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到今三国民间武力排名的演变历程

先要说明的是我们现在津津乐道的武力排名远在宋末元初就比较流行,但是当时的人们的排名和现在流行的有很大的不同,所有事物的原始状态都简陋的,排名也不例外.我下面所说的一切不代表个人意见(不是我在排名,我只是总结一下而已)


当时关张地位尊崇为神,古人崇神,故关张不在排名之列,,三国前表吕布,后表马超,吕布排第一,马超和吕布地位一样,所以马超不进排名,吕布死后,马超继承吕布的位置(其实论年龄马超和这几个人倒也不是一个时代的)

赵云曾在戏曲中击败过颜良、文丑、典韦,加上北宋的赵匡胤自诩为赵云的后裔,(这其实也没什么,近代以至现在的人们不都是有这样的"爱好"吗?或者赵匡胤是开玩笑的语气也不一定呢)故赵云排第二.

典韦在戏曲里败过张飞,为第三。

许褚战平过典韦排第四,徐晃第五,夏侯敦第六。


以上为古代的三国民间最正宗最原始的排名。

<三国志评话>,系元代无名氏所作,关张过了封神而又没有进入排名的相当一段时间里,此书对他们的排名做了一个大致的交代."张飞曾打得吕布不敢出战,六十回合打跑赵云,而后入川之时,闻听赵云败给了铁臂将军张益而大怒出战,两人连战三天,不分胜负.而黄忠曾大战关张魏延三人而不败,真的很强.这段时间内感觉黄忠最强,张飞稍微次之,不过只能算是一个过度时期吧.有兴趣的可以欣赏一下三国平话(http://www.langya.org/bbs/showthread.php?t=16259=)



到了元朝末期戏曲的发展繁荣,武力的排名(有人说无聊,有人说低级,不等大雅之堂但是我觉得存在就是有理,什么是雅什么是俗?俗雅之分正如魔道之分)得到进一步的丰满,每个时代总有一些好事之徒,于是把关张马也正式牵连了进来,经过补充修正,剔除了徐晃同志,加上了黄忠和姜维(是不是和朱熹爷爷的尊刘有关呢?)

随有"一吕二马三典韦,四关五赵六张飞,七许八黄九姜维"流传千古的经典排名的问世.


三国演义问世后,从里面的经典战例可以隐约看到这个排名的次序,当然矛盾还是有的,以现在的眼光和思维来看马超3回合击败张和应该属于爆发或者作者失误,但是在当时却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正如关羽被尊为神被尊为什么大帝一样,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现在的眼光看来就不正常了)马超封过神吗?只查到了青海,甘肃,陕西一带的民间剪窗花的时候都喜欢马超,只不过是贴在窗户上的,据说可以辟邪.著名的网络美女天仙MM(羌族)最喜欢的也是马超,家家都贴的门神里面也有马超,河南郑州、新乡、南阳一带以赵云、马超和赵公明、燃灯道人为门神;陕西汉中、河南西部一带,以孙膑、庞涓以及黄三太、杨香武为门神;福建、台湾一带以手持青龙偃月刀的关云长为门神;河北石家庄一带以薛仁贵、盖苏文和马超、马岱为门神等。世界各地华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大多尊关云长为门神;日本、朝鲜、韩国等大多尊薛仁贵为门神;美国和南美的一些华侨则大多沿袭唐朝遗风,仍以秦叔宝和尉迟恭为门神。是神就有特殊权力,而其他不是神的呢?


所以偶不理解典韦为什么会在关赵之前,难道因为怜悯吗?典韦应该没封过神,当然不会沾神的光.为什么呢?我不明白,你明白吗?


到了清朝毛家父子修改三国演义把原版五虎的排名关张马黄赵改成了关张赵马黄后,马超的地位开始急速下降,另外几乎所有的魏国人物开始遭受贬低,而尊刘则变成了主流.


一九五八年,毛泽*东主席在天津会见正定县县委书记杨才魁时说:“正定是个好地方,那里出了个赵子龙!都说一吕二马三典韦,我看应该是一吕二赵三典韦才对,马超这个人不简单,文武全才,但是在三国演义里他是比不上赵子龙的” 并亲笔题下了这几个字,至今石家庄-正定的班车后窗上还有毛主*席的题词,毛主*席的笔迹我想基本上是个人都认识,尤其是最后的赵子龙三个字写的龙飞凤舞,气势蓬勃,看的人心旷神怡!(我05年初年离开家乡石家庄,1年多没回去啦,写到这里忽然极其想家,老家是无极的,但是俺自小在邻县正定舅舅家长大).

赵云和马超一样也做了门神,清代民间年画繁荣。贫寒之家,为了表示同庆新年,也都买一对门神来装点门面。他们选购的多是这类既有古代骑马将军,又在舞刀对阵带有战斗故事的年画,如伍员、赵云之类门神,按照民间的风俗常见的门神有好几种:秦琼,尉迟恭守院大门,伍子婿守屋正门,赵云守内室或者儿童的门,而孟良焦瓒则只能守仓库,羊圈,鸡窝啥的.左边赵云的马是青色,并且左手下垂,阿斗藏在怀里,右边赵云骑红马,左手上举马鞭,阿斗在怀里,但是阿斗的头上有条小龙.门神另外还有穆桂英,秦良玉等女将,不过这个不常见.


正定县有个新城铺村,新城铺是正定县境内最大的一村镇,全村近两千户,颜姓居多。颜良祖籍新城铺,据说,现在村里的颜姓人家都是其后代,他们与关忌有世仇。不敬奉关会,自在情理之中。清军入关后,为了巩固了自己的统治地位。就把“关羽”抬出来,号令全国各地修建关帝庙。曾有一度,从长城内外,到大江南北,关庙林立。可是,新城铺人冒着杀头危险,一直未给关羽建庙。这儿是个集镇,过年民间艺人卖年画,凡有“关老爷”像者,不允许在此销售。每年农历五月十七前后,这一带总要或多或少地下雨,新城铺的人说是老天为颜色之死伤心落泪。这个村子有个千年不变的规定,不跟刘关张的人通婚!(多有个性啊)我在这个村子吃过一顿凉皮,一块钱.而中午吃的牛肉面,哪里是碗啊,分明是盆!,只售3元,什么加州牛肉面都比不上这一盆,面带极其韧,牛肉块极其大而且多,大夏天再来上一瓶冰镇啤酒,加上我骑自行车奔驰了将近50里路,天堂亦不过如此.


大概是90年代正定县里的某位干部写了一本<赵云大传>,风格大概跟呼延庆打擂,呼杨合兵等书差不多,不过里面把黄忠贬的太厉害,连马都上不去的黄忠还硬和赵云争功,夏侯渊被士兵杀死后,黄忠命人(自己拿不动了)用自己的大刀斩下夏侯的脑袋上报说是自己所杀.颜良更是成了受气的口袋,从颜良摆擂台被赵云饶命不死开始,到后来见赵云就跑,赵云成了颜良的克星,我第一次看这书的时候才18或者19岁吧(面临高考体检的时候,在幼儿园对门的小书店见到的),颜良只会三招,如同程咬金,用完就成废物,和程咬金不同的是颜良是彻底的反面人物,无耻到了极点作者大概是为了前途才写的这本书吧,结果正定县政府门前集满了老头老太太,最后可怜的作者被调离了正定.本想靠这个爬一爬,结果却失去了现有的,塞翁失马,或许调去了一个更加富强的县呢,不过河北省能比正定富裕的县还真的没几个.


在舅舅家,外公跟我讲,关公实在被逼没有办法了,名声可比什么都重要,即使是死也要去战颜良,当时无人是颜良对手,如果关公不出战,一生的名声都完了.小时侯老跟外公去看戏,醉翁之意在于戏台下的零食,嘿嘿,每年回家总要去看外公,拎上一箱子酒,外公唯一的爱好就是酒.


正定这里每个人都知道"一吕二赵三典韦"这个排名,但是关公是最受崇敬的,老人们总是恭敬的称为"关公"

在演出“关公戏”时,不同剧种还有许多不同的清规和讲究。比如蒲州梆子演“关公戏”,每届开场关羽登台亮相时,戏班的拉场要在出将口燃一张黄裱纸,表示祈愿、吉利,希望演出顺利和成功。而关羽登场演出时,演员总要闭着眼睛,据说关公只要一睁眼就要杀人(外公经常这样说)。这种讲究和规矩,长期沿袭,剧团、演员都自觉地、虔诚地恪守沿袭,不敢破规。在其他一些剧种,也有一些讲究,像扮演关羽的演员要沐浴、焚香、放爆竹等等,不一而同,但总归是恭敬而神圣。 <走麦城>则是禁演的剧目,民国时期曾经演过一次,但是剧组就发生了火灾,都说是关公发怒了,吓的一个个赶紧烧香拜佛.


近几十年来,由于毛主*席的一句话而诞生的一吕二赵三典韦的排名是最流行的,很多不明所以的人跟着搀和,于是出现了N个变种,后面各样的排名一股脑的都出现了,比如七黄八夏九姜维等等,搀和的同时还居然把老许给忘记了,更离谱的有人跟着这个排名还塑造了一个"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许黄孙太两夏候,二张徐庞甘周魏,枪神张绣和文颜,虽勇无奈命太悲,三国二十四名将,打末邓艾和姜维。 "蒙蒙外行人还可以,稍微知道有点三国常识的人都知道太离谱啦.分明是苏州评书<赵云传>里的东东,张冠李戴,不过呢评书也算是民俗的一种.只是最好别跟前面的排名搞混,免得大家误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