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剑魂>>

轩辕剑是有灵性的,只识得自己的主人,除此之外,任何人的命令都是无效的。仙王逍遥也仅可动用一次而已,因为他是神器的保管者,能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来驱使神器,但一旦神器的新主人出现,他也是无能为力的。 有缘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傲天少不得而知,天书上记载着的,他虽是一介凡人,却有着与凡人非常不同的地方,他身上蕴藏某种与生俱来的神力却不为人所知,就连他自己也未必明白。这种力量一旦激发,他就是天地间正义力量的救世主,然而不与神器相接合他又什么都不是,倘若是在太平的盛世,他或许一辈子平凡,就此老死终生。就像茫茫海岸的一粒沙子,永远不为人所知。但生逢乱世,该出现的时候他就会像天神一般被滔天的巨浪卷出,向世人展现他独有的耀眼光辉。他是神剑之魂魄,由时势而创造的英杰,是书写神话的缔造者! 要找到这样一个人并在他未成真神之际为己所用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傲天少是仙与魔的合体,有着与常人不同的敏锐感官,有着能够对未知事物做出正确的迅速反应的直觉,他的冷静使他看起来像一只随时捕猎的豹子。他认为这个力量之争的世上并非完全凭力量决定成败的,很多重要的时候凭的是力量之外的一些东西,这世上也绝没有不可为己所用的东西。世上也许唯有他才能感觉到有缘人存在于何处,他感觉,有缘人离他很近,却怎么也捕捉不到那种神秘力量存在于什么方位。但无妨,他可以等,他也有像耐骆驼一样的耐力,只要他的判断正确,有缘就必定会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出现在他眼前,助他完成大业,这本是上天注定的

两人翻过了一座山头,傲天少忽停下了步伐,神色凝重,他的手也紧握成拳状。纳兰禁不住道:“阿牛哥,怎么了?”傲天少道:“听,仔细听。”纳兰凝神细听,只听到呼呼的风响。不禁摇头:“什么声音也没有啊?”傲天少向西南方向看了一眼便疾奔了过去。纳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忙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走不了多远便发现了一些杂乱的脚印,前面横躺着两具死尸。纳兰吃了一惊:“这…这荒山野岭怎会有死人?定是强盗劫财,阿牛哥,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傲天少没理会他,将死尸身子翻转,只见尸身胸前的衣服已被撕的粉碎,上面有一个腥红色的手印。咽喉处也开了个口子,血未凝固, 仍自向缓缓渗出。 纳兰机伶伶打了个冷战:“妖狐?” “不是妖狐”傲天少指着尸身上的红色掌印冷冷道:“会使天下至阴至寒的血魔掌的也唯有血魔素衣,想不到他也终于耐不住寂寞了。”血魔素衣?”纳兰愈来愈惊讶。 素衣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傲天少也不得而知,他只是从魔尊银翼的口中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与心魔,色魔,幻魔同为魔尊座下的四大魔王,然而血魔的身份却最为神秘,传闻中他只是个凡人,却是决定仙魔大战成败的关键人物。昔日一战若非血魔的神秘消失,仙界早已消亡了。当然,这些完全是魔尊自己的观点,傲天少并没有认同,因为,即使他的力量在颠峰时期配合魔界的所有力量也未成功,血魔素衣又怎么能够做到? 纳兰并没关心傲天少沉思什么:“他看清了死尸的面目后忽悲愤道:“阿牛,他们是阿三和阿四,我们的朋友,我们一定要找到血魔为他们报仇!”这时他已感觉不到怕了,也未考虑自己是否有报仇的能力.

傲天少只是冷笑,却并不作答。他虽是仙王的儿子,但此刻在身为四大魔王之一的血魔面前根本不堪一击。然而他的本性是高傲的,绝不愿在这个凡人面前承认这个事实,以他尊贵无比的身份肯与纳兰这个卑微的凡人为伍只是认为他还有利用价值。 纳兰忽盯着傲天少惊恐道:“你不是阿牛,阿牛不可能知道这么多事情的。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傲天少忽仰天长笑:“不错,我不是阿牛,我是傲天少,主宰天地的真神,阿牛已与我合而为一了,所以我就是阿牛,阿牛就是我…哈哈哈哈…”纳兰不懂他所言何意,却道:“你是神?…我不管你是否是我兄弟,我只知道真神是不会容许妖魔伤天害理的,所以,我要你为我朋友报仇,杀死血魔!”傲天少冷笑道:“这也并非什么难事,但有来有往,你也须助我才是。”纳兰咬着牙道:“以我的能力去报仇,这辈都不会有指望,即如此,好!只要你除了血魔我答应为你做任何事情。”他的口气很坚决,仿佛发誓一般,没有人能体会他失去朋友的那种悲痛与愤慨,但他只是一介凡夫,无论傲天少还是血魔他都奈何不得,所以唯有出此下策了

纳兰沉声道:“只要你能将血魔除去,为人间除此大害,小弟日后定肝脑涂地相报。”却在此时忽奔过来两人,他们看到纳兰先是一怔,然后惊喜:“纳兰,阿牛?你们总算回来了。”纳兰看清了这俩人也是激动万分,这二人正是一同出来的好朋友游鱼,华安。他与阿牛,阿三,阿四,游鱼,华安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因连年的灾荒族,族长左刀命族中所有的精壮青年都外出为族人采粮。这次六人相伴而出进深山打猎,却料不到好友竟身遭不测…纳兰眼中泪已涌出。游鱼华安也长叹不已,三人沉默许久,将阿三阿四的尸身安葬。纳兰眼中闪着凌厉的光芒:“我们一定要找到血魔为弟兄复仇!”游鱼,华安也挥着手中的猎叉高呼:“对,杀血魔,为兄弟报仇,最不济我们死在他手上罢了,也不枉相识一场。” 纳兰摇头:“我不会让我的兄弟们再受到伤害,我们还是先回去见过族长再做打算吧。”他又向傲天少道:“阿牛哥,我们一起走吧?”他并不想让华安两人知道傲天少的真实身份。傲天少面无表情,只是点了点头。

却在此时傲天少忽面色一变,眼神中精芒四射:“走,快走!向南逃。”“发生了什么事?”华安与游鱼都露出不解的神情。傲天少也不再解释什么,纵身向山顶奔去。这种对危险的先知先觉是本能,凡人是体会不到的。 纳兰终于看到北方远处一股青烟升起,渐浓,且扩散的很快,附近的行人忽就倒地不动了,片刻间化为一滩浓血,浓烟所到之处皆草木尸骨无存,大地也随之开始颤动…”“天,这是什么怪物?”游鱼华安拔脚想逃,腿却只发软。傲天少转身向纳兰:“为什么不逃,你想死?”纳兰道:“我们的部落就在那里,倘有危险,我不该只顾自己逃命…那是什么?”“万魔出洞了…”傲天少无法再详解,这是因为万魔窟失去镇守的神物,所以妖王舒醒,群魔冲破封印全部出洞了。这股邪恶力量不属魔尊所辖,却更强悍,更残忍。纳兰虽不明所以,却还是定下身子道:“阿牛,我们不能只顾自己逃命而不管族人死活。”傲天少冷冷道:“他们与我亳不相干,只要你不死,其他人的生死我可不放心上,何况,你有能力对抗妖王?” 纳兰鄂然,却依然坚定:“我是族人的一份子,当尽其力。”傲天少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诧异:“值得吗?为了不相干的人做出无谓的牺牲?凡人,真是不可理喻…” 纳兰凛然道:“我认为值得!”说着便奔下了山。游鱼与华安对视一眼也跟了过去。 却在此时,浓烟忽缓了下来。远处一行骑马的少年男女人人手执长剑冲入烟雾中。他们一共六人,三男三女皆穿白衫,最前面那长方脸青年显然是他们的首领,只见他挥着长剑大喝:“何方妖孽,显出真身。昆仑七侠在此,休得猖狂!弟妹们,快,结剑阵!

六把剑同时抽出,铮铮之声有若龙吟,瞬间已织成一张剑网,又幻化成一道紫色的强光疾射向烟雾中,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浓烟炸开了,渐渐淡了下来。人群中一片欢呼声。 傲天少却只是冷笑,他明白昆仑七剑用的是最利害的七星聚顶剑阵,一般的妖魔可消灭的干干净净,但对于这种万魔聚集的巨大邪恶力量而言,根本是以卵击石。虽然它一时被剑气压制了,然而它的力量一旦反噬过来,将是非常恐怖的,对任何人都可造成灭顶之灾。 纳兰与游鱼华安也是笑遂颜开,华安上前打着招呼:“各位大侠好了不起哦,小的华安见过各位英雄。”游鱼也上前道:“诸位是我们兄弟崇拜的偶像,可否请教大名?”一个琉着髫的女孩子得意洋洋道:“说出来怕吓到你,我叫蓝豆豆,最漂亮的那个是我大师姐水媚儿,那个最风骚的是我二师姐阿紫…”话音未落,那长发飘飘的白衣少女冲上前道:“小蹄子,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哪个风骚了?” 蓝豆豆笑声如银铃,忙逃到水媚儿身旁:“大姐救命,二姐又欺侮我。”水媚儿白如凝脂的脸上微笑:“活该,你这小妮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早该治治你了。”蓝豆豆吐着舌头向师姐扮着鬼脸。

纳兰盯着蓝豆豆乖巧的面容,忽觉心跳得利害,蓝豆豆也注意到了他,也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纳兰忙回过头来不再看她。蓝豆豆却笑了,她的笑声如银铃。的确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腼腆的男人。纳兰不知她笑什么,却明白她一定是在笑自已,他不禁有些面红耳赤,假作没听到,转过身子向傲天少道:“阿牛,妖魔退了吗?”

傲天少淡淡道:“现在我感应不到它们的存在,但我预感,它们肯定在积蓄力量,再不走的话,我们将全部毕命于此。”七剑中一高瘦少年冷笑:“骇人听闻了些吧?妖魔在我们手下一击即溃,根本不堪一击!嘿嘿…有我们昆仑剑侠在此,什么利害的妖物都不值一提。”傲天少阴冷着脸根本不做理会,纳兰为避免尴尬忙笑问:“还没请教几位大名,兄台…”“易点点,江湖人称帅郎君。”高瘦少年颇有得色“那个是我二师兄子墨。”长方脸汉子拱了拱手。矮个子青年立身拱手:“在下老四依尘。”纳兰忙还礼:“小弟纳兰,幸会!”游鱼忽道:“你们号称七侠怎么只有六个,莫非那一个挂了…”那叫水媚儿的美女忽嗔道:“你才挂了呢…小哥说话好生无礼。我们大师兄离山已久,所以我们才奉师父月亮女神之命寻他回山的。”游鱼“哦”了声道:“原来如此,敢问令师兄是…”水媚儿面含娇羞不作言语,蓝豆豆笑道:“是我师姐心上心啦,师姐,这个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嘻嘻…”水媚儿面色绯红:“小妮子又发疯,不理你了…”蓝豆豆笑得更利害了:“我大师兄一表人材,声名显赫,武功盖世,便是人称塞北一剑的素衣!”“血魔素衣?他怎会是你们大师兄?”纳兰等人尽皆色变,就连傲天少也为之动容,谁也没想到血魔素衣便是昆仑派的大师兄,这人身份亦正亦邪当真神秘莫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