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烈女坊

世有烈女,殉夫以终,人皆敬之,遂为筑坊,以旌其贞,以彰教化,谓之烈女坊。


(一)

又是一个蒙胧的雨天。凄迷的风裹夹着纤细的雨丝,从北面的山坡上漫过来,化成一片苍白惨淡的薄雾,瞬间将这小村以及村前河上的石桥、桥头的石坊尽笼其中。

眼前的一切,与我三十年前初次来到这里的场景全无二致,稍有不同的只是坚固在石拱桥代替了那踩一脚就吱呀做响,左右摇晃的木拱桥,桥头多一座石坊,少了一幢旧屋。

这石坊从我当年捐资修筑,到今天也经历了三十年岁月,接地的石柱根部,已经被青苔所包围,散发着生命的潮湿。那潮湿,一如她的眼光。

那年我二十岁,头带一顶据说是当年陆放翁行呤时常戴的一种叫做浩然冠的帽子,身裹一件石青色八团花刻丝的湖绉长袍,脚上踏了适行山路的谢公屐,独自旅行到浙东来,已经有半个月的光景。在山阴寻访了几日范石湖的遗迹,又在天台山追溯了一番李太白的诗韵、求证些天台宗的密法,然后便折向西北,捋着富春江玲珑温宛的脉络,漫无目的的游荡。一路上我虽然出神地眺望着重峦群峰,原始森林和深邃幽谷的秋色,胸中却有着莫明地悸动,感觉不远处就会有一场艳遇在等待我。

看厌了杭州城中那些职业脂粉和偷情贵妇们日趋糜烂的污秽胴体,我渴求着一种另类接触,如果是床梯之欢固然不必客气,再若是个美人胎子,我则会当做一种苍天的赐福,哪怕仅仅是眉目传情呢,在这孤旅寂寞中也足慰我心了。诚然,我对肉体欲望是从不排斥与伪装的,这也使我成为那些道学先生们的头号大敌。然则,他们又不得不佩服我的那些通俗诗词在市井坊间的无远拂界的传唱承度,以至将我与柳七并列。其实,我心中原是看不起柳七这人的,一个关盼盼尚且不能到手,也着实枉担了个风流虚名。

当我在西冷的文人聚会上公开宣布自已要赴浙省乡野行吟游历的消息后,我分明自那几位东林先生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去一心病的快哉,不免心中好笑。突然联想起几日前,当其中某人在书院那边高谈阔论着朝局颓废与腌党专权的时候,我却正伏在他新纳不久的第三房小妾身上洞幽探微,从而发觉这道德老先生原来是个银样蜡枪头,那美貌小佳人的破爪仪式居然被我拔了头筹,将一个活色生香的女子当撑面子的花瓶摆设,亏这老先生不怕佛祖嗔怪他暴殄天物。念及于此,我向他投去一抹微笑,令那老先生有点琢磨不过来。

我对杭州是没有太多留恋的,却不是因为这些道德先生们的排斥之心,只因我在这个地方没有发现那些在众人心口间传颂的真爱,也未找到如典籍中所大书特书的三贞九烈。在我理解,女子,惟有真爱一个男子,才会不顾一切地去为他守妇道。贞烈女子,其实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真的爱恋。我的诗词,往往会涉及情爱,但我从来都鄙视自已的文字,因为我知道自已并未亲眼见识过真爱,一切的内容都来自道听途说和编造臆断。我一直在欺骗我的读者们,让他们陷入空想的爱情谎言中,做上一些虚妄的梦,却看不到埋藏在这梦的后面的无限危机与混乱。眼前的杭州城,已经彻底死亡在我的谎言文字中,我只有试图在乡寻找一种起死回生的灵药,即使不足以挽救杭州,却足以挽救我自已。


(二)

出乎我的预料,行在一向号称美人之乡的浙省,我至今居然没有任何斩获,更兼之一路不时飞洒于江天之间的萧萧细雨,心情一如天空般晦暗不明起来。心情差起来,脚下本已陡峭蜿蜒的山路,此时愈发显得漫长歧岖。我开始后悔自己为何不在早晨离开的集市上买根青竹手杖了。

好不容易越过这道坡,眼前的叉路口上赫然出现一座茶亭。这简陋的茅舍此时在眼中,不谛于锦绣华堂。不顾脚下的湿滑,我急奔近前,在门口长呼出一口气后,人却呆住了。因为我的心愿已经达成。

因为是雨天,客人只有两个。但引我专注的却是茶亭的主人——当垆女子,见我倥立在那里,连忙离开自己的座位,抱了个蒲团交给身边的小孩,指示他垫在简陋的长凳上。

“哦……” 我只答了一声就坐下了。由于适才跑得急了一时喘不过气来,再加上倏然的惊艳,“谢谢”这句话已经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口来。

及至坐定,急促的气息渐渐平复,我才再次仔细端详了女子。她看上去大约在二十四、五岁左右。头上挽着个大得出奇的髻,那式样老得让我叫不出名字来,这使她严肃中带着一丝忧郁的瓜子脸愈发小了,却没有失衡的感觉,柔美又调和,很象我儿时看的唐人传奇上仕女的绣像,而她的一对眸子,不禁令我回忆起西子湖水的温宛沉静。她身边的那个小伙计,我起初误将其当做了幼童,此时细看才发觉,他的喉结已明显凸出,颔下生着微微的髭须,年继或许还大过女子。竟然是个侏儒。

看发式,这女子已经出阁,她的丈夫该不会就是这个侏儒吧?若是那样的情况,也未免太过可怜。我一边喝着侏儒送上来的茶水,一边凝神观察二人的神情,希望籍此了解双方之间的关系。凭经验,我很快断定,他们之间不是那种关系,仅仅是普通的主雇关系而已,心下微微松了口气。但不久,新的疑问再度浮上心头。在这么一条偏僻在山路旁开一间茶棚,应该不会有太多的赢利——这一点从女子荆钗布裙的打扮可以求证——即使是晴天,客人也不会很多,一个人照顾起来也足够了,又何必多添可有可无的雇工来挤占本已菲薄的利润呢?看女子的行动作派,却也不似借卖茶为名在道边拉客的土娼之流,如果是,她完全可以将茶亭开到更接近市集的地方,而不是这渐入山峦的冷僻角落。我想我有必要设法住进她家,这一半是为了好奇心,另一半则归于欲望在驱使。到此时,自已这次的猎艳之旅才算真正迈出了第一步。


(三)

侏儒相貌虽生得猥琐,人倒是蛮热情的,只是那热情略显过头,给我一种虚伪的印象,不免对其生出几分戒心。我猜他对我这人的兴趣更胜于对钱包的兴趣。

见我喝下两杯茶,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他就巅巅得凑过来搭讪道:“先生是从省城来的吧?”

“你看呢?”我敷衍了一句,眼睛依旧瞟着女子。

“我看是。我们这穷哈哈的地方,怎会出先生这样气派人物。”

“你们老板娘怎么称呼?”我不和他瞎扯,直接抛出了自己的主题,同时将一锭约二两重的银子悄悄塞进他的手中。

他心领神会得一把握住,揣入怀中,动作快得惊人,脸上却不动声色,一副久经风浪老江湖的模样。接了银子,他却不说正题,反而拿起我面前的茶壶,慢吞吞得去灌水。再慢吞吞得转回来。但我心中并不着急。我知道,这种人虽然随时可以出卖自己的亲爹娘,但是却对付得起代价的顾客很讲信用。

果然,当他将茶壶放回桌面的时候,略微倾斜了一下壶嘴,茶水顺势溢出,凝聚为一个小小的水洼。他伸出手指,在身体掩护下,飞快得蘸了茶水,写了一个“秦”字,然后用贪婪的眼睛睨视着我。这家伙很聪明,知道我不会仅仅满足于一个问题。看来他很有商人素质。

既然彼此已经心照不宣,我也不犹豫,学他的样子,手蘸茶水写出了自己的第二个问题:“她家里还有什么人?”

由于这几个字几乎将茶水耗尽,我便假装斟水的样子,又滴了些水给他。他见我很上路,于是也不犹豫,回了五个字:“丈夫,是瘫子。”

“有多厉害?”我问。

“腰部以下。”他回。

“多久了?”

“三年。”

我心中暗喜,腰部以下瘫痪,这说明完全无法行房。而三年无法行房,对于一个已婚女子来说,成熟绽放的肉体却得不到应有的灌溉,是比死更可怕的事情。看来此次猎艳行动将轻松达成。现在所欠缺者,便是如何靠近的问题了。眼前这个人,将成为清理花径的扫帚,打开蓬门的钥匙。基于此认知,我又悄悄塞给他一锭五两重的银子。与他接银子的手瞬间接触的一刹那,发觉那里已经变得灼热起来。意外的横财,确实足以令人血流加速。

“想办法让我住到她家里。”我在桌面上提出了此次交易的代价。

这次,他没回答我,仅仅咧嘴一笑,使他那猥琐的脸愈发显得猥琐。


(四)

再度踏上山路的时候,已经是黄昏。

雨,依旧淅淅沥沥,毫无止歇的意味。但是,我的心情却已云开雾散,艳阳高照。

独自撑了油纸伞,跟在女子身后,时不时可以欣赏一下她的玲珑体态,真是不虚我这一番跋涉。由于要操持整个茶亭的活计,她的衣装选择了一套紧身利落的青色裤袄,看样子是家做土布自制,但纹理细腻,质地居然不逊城里的机户制造,可见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儿。如此才貌双全的女子,居然要为了一个瘫痪的废物守活寡,这个世道可真是浪费成性。

让我来释放你的欲望吧。我做如是想。

侏儒很知趣得走在我身后,让出全部的视线供我任意鉴赏女体的曲线,虽然仅仅是后部,却足以令我砰然心动。一路香香艳艳得不知行了几时,道路的坡度从上升变为下降,我听到了嘈杂的水声。及至绕过一片被雨水洗刷得葱郁青绿的树丛,眼前豁然开朗。近在咫尺的山脚下,自登山以来便阔别芳踪的富春江跃然而入眼帘。虽然在两边山势的挤压下,河面比阔别时显得纤弱了许多,但那温宛隽永的天然风致却不曾稍减。就如同我眼前的女子一般,虽然生活的困顿始终压在她的头上,却丝毫不能在她脸上身上造成任何,哪怕是微小的痕迹。依旧婉约动人,依旧风韵天成。我恍忽窥视到她心中紧闭的那道门,以及门内的无边春色……

※※※ ※※※ ※※※

由于富春江定期泛滥,给江的两岸留下片片沼泽和湿地,女子所居住的村落就被在这些湿地沼泽的包围中。一条富春江的无名支流,在村前缓缓流过,直接投入村周山峦的怀抱。它与距离小村数里之遥的母河冲击出了一小块小小的三角平原,给这个山间小村提供了足以养活村人的肥沃耕地,使这里几乎变成了陶令笔下的世外桃源。

走上吱呀作响的旧木桥,女子忽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第一次对我说话:“桥头的磨房,就是我家。里面很破,你如果嫌弃,现在就去别家吧。”

她的声音就如同她的人一般,清泠泠得,比脚下的河水更为恬静柔美。水做的女子,比水更清,潋滟波光,尽在言语之间静静流淌。如此想着,我失神了,以至只顾回味她的声音,却没有意识到,她是在提问,我需要回答。

没得到答案的她,也许拿我当做白痴,不再重复,径自走下桥去。还是背后的侏儒用手轻轻拽了拽我的衣襟,才使我的思维还了阳。心下后悔,如此一个搭话的机会就这样白白从指缝间溜走了……

侏儒猥琐的脸凑了过来,对我讨好得笑着,指了磨房旁边的一间小屋告诉我,那是他的家。我憎恨自己居然听见了这句话。


(五)

进入磨房,我发现里面的空间比我在外面目测的要大一些。而且上下两层都可以住人。由于本家男主人双足不良于行,因此,楼下是最主要的起居地。虽然和外表一样破旧,但收拾得相当齐整,不见一丝因贫敝而产生的颓唐,看来,这女子生活得倒也乐天知命,不是可以凭物质打动的人。

男主人据坐于床,背靠板壁,腰部以下盖着厚厚的棉被,看年纪在四十岁上下,却不是那种卧病在床的颓废中年样子,面色红润,颌下的胡子也经过了精心修剪,尤其是一对眸子,烁烁有神。见我进来,他向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居然没有表现出对家中突然出现陌生人的一丝好奇与疑问。当女子将我打算借宿的事情对他讲说明白后,男子的脸上更是一派欢喜,连声说:“好呀,省城来的贵客,欢迎之致。每天白天内子都要出门做生意,我的腿又是现在这个样子,别说帮他,就连自己出门散步都不能。这下好了,有先生作伴,我也可以和你聊天来解闷了。”

我向他略抱了抱拳,交待了句“多有打搅”这样的场面话。那男子却用一幅相当认真的表情来回答我,“以后被麻烦的人很可能是先生。”

与他,我实在没有太多的话可说,虽然我看得出他绝非一般乡村粗汉,没有这种闭塞乡村中普遍存在的对外来者的敌视与排斥,可是我的心都挂在女子的身上,同时也对这位将被我待上绿帽子的男人略有歉疚。

女子这时对男子开口道:“你就别唠叨了,人家先生大老远来,又淋了雨,还是赶紧让人家休息吧。”转头又对我说,“我领您去二楼吧。”

说罢,也不待我做出反应,就径自走向仄仄的楼梯。男子向我抱歉的笑道:“哎呀,这却是我的不是了,先生快去休息吧。”

我向他点了点头,就跟在女子背后上了二耧。二楼的格局略小,空荡荡得,显然平时没人住,但是打扫得却很干净。屋子角落里有一张床和一套桌椅,被褥也很齐全,看样子始终是在此之前就已经开辟为客房了。这样荒僻的村庄里居然还保留客房,以前经常有人来吗?我对这个奇怪的家庭产生了做进一步探究的好奇心。

女人问:“先生先坐,我去给你升炭火盆。看看还缺什么,一会告诉我,我去准备。”说着,又下耧去了。

我依言坐下,又将整个二楼打量了一遍,除了整洁俭朴之外,倒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然则,唯其如此,却更显露出一种刻意掩饰的痕迹。被掩饰的是什么呢?应该是掩藏在普通乡民背后的真实身份吧。一个受过良好教育,见过大市面,很可能也享受过高品质生活的家庭为何要选择隐居,看破红尘吗?不像。那么就是在躲避什么,要是能搞清楚这后面的背景,应该可当足以胁迫这女子就范吧?但是,我立刻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我从来不用强迫手段来获取女体,因为这将标志着我的魅力和手腕的退化。


(六)

吃饭前的时候,侏儒给我送来了一套干净衣服供我替换湿衣。并告诉我,换下的衣服会拿去浆洗的,叫我丢在床上不必操心。又告诉我,换好后就可以下楼吃饭了。此时的他,倒很象个负责的小伙计。

我试了试,发觉比自己的尺寸稍大,但也并不是差得太多,是一身普通的青布裤褂。应该是他丈夫的吧。

换上干爽的衣服,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于是下耧吃饭。我和侏儒面对面坐在饭桌前,而女子却另外端了托盘在床前伺候男子吃饭。虽然男子极力反对,但女子还是固执得要喂他吃。从男子诧异的态度上可以看出,在我来之前,这种情况并不多。是为了表演给我看的吗?为何要表演给我看呢?我觉得这种态度大可不必。

晚饭的内容很有乡间特色,一尾用葱、姜、蒜烧成的鱼,外加一大碗与山菇和炒的青菜。内容虽不丰富,但味道确实很不错,是我喜欢的那种清淡素雅的风格。因此我一连吃了两碗白米饭。

见我吃得香甜,丈夫欢喜得说道:“先生喜欢就好,还怕乡间粗食,不和先生的胃口。可惜事先没准备酒,明天给您准备些好了。”

我道声不必,然后就走到他的床前,坐了下来,嘴上询问着他的身体如何,眼睛却放肆得去瞟女子的身体。看过她的表演,我的信心一下子提升了起来。她怕我,怕我看出她独守空闺的寂寞,那么我偏要在这方面压倒她,让她无所遁形。

女子察觉到了我不怀好意的目光所向,连忙说了句,“你们聊,我去吃饭”,转身避开。我回转头,嘴里说着,“嫂夫人慢用”,但眼睛却盯了她的臀部,同时嘴角上泛起一丝嘲弄的笑意。这一笑笑得她有点不知所措了,心中恐怕早已紊乱起来,在猜测我是否已经看穿了她的把戏。虽然她迅速转过头不看我,但我分明在她脖子转动的一瞬间看到了她耳侧原本白皙的皮肤泛起了一丝红晕。

“首战奏捷。”我心中暗叫。不过碍于她丈夫在面前,我也不便穷追,于是转身过来与男子有一搭,没一搭得扯起闲话来了。我巧妙得规避着自己心中的疑问,只是装作一个普通游客的样子,打听些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四周的景致。男子很健谈,居然毫无保留得讲述起自己一家为何会来到这个地方。

据他说,他原本是萧山县的一名捕头,十年前在一次追捕江洋大盗的过程中,被对方用刀砍成了重伤,虽然命保住了,但腰椎断了,从此瘫痪,也就断了生计。县城里的物价太高,单凭妻子接些缝补的活,没法养家糊口,幸好过去的同僚帮衬,才在这个山村住下来,还开了个茶亭。这里的山民不识字,以前与山外来的客商做买卖经常吃亏。而自己一家却正好认识几个字,于是村民们委托他们家代表村子与外人谈买卖,经手的生丝,山货,粮食等等可以从中提取一笔小小的佣金,如此才得以勉强能度日。而楼上我现在居住的客房就是为了那些山外来的客商预备的。

他说着,我听着,边听边分析,发觉条理清晰,丝丝入扣,全然无懈可击。然则,唯其如此,反而愈发显得可疑。这显然是一篇事先经过准备的演讲型文章,完全是为听者而做,虽然从逻辑上与论据上可谓严谨,但准备得太过精心,雕琢过甚,失去了天然的真实。不过,我也不必戳穿,因为这与我无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