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在那里看到这首诗的,只记得作者是一位普通的美国妇女,她的丈夫应征入伍去了越南战场,后来阵亡了。她终身守寡,直至年老病逝。她的女儿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母亲当年写给父亲的这首诗。

记得那天,我借用你的新车,我撞凹了它,我以为你一定会杀了我的,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在你的新地毯上吐了满地的草莓饼,我以为你一定会厌恶我的,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忘了告诉你那个宴会是要穿礼服的,而你却穿了牛仔裤,我以为你一定要抛弃我了,但是你没有;

是的,有许多的事你都没有做,而你容忍我,钟爱我,保护我;有许多许多的事情我要回报你,等你从越南回来,但是你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