染得太多,那个质量有点低,也忙,没认真顾上,一直没要成孩子。到了三十多了吧,我那夫人还不死心,我说算了吧,都这么大了,再说,把孩子带来让他受罪啊,她非不同意,我真他妈混蛋,干吗不坚持坚持,或是去医院结扎了算了,或是早几年威风啊,结果我那夫人就在我三十五岁上头难产死了,大人孩子都没保住。您说,我这经历不写东西那不是浪费吗!

其实死了之后跟之前并没有多大不同,我居然不是漂浮在空中!这可跟我以前想的不一样,其实我是想脱胎换骨的。我踩了踩地,挺瓷实,又蹦了两蹦,还是十几厘米,算了,既然都死了,也不用后悔。不能穿墙,我就仍从门走出去,照了照镜子,还是那丑样子,头发没黑,眼睛没大,嘴唇没红,下巴也没干净,衬衣也还皱巴巴套在我身上,我用力呼吸了几下,鼻泡一鼓一鼓的,一如生前。我瞪瞪眼,撇撇嘴踱到阳台,看着那片光,我犹豫要不要伸手去试试,万一见光萎缩消失了可不大好,可我并不能用意念把自个儿传到别处啊,总不成一直不出去,或像贼一样夜间出动吧,那可违了我的初衷,白死了。我心一横,骂着去你妈的把手伸到光的照耀里,等着这条胳膊消失,然后把整个身子扎进去,就此毫无挂念,灵台彻底空明。我想起了那块绿草地,那条清小溪,那些蒲公英,还有呜呜的风声,我在心底向她们告别。好一会儿,悬着的手丝丝温爽,像被绒毛抚摩,我睁了眼,金黄一片,这条胳膊浴在里头,来回颤抖,这顶是老天喜爱我,和善的光仍旧接受,我从圆形的坚骨走出,就为这片新天新地!

我出了门,逛在街上,老潘家那条大花狗又窜到我跟前,疵牙咧嘴的,说实话我真想把两只手伸到自己嘴里,然后扒着皮子往外揭,把整个头皮都揭下来,看能不能吓这出生一跳,哈哈,想想都过瘾,可咱知道咱还没这本事,就照脑门给了这畜生一脚,小样夹尾巴叫唤着就跑了,以前早没发现这一好招,早发现早把这畜生灭了,见天的冲我叫唤,这狗娘养的。

五月的阳光还很柔和,我想去看一下她的新家。仿佛一下子拉回了二十五年的转动,我和老婆正当年少,享受恋爱的喜悦,包括小她十岁的可爱弟弟遥遥坠在我俩屁股后头,奉命跟踪调查。我俩在街上转了几个圈,本可轻松甩了这条小尾巴,可我偏不,我把她弟弟堵住啦。小家伙脸皮很是薄,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我就逗他,让他叫我声姐夫就放他走,还是我老婆把他放了,到底当时还没和我在一个锅里吃饭。然后我们继续压马路,压到她也后悔不该放走这条有趣的尾巴时,我们就在路灯下告别,我总会轻轻抚下她的头发,闻一下她脖子里的香气,她也要捏捏我的腰,点起脚亲我一下,我们互道晚安,祝彼此有个好梦。

我老婆正式和我同居,我俩已经认识了二十多年,从幼儿园起。在我俩谈上之后,我告诉她我还记得小学时和她同桌,一边写作业一边在桌子下缠腿,她腾地红了脸,笑着矢口否认,说自己死活不知道有这回事,为此我俩从南岭公园一路争到实验小学,最后争到我家床上我并不是特意制造这个机会,只是纯属自然,但仍难免尴尬,像是亏欠了她一样——我可不愿她为我受委曲。她骂我把她头发弄乱了,没法出门,要我给她洗头,我照做了,我已有了许多苦难,要努力抓住幸福。

我在构思许多人生的情节,在此我向所有人宣战。我冥视着妻子的照片,就如汹涌的蓝灰在咆哮吞噬,我倚在夕阳下的树枝,天空飘满激烈的音符,一幕一幕重现,那天我要成为父亲,那天人生得到完整,暗长的走廊带我走过一段长长的时间,从生到死,我把裤腿卷起,把柔顺的头发拉向脑后,我要眼睛装着她的灵魂,不惧风雨,再也不要独行,再也不要泪流满面,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曾有一个时刻,一个瞎子分享了我的悲伤,尽管他不缺悲伤,所有人尽是如此。他让我改变,一如他流尽伤情拒绝阳光。在另一个寒冷的雨天,我望向天际,感到如此不可抗拒,我蹲在车灯的闪耀里,双肩颤抖,避雨的人嘲笑不截,我让风衣彻底湿掉,面目狰狞地哭,叫,手臂配合牙齿流了血,这在宣誓永不妥协!我永不妥协,我齐飞永不妥协!

让我再次回想,四十五年前我赢得了一生中最激烈的竞争,愿来此品尝人生;四十年前我努力地撒野,毫不烟卷跌倒;三十五年前我和后来的老婆上课捣鬼,边在桌下缠腿边写作业;三十年前我是一个人,怨天尤人;二十五年前,我疯狂地爱,只愿如此一生;二十年前,我和老婆取得了合法同居的执照,我想好好经营;十五年前,我已成功戒烟戒酒,在老婆的照顾下注意营养;十年前,我被钉在医院这个生死相通的地方,从此和你茫茫相隔;五年前,我开始留下文字,清醒地活着;刚才,我割开手腕,努力把血流净,我被收缩回腹部,游向脑海,最终走出。

那天你作了新娘,搬到我这里。你送我一支牙刷,一把剃刀。你宠我如小孩,爱我胜生命。你让我幸福,又让我痛苦。为何你弃我而去?为何你要弃我而去?宝贝,蓝色的花开遍海洋,树叶遮蔽大地,天空永远被风吹拂,我在这个星球转得很累。你已是一片星云,深夜把我照亮。

我已离开了肉体,想要四处转一转。

我的尸体慢慢冰掉,样子像在分娩。我从圆形的坚骨走出,走向你的新家。宝贝,不要哭,我们将在一起..



=========================================================================================================

引一首歌词

比泪水还温柔的歌,

像悲伤一样的温暖.

虽然明白,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转动,

仍想静静的净化黑暗,试着继续走下去.

即使再缓慢也要接近,梦之碎片与最喜欢的人,

在脑海中描绘出爱的形状,一直不断的寻找着.

与其述说放弃的理由,到不如细数能做到的事情,

有过许多挫折,也几乎想要回头,

但即使如此 也已经决定,

为了你 也许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

但即使如此 也想去触摸,那像悲伤一样的温暖.

即使再缓慢也要接近,梦之碎片与最喜欢的人,

在脑海中描绘出爱的形状,一直不断的寻找着.

咕噜咕噜旋转的地球仪,咕噜咕噜旋转的时间,

在世界的尽头爱着,在快乐的地方梦着.

即使再缓慢也要接近,梦之碎片与最喜欢的人,

在脑海中描绘出爱的形状,不断不断的寻找着.

啦啦啦……

比泪水还温柔的歌,

像悲伤一样的温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