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施人口准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北京早已人满为患。

北京城市建设得好,土著居民不愿挪窝,外地人也削尖了脑袋往京城挤。人口膨胀也让北京的交通,就业,教育,治安等背上了沉重的包袱。笔者印象最深的是曾在立水桥附近的一个天桥上,悬挂多个横幅。上写:此处外地人出没,发生多起抢劫案、深夜勿走此天桥之类,真TM有创意。


去年年初,北京市政协常委张惟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提出了“建立人口准入制度”的议案,其议案认为:外地入京人员通常素质较低,给社会治安带来不安定因素,北京并不太需要这些人。此言一出,立刻引起板砖无数。虽然我对张阿姨的议案不敢恭维,但她对人口迁移流动学及人体器官营销学的高深造诣不得不让我佩服得四脚朝天的意识流一把。

有位禅师(我的师兄,和谐奖品提供者,经常显灵)曾经打过比方,说控制人口就像人的新陈代谢,如果只进不出,那么一定会被憋死,而只有有进有出,有吃有拉,才能真正吃得多,获取营养,从而生存发展。忽然想起大学时代某老师操着河南普通话说:换个交(角)度看问题。大禹治水的高明在于变堵为疏,八哥健康的秘诀在于不压抑性欲。是啊,可以利用我们的优良手段把一些单位迁出北京,自然就有很多人在X的引导下自发地支援兄弟省市。


在选择迁出单位时,应选择一些对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影响不大,区域因素不显著,人口相对较多的大单位。而适于以上条件的无疑就是高等院校。北京的高校中,就迁出的难易程度来看,冠名“中国”字头的较冠名“北京”字头要容易,以人文社会科学为主的院校较以理工科为主的院校要容易。综合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将一部分以文科为主的高等院校迁出北京,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方法。下面我们以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重镇、始终奋进在时代前列的中国人民大学为例,做如下分析。

第一,中国人民大学是中国字头的学校,它迁至祖国的任何地方都不用更改校名,全国一盘棋嘛!

第二,中国人民大学以文科为主,学校的资产多是些图书,搬家成本只是足够多的纸箱子,相当方便。

第三,中国人民大学有学生近20000人,再加上教职工及其家属、其他辅助行业的相关人员及其家属,保守估计就可以为北京减少5万人的负担。

第四,中国人民大学的前身是1937年诞生于抗日战争烽火中的陕北公学,如果把人大迁入延安,那更是游子回家。

第五,中国人民大学有属于自己的从小学到高中的附属学校,其教育质量在北京首屈一指。这些附属学校随人民大学一起搬迁,不仅可以使搬迁的教职工没有后顾之忧,同时还能带动迁入地当地的基础教育的发展。

第六,中国人民大学有一大批受党的教育多年、政治思想进步的干部和教师。即使是像张惟英(再次介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这样的非党员教师,也有着为社会分忧的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们对缓解首都的人口膨胀问题,有着比常人更深刻的理解。因此更容易从思想上正确理解学校搬迁的重要意义。

最后,把中国人民大学迁往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还可以改善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严重不平衡,提高当地的教育水平。人民大学的迁入还可以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因此,很多地区都会欢迎他们去。


综上,为了控制北京市人口的过度增长,将中国人民大学迁出北京,是可行的。又想起了一个故事: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一起讨论如何让猫吃辣椒。周总理的方法是把辣椒拌在猫食里,刘少奇的办法是捏着猫鼻子硬灌下去。毛泽东认为他们的办法一个有欺骗,一个有强暴,都不好。而毛主席的主意是把辣椒末成粉,涂到猫屁股上,让猫自愿地去把辣椒舔进肚里。


因此,唯一的遗憾是谁能让人民大学首肯呢?把辣椒涂在屁股上那可是人才干的活。


原作:李志宁


网络文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