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看了几篇不错的诗词,贴出来与战友们共享

母亲,我是钓鱼岛!

母亲,我是钓鱼岛!

我不是你汪洋里孤苦伶仃的水草,

任凭咸涩和风雨来把我飘摇。

七百年来挥之不去的魂牵梦绕,

母亲啊,我是你瞻望大海的

那一弯睫毛。

母亲,我是钓鱼岛!

我不是强盗桌上诱人口水的佳肴,

有血色的餐布和腥辣的调料。

七百年来挥之不去的魂牵梦绕,

母亲啊,我是你迎向大海的

那一根肋条。

母亲,我是钓鱼岛!

我不是你衣角上可有可无的珠宝,

是炎黄的姓氏让我忠心照耀。

七百年来挥之不去的魂牵梦绕,

母亲啊,我是你开拓大海的

那一尊火炮。

母亲,我是钓鱼岛!

七百年来挥之不去的魂牵梦绕,

母亲啊,我坚守贞操,不屈到老。

母亲,我是你的孩子,

我是钓鱼岛!

日本人 我等着你!

你第一次到我这里,

那时我叫大唐,

威震世界我强盛无比。

你赤着双脚、

衣衫褴褛。

诚惶诚恐你走进我的光辉大殿里。

我记得我叫秦的时候曾让徐福,

带领三千童男童女,

远渡东海,

扎根到你那里。

因此我认定:

有我的血液流到你的血管里。

对于你的潦倒,

我没有嫌弃。

我给了你锦衣朝服,

我盛唐全部礼仪、

和那双你穿到现在的木屐。

你千恩万谢,

满口“哈依、哈依”。

你藏不住那贪婪的目光,

我告诫自己--

这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就象在图上:

它的形状象一只可恶的虫蚁。

仁至义尽我送你回去,

还教给你我盛世的全部礼仪。

你走之后我轻声自语:

“它还会回来”--

我等着你。

当我叫明的时候我等到了你。

你手拿倭刀,

穿着我教你做的唐衣。

你说你并不得已,

因为后面有驱赶你的丰臣秀吉。

杀人放火你奸淫掠虏,

戚家儿郎把你赶下海去。

用东海水我洗着伤口,

贼心不死的禽兽--

我等着你!

日月如梭我身染重疾,

东方的巨人渐渐不能自己。

围攻撕咬我的兽群中,

我又看见了你:

强盗火拼你咬走了俄国熊罴,

独占我北方要地。

贪心不足你膨胀的恶欲。

终于到了“九.一八”那是一九三一,

血肉从我身上分离,

于是有了伪满供你驱骑。

欲壑难平你得寸进尺,

疯狂的野兽你竞妄想把世界归己。

一九三七的七月七,

我的胸膛上你印上了铁蹄。

作威作福你那么得意,

心在淌血我把仇恨铭记。

多行不义你必自毙,

自作自受--

蘑菇云中你看见了自己的广岛和长崎。

夹着尾巴你滚了回去,

还有那面沾满血腥的膏药旗。

跟在霸强后面,

你又觉得有势可倚。

偷机取巧你开始发迹,

一夜之间你觉得富得无人可比。

不改的本性让你又暗藏杀人的利器,

打着自卫的幌子想把世人蒙弊。

为富不仁你开始觉得自己家里挤,

又妄想到我的岛上来“钓鱼”!

伤疤犹在你就忘了痛,

参拜亡灵的政客们啊,

在靖国神社你们是否看见了东条英机?

往日的屈辱我怎能忘记?

昨天的病夫现在已有了强壮的身躯!

睁大眼睛我看你要向何处去?

还想再来吗?

--世世代代我等着你!

狼生的孩子仍然要吃肉,

魔鬼释缚后还会害人。

鬼魂在庙宇里在受膜拜,

人人都知道你贼心不死。

多少年来我受了你多少凌辱和欺骗,

强霸面前你又有狗仗人势,

又见到膏药旗在我的家里?!

我知道,你早晚还会回来,

如同饿狼常来觅食。

子弹上膛的猎枪手中拿紧吧,

我世世代代等着你!

--我等着你!!


《小日本 我警告你》

沉睡的巨人想休养生息,

耳边的狼嚎却逼得我只能坐起,

摊上这样的邻居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而你贪婪的本性让我时刻警惕。

你口口声声为联合国贡献了多少日币,

但你曾欠下的血债又如何算得清晰?!

若不是我一时宽容没有追究到底,

你恐怕到现在还吃不起大米。

你念念不忘你的广岛和长崎,

流着虚伪的眼泪诉说“委屈”,

全不提你当年如何祸害乡里,

全不提南京城那三十万被你惨杀的冤屈!

恶贯满盈必遭报应,

蘑菇云在你家升起完全是咎由自取!

夹紧尾巴你滚回了窝里,

刚从病床上爬起又出来抢东西,

强占了钓鱼岛你胃口大开,

还把爪子伸进我家里。

恩将仇报处处与我为敌,

遏制中国你比谁都卖力,

围追堵截到处都有你的身影,

连我们兄弟不和你都要从中渔利。

自以为傍上老美可以横行无忌,

别忘了他曾在朝鲜扔下几十万尸体。

前几年你到我家享受贵宾礼遇,

接见和宴请把你捧到云山雾里,

打着日中友好的幌子你骗人不骗己,

总以为政府软弱人民好欺。

有几个中国人对你奴颜婢膝,

你就认定我家里只有汉奸和贪官污吏。

告诉你我手中有一剑封喉的利器,

告诉你我中华儿女一腔热血足能淹死你!

羊儿被逼还会咬你一口,

何况是沉睡的巨人曾经力大无比,

小日本,我警告你:

如果胆敢在巨人身上吸血撕皮,

我站起来第一个掐死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