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人在利比亚的见闻

一个中国人在利比亚的见闻

1999年9月21日的早晨,刚刚离开大学的我站在北京三里屯使馆区的一座不起眼的

建筑前,铁门上挂着鹰的国徽,门口的牌子上面写着“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

义民众国人民办事处”,在这里,我已经消耗了两个星期的时间,为的是拿到利

比亚的签证。可是使馆里面阿拉伯式的工作程序我实在不适应,每次都提出要新

的文件,每次都是相同的对话:“等等吧!”“等多久?”“Insha Allah(托靠真

主)!”终于不厌其烦的我在前一天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杭州我的利比亚兄弟——核

电站的工程师,浙江大学博士生穆夫塔和贾马勒的电话,作为极力邀请我去利比

亚工作的人,他们答应今天会飞来北京帮我拿到签证。 我在使馆前面已经转悠了

个把小时,哨兵也已经以百倍警惕的眼光盯着我看了几回了,尤其是在我把黑色

的皮包抱在胸前,低头打火点燃香烟的时候。 使馆的门开了,里面走出了几个穿

着时髦的姑娘,个个身材一级棒,都是前两天来使馆参加卡扎菲同志九一革命胜

利三十周年的招待会的利比亚人家属,一个金黄色头发身材凸凹有致的小姑娘还

和我说过话,此时笑嘻嘻的用我仅有的能听懂的几句阿拉伯语和我打招呼,我回

了一句之后,正准备顺势和其他三位套磁,就看见一辆红色的夏利车横在我的面

前,贾马勒壮实的身体一下子冒出来阻断了我的视线。我急忙收回视线,一边和

两个兄弟拥抱,一边安慰自己:没关系,马上就要深入虎穴了,到了利比亚这样

的女生还不遍地都是。

人情和面子在第三世界国家的通用程度绝对不亚于咱们中国,我随着穆夫塔和贾

马勒进入使馆之后,马上就得到了不一样的待遇,我坐等在办公室外面的沙发上

,听着里面他们二位在和使馆官员高声谈笑,言谈之中好像并没有提到我的名字

,可是很快就有人过来拿了我的护照送了进去,紧跟着就被喊了进去,只看一个

留着小胡子显得很精干的人也不多问我,一个劲的往我的护照上面写字,盖章,

同时嘴里还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些什么,最后抬起头来看着我,用阿拉伯语说:“

你要去利比亚,所以我现在用阿拉伯语和你说话,签证费是630元,你是我们的兄

弟,我给你特别的价格,你付30元就可以了。”一边说,一边伸出三个手指在那

里摇晃,我的阿语实在有限,以为他给了我三十块钱的优惠,就掏出了600元钱递

给他,他很惊讶地看着我,改用英语和我说:“为什么给我这么多钱?三十块就

可以了!”我顿时怀疑自己听错了,打折打掉六百块?看我一脸狐疑的看着他,

利比亚同志也着急了,急忙用汉语大喊:“三十块!三十块!”我好像一下子醒

过来一样,赶忙拿出三十块钱,心想就算是错了也是你老人家的,以后不要找我

要账就可以了。钱交了,眼瞅着利比亚同志在盖好的签证上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

的大名,心里的感觉出奇的平静,甚至有点发愣,这就是签证,就这样要去一个

陌生的国家了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