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力亚2002年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外国男朋友,2003年10月成为他的女朋友,然而享受爱情的甜蜜不到一年,她的男朋友被查出艾滋病发病,被遣送回国。

“从那一天晚上开始我的一切自由都被限制了,不要我到教室去上课,不让我跟我同学接触,说话……他们那天就监视我去买了一次性的碗和筷子,而且用完了,我的垃圾也不能四处丢,他们让我放好,他们做处理。”朱力亚说。


随后,学校安排朱力亚去做了艾滋病病毒检测。


2004年9月,她被告知正式确认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学校除了保留朱力亚的学籍外,没有让她回到教室继续上课。


朱力亚感到自己突然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文楼村,许多人因为输血感染了艾滋病。2004年10月,朱力亚来到了文楼村,这里许多人因为输血感染了艾滋病,朱力亚开始走进这些与她有同样命运的人。


文楼村之行让朱力亚深感触动。虽然艾滋病病毒改变了她的人生走向,包括生命的长短,但是她认为自己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了,应该在剩余的时间内多做点有益的事情,让生命展现得更有意义。


在经历了各种痛苦之后,朱力亚愿意公开她的故事,她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从她这里吸取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