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震惊!请问教育部长:你出国留学哪来的钱?

作者:燕云十八骑


最近,教育部有个叫王旭明的新闻发言人对记者谈了下面一段话:人们对学费问题应当转变观念。在计划经济时代,孩子从小学上到大学花的钱很少,因为国家都给包了,但是在市场经济时代,形势已经发生变化。非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已经成了家庭的一种消费,既然是消费,就要根据自己的经济、智力实力来选择。北大、清华这些优质教育资源是有限的,自然比较贵,不是所有人都消费得起的。就好比逛市场买东西,如果有钱,可以去买1万元一套的衣服;如果没钱,就只能去小店,买100元一套的衣服穿。现在很多人不考虑自己实力如何,都想让孩子往好学校里挤,这是非理性的,也是形成“上学贵”观念重要来由之一。


看了这段话,我非常震惊,我痛切地感到:我们的一些政府部门已经堕落了!王旭明是个新闻发言人,他的话不代表他本人,而是代表教育部,代表政府。我不知道,他的话来自哪一级的授权。但不管是谁授权让他说出上面这一段话,此人都是民族的罪人!


教育,是人类社会最重要的活动之一。人们在生产实践中积累的经验和知识,通过教育才能传给下一代。可以说,从原始社会开始,人类的每一点进步都来源于教育。在当今世界,中华民族要想赶上世界发展的潮流,最基本、最重要的手段就是发展教育。没有整个社会文化和生产技能的提高,没有大量的有民族责任感的、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振兴中华就是一句空话!教育,应该培养一大批有道德、有文化的劳动者而不是精神贵族;教育,应该平等地面向所有公民而不是只面向少数权贵和富人;教育,应该是社会存在的基本构成而不是商品。


两千多年前,孔夫子就提出了“有教无类”的平等教育观。之后的历代封建王朝虽然得到良好教育的大多是有钱人,但从来还没有听说过政府公开歧视穷人受教育权力。虽然“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教育理念并不正确,但毕竟给了穷人一点通过受教育改变命运的希望。即使是近代军阀和民国政府其间,也有不少穷人的孩子通过政府的资助接受了高等教育。我本人就认识在美国一所大学做教授的一位当年西南联大的学生,他告诉我,当年他家很穷,是拿政府助学金读完大学,又来美国深造的。更加辉煌是新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全民免费教育。那时,谁听说哪个孩子因为穷上不了学?连王发言人都承认:“在计划经济时代,孩子从小学上到大学花的钱很少,因为国家都给包了”。要我说,即使计划经济有一千个原因应该诅咒,就凭这一条,它就比现在这个“虚假”的市场经济强一万倍!


什么叫“但是在市场经济时代,形势已经发生变化”?你敢说现在中国的市场经济比美国还“市场”吗?什么“北大、清华这些优质教育资源”?你北大、清华比哈佛还“优质”是不是?你知道哈佛是怎么收费的吗?我来告诉你:每个学生在注册时都要带上上一年父母的纳税表。全家收入在四万美元以下是免费的!即使不免费的学校也有各种不同类型的奖学金。没有奖学金的学生和家长可以向政府申请助学金,而助学金在在校其间是不需付利息的。天天嚷着与世界“接轨”,这个轨你怎么不接呢?如果说美国能做到这些,是因为美国太富有,好,我们和穷国比一比行不行?有人一提朝鲜、一提古巴就一脸瞧不起。但人家再不济,教育可是全程免费!不和别人比,和自己比总行吧?不是说,改革开放富起来了吗?富起来了,怎么教育却穷了呢。


据我所知,教育部的周部长是在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拿的博士学位的。我请问你周部长:你出国留学哪来的钱?你自己挣的还是你父母给的?你当时的学费和生活费不是来自中国政府就是来自对方学校!你敢说不是吗?你临走时,你的父母有没有对你说:“孩子,咱穿不起一万块钱的衣服,就买一百块钱的;咱上不起外国的学就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我相信他们当时用不着说这些话,因为他们有福气:当时的中国没搞什么教育产业化,当时的教育部不是你这号人当部长!你是不是以为美国人很傻?白给你钱让你在他们那里上学?全世界就你们几个中国的精英是“理性经济人”?你看到人家的富裕,为什么看不到人家是怎样重视教育的?如果在毛泽东时代就把教育当成一种“消费”,今天的周部长大概不会坐在教育部大楼办公室里,极有可能的是早就成了4050下岗工人之一,或者农民工的一员了。


今天的中国,高等教育的收费与老百姓的收入极不匹配。原因是什么?不是你们说的“现在很多人不考虑自己实力如何,都想让孩子往好学校里挤,这是非理性的,也是形成‘上学贵’观念重要来由之一”。真正的原因就是你们搞的、老百姓深恶痛绝的教育产业化!作为政府部门,你们不想着制止滥收费,不想着打击教育领域的严重腐败,不想着争取国家增加教育投资,却恬不知耻地对老百姓说什么不“理性”的风凉话。


我并不认为今天通过考试选拔优秀学生是科学的,但它毕竟给每个孩子提供了一个平等竞争的平台。清华、北大等国家重点大学曾经培养了许多各个方面的人才。他们中的许多毕业生今天正在担当着中国重要领域的大任。我们的教育部门应该站在为民族培养下一代精华力量的高度,视每一个有能力进入这些学校的孩子为国家和民族的宝贝。能拿得起学费的让他们念,拿不起学费的国家拿也要让他们念!有谁敢说那些因为贫穷被排斥在校门外的孩子不会成为明天的邓稼先、明天的华罗庚?有谁敢说他们中不会出一个更加合格的共和国的教育部长?有谁敢说他们中不会产生领导国家继续向美好未来前进的共和国的新的主席和总理?为什么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教育部门看得还不如资本主义国家的有识之士远呢?在这里,我不想说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我不想说中国还是个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只想问问:王旭明们,作为教育工作者,作为政府的教育主管部门的负责人,你们到底是无知呢,还是无耻?


教育不是产业,它是事关民族千秋万代的“事业”;教育不是老百姓的“消费”,它是国家和政府的责任;教育不是有钱人的奢侈品,它是每一个公民的最基本的人权。


教育部发言人的话是十分危险的。它的危险不在于有人说了什么,而在于目前这种无异于民族自残的、荒唐的教育不公正在或已经成为政府的政策行为。这种言论一旦成为政府的主导思想,中华民族面临的危难将远比一个台湾问题严重百倍。人们,要警惕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