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吴敬琏PK联合国时 大家都笑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医院 城市建筑中的豪门阶层 一


前不久,吴敬琏先生提到了医疗改革。他说,他们研究中心一位同志给外单位做了个课题:认为医疗改革问题出在市场化上,作为一家之言在有关媒体上发表了。把不同的意见拿出来做深入研究,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后来就有媒体报道:国务院直属研究中心认为医疗改革基本不成功。“于是就轰起来了,造成很大的社会震荡”,吴敬链说,“这个问题就没有经过认真讨论,于是网上就出现了很多情绪化的声音,开始‘捣糨糊’”。

吴敬琏先生的这个说法,很明显是保留了对医疗改革的态度,他认为不宜先“轰起来”,应该好好讨论一下再说。虽然很婉转,吴敬琏先生明确地说明了这只是“我们研究中心一位同志”的“一家之言”。


可问题恰恰出在这里,太多太多的人认可了这个“一家之言”,于是就有网络和媒体对吴敬琏先生慷慨的给予“板砖”。

无独有偶。时隔几天,新华社3月18日发表了记者韩洁和王永康的文章,称“作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的中国在医疗卫生领域正面临尴尬境地:在世界卫生组织进行的成员国医疗卫生筹资和分配公平性的排序中,中国位列191个成员国中的倒数第四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医院 城市建筑中的豪门阶层 一



经济V医疗,正数第四V倒数第四,这下吴敬琏先生就有些尴尬了。

吴敬琏先生既然希望“认真的讨论”,那么是不是应该有理有据地写出一篇文章,反驳联合国卫生组织的说法呢?

但稍想想又觉实在没有必要。联合国卫生组织的结论来自于何种标准什么依据,其实并不重要,而且可以肯定,它联合国的标准不一定适用于我们,只具有参考的意义罢了。要紧的是,大众的声音和吴敬琏的声音不同。

吴敬琏先生的尴尬,就在于当多数人对医疗体制不满时,他还没有看出问题,还在坚持要“经过认真的讨论”。我不知道要经过什么样的认真的讨论,是要说服吴敬琏先生改变看法吗?这不仅不太可能也没有必要,历史从来不肯为某个人停下脚步。这大概不全是当局者迷的原因吧?

我于是便猜想,吴敬琏对医疗体制的评价,究竟是经济学家依据某种理论作出的判断还是依据中国的现实做出的判断,为何与大众的声音有如此大的反差?

难道,真正应了另一位经济学家所谓的“正确的观点是不需要投票的”的说法?

如此天马行空,难道真认为自己是真正的精英,不食人间烟火而只在深奥的理论中遨游?

现实却比较冷静。因此,当吴敬琏先生的“没有经过认真研究”PK联合国的不一定可靠的研究结论时,大家都笑了。



网络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