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改]公开致安全委员会成员的一封信

在对铁血未来发展的讨论中,无论持何种态度,天俊都愿意相信{偶极其愿意相信你们,尽管我是否相信你们你们是不知道滴}大家希望铁血未来是光辉灿烂的{如同未来是美好的,前景是光明的,胜利是不久的,XX是万岁的},对于目前铁血存在着困境,大家都不做否认{亦不作承认,正如同无数个案例一样:偶就是不承认也不否认,偶就是不发表评论,偶就是装深沉……},环境不乐观{貌似应该是“环境不容乐观”,乐观是用来形容人滴,不是用来形容环境滴,正如同interested和interesting之间的区别一样:前者用来形容人,后者用来形容物},流量出现了下降{机器无比的烂,没有办法的事情,吸引不了人,或者是吸引了人之后又再次失去才是主要问题,比如说在首页的《图书馆借书时用手机拍到的MM》},气氛也不尽人意{腥风血雨,白色恐怖……},无论是新老铁血会员{不晓得是如何划分的,大概是……我也不晓得},都非常焦虑{天天吃不下饭,只能喝八宝粥,殚精竭虑,废寝忘食,茶饭不思,三月不知女味},进而在寻求改善的思索中{重点强调目前人心还是没有散滴,主题还是积极向上滴,铁血还是没有分裂滴}产生不同的看法和分歧,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争吵不是一天两天、一人两人、一群两群、一帮两帮了}......


对于安全委员会的诸位{长官训话了,诸位起立},大家为铁血所付出的一切{正确或错误,光明或阴暗}都是非常值得广大会员敬佩和感谢的{貌似这半句话前面少一个“我认为”;值得赞赏与确实已经被赞赏是两回事情,正如同“值得敬佩和感谢”与“被赞赏和感谢”是两回事情一样},即使铁血在讨论中的立场和尺度{谁代表了铁血?斑竹、管理员还是被封杀的哪些人?或者是既不是斑竹管理员也没有被封杀的人?}产生了不正常的变化{什么叫做“正常”的变化?!},那也应该由主持制定这些规范的人来承担责任{遗憾的是只能由TX领导层集体来承担这个责任而不是被封杀了的人们},和广大安全委员会的人员是无关的{杀人和刽子手是无关的?笑话},所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里有几个是军?,又有几个是现役军人?服从命令,服从谁的命令?TX什么时候有自己的军事组织了?},安全委员会的诸位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表现出自己是一支服从命令,指哪打哪的精锐之师{是否精锐自有公论,不过鹰犬是逃不掉了}.......


安全委员会的诸位,对于铁血目前的困境,没有任何一个会员将责任归咎于你们{因为你们都是用代号滴,所以不晓得你们是who;就算归咎于你们也不会告诉你们,反正你们也要被清除出去了},即使你们是面对广大会员的{不是面对,是“针对”},即使是你们亲自删除了他们的帖{还有封号呢?},他们不能理解的{是否理解偶不晓得,但是否同意相信还是有不少人能够确定滴},不是你们每个人{你们每个人分散开来就什么也不算……},也不是你们的组织{不是?是?偶不晓得},而是铁血的政策,而是铁血的立场{TX的立场、TX的政策是什么呢?是否可以将这句话理解为:TX的政策和立场是不利于“广大会员的”,所以才引起了“广大会员的”反对?}............


安全委员会按照诸位中有些人的说法是已经停止工作了{大部溃逃,局部叛变,有残余在活动……},广大会员还是不清楚为什么安全委员会为什么要停止工作{因为这些事情从来没有人解释,正如同以前的“军情处”一样},是自己停止工作的{这个叫做罢工},还是奉铁血管理层的命令停止工作的{这个叫做抛弃},这其实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着什么原因,我们不愿意猜测{反正猜测了也不会说,猜测了也不会得到证实;真相,始终只在少数人的C盘和聊天记录里}..................


==================================================================================================================

天俊2、大米稀饭、还有那个mimamami(好象是这么写的,谁记的Y的英文名字怎么写),三位的大恩大德,井水我无以为报,一直心中难安,然滴水之恩必涌泉相报,我会一点一滴地还回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