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六集第四章

第四章 远征笠原

10月6日深夜10点,以“哈尔滨” 号新型驱逐舰为旗舰、“海昌”、“海盛”、“海云” 巡洋舰、“珠海”、“惠州” 、“泉州”、“厦门”号新型护卫舰组成的联合舰队,在我军分舰队支队长徐国忠的指挥下,护送着装载第二十二军特种师主力11000多名指战员的一艘大型登陆舰、三艘大型货轮,经过四天的远航,悄悄接近孤悬在浩瀚的太平洋之中的硫黄岛,这里远离日本列岛和硫球群岛,过去一直属于没有人常住的孤岛,直到10年前日本人才占领了这里。通过审问在日本和台湾抓获的俘虏,我军基本掌握了在小笠原群岛和硫黄岛日军兵力情况,由于日军兵员来不及补充,加上日军的防御重点也不在这里,所以在这一带驻防的日军只有一个从来没有打过仗的守备旅团,岛上的男居民都编入了部队,年轻的女子也都编入医护部队或参加了慰安所,估计日军有7000多人。其中在硫黄岛的日军只有一个联队约2000人。对于硫磺岛的地形第二十二军特种师的指战员可不陌生,由于李得胜对于异时空二战中的残酷的硫磺岛战役非常熟悉,所以在训练第二十二军渡海登陆作战时有意识把二战时日军在硫黄岛的布防作为蓝军的部署来考验和磨练部队,当时李得胜虽然没有提到过硫黄岛,但最近特种师的指战员拿到硫黄岛的地形图以后,都感到非常熟悉,有针对性的作战计划和措施迅速出台并布置下去。

之所以首先拿远离台湾、日本和琉球的硫磺岛开刀,主要是提防太平洋上的美国海军和德国海军抢先下手,目前美军占据着夏威夷群岛和菲律宾群岛的主要岛屿,而德军占据了马里亚纳群岛,按照这些帝国主义列强的本性,趁火打劫还是有可能的。小笠原群岛和硫黄岛既是拱卫日本列岛和硫球群岛的屏障,也是未来与列强争夺太平洋主导权的前进基地,所以李得胜把夺取硫磺岛列入了首批计划。在硫磺岛的日军联队也搞不清楚日军在日本列岛和台湾岛的惨败情形,虽然也在加紧建造工事,但缺少挖掘设备和钢筋水泥的日军守备联队还无法象异时空二战时期那样构筑立体坑道网,加上兵力实在有限,只能有重点的建造工事和部署兵力。由于这里远离日本本土,通讯也极为不便,所以岛上日军士气和警惕性估计不会很高。解放军虽然对敌人的具体部署也不清楚,但是熟悉硫磺岛地形的特种师指挥员还是能够判断出日军可能的布防情况,制定出周密稳妥的安排。

我军舰队借助茫茫夜色的掩护下悄悄到达硫磺岛附近海域,穿着日军军装的二团一营的900多指战员划着小船从硫磺岛东北端靠岸,他们很快攀上紧靠大海有十几米高的礁石,武艺出色的战士们迅速制服了在这里站岗的日军士兵。一营教导员严孝全曾经在日本留学两年,能够说一口流利的日语,还有两名在去年8月在华北被俘以后改造转化过来的和族战士,通过他们三人的示范和训练,一营有许多指战员能够说一些最基本的日语。最近从台湾前线的兄弟部队又调过来五名懂日语的战士,使得一营的化装突袭行动有了更好的保障。通过分头审讯刚刚抓获的俘虏,他们基本摸清了日军的布防情况和今晚岛上日军使用的口令,通过无线电台的联系,我军指挥员也马上得到了这些情报,日军的情况与大家战前的预料基本一致,其他部队也迅速有条不紊地开始行动。已经上岛的一营指战员以日军巡逻队的组合分成五个分队向纵深地带挺进,路上遇到的日军哨兵和巡逻队看到穿着同样军装、口令也完全一致,自然未能有效提防,一个个被武艺高强的解放军特种兵消灭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多小时过去,一营的战士们已经深入到敌人的核心区域。

这个时候二团主力部队的2300多名指战员也陆续在二团一营的登陆点登岸,他们在一营派出的向导的引导下迅速向预定目标挺进,而一营的第三分队一百八十多名指战员一路过关斩将,未放一枪一弹就解决了沿路站岗和巡逻的50多名日军,已经潜入到硫磺岛东南角的日军阵地,同样依靠战士们出色的武艺和手中的冷兵器,他们很快就解决了在表面阵地上的日军,向东南海面发出信号以后,大部分战士大胆潜入坑道,向由人工坑道和天然岩洞组成的日军军营逼近。这个时候这里的一个大队的400多名日军官兵和十几名慰安妇基本上处在熟睡状态,坑道里的少数没有睡觉的日军官兵根本没有想到解放军特种兵会穿着日军的军装混进洞里,他们手里甚至连武器都都没拿,自然被解放军轻松解决,很快日军的武器被解放军全部收缴,那些沉睡中的日军官兵和慰安妇们还在那里做着美梦,解放军在彻底搜查完毕以后才把这些逐一叫醒,在解放军的枪口逼视下,这些日军只好乖乖做了俘虏。这个时候岛上陆续响起的枪声,一营的第二分队在日军核心区域消灭敌人的一支巡逻队的时候,终于惊动日军潜伏的暗哨,激烈的交火由此展开。

第二分队的近200名指战员毫不惊慌,他们迅速清除眼前的人数不多的敌人,并大胆展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折钵山前面的日军军营发起猛攻,这里是日军的联队部和一个大队的驻地,各种作战人员和医护、慰安人员有1000人左右,军营里的日军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胡乱向外射击,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冲出来的日军官兵都被解放军的神枪手一一击毙,解放军指战员手里的火箭筒和迫击炮也准确地击毁多处营房,日军官兵见势不妙,纷纷转身向军营后面的折钵山逃跑。在日军军营激战正酣的时刻,第四分队的180多名战士悄悄从折钵山北边摸上了山,山上驻防的一个日军中队戒备不严,被穿着日军军装的第四分队打得措手不及,在损失了大半人马以后退入半山腰的坑道。等到山下的日军赶来以后,日军立刻向主峰反扑,气势汹汹的日军走了不到100米,就被解放军的密集子弹和手榴弹狠狠打了回去。这时候紧跟着一营登陆的二营的指战员也赶来助阵,他们从上边和侧翼对日军发起猛攻,一排排的日本鬼子倒在血泊之中,日军在丢下了300多具尸体以后狼狈躲进了坑道。

一营的第一分队190多名战士在向硫磺岛西北部日军高地挺进途中听到了激烈的枪声,他们也没有等待援军的到来,果断向日军两个中队把守的阵地发起进攻,在他们的猛烈打击下,外面的少数日军很快被消灭,从睡梦中爬起来的日军不清楚解放军有多少人,根本不敢冲出阵地,一个个躲在军营和阵地里向外射击。一营的第五分队180多名战士也果断向西南部的由日军一个中队把守的阵地发起了进攻,尽管日军阵地在地势险要的山头上,但在解放军果敢猛烈的进攻面前,没有防备的日军根本抵挡不住,许多瞌睡刚醒的鬼子刚刚跑出坑道,就被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击毙,经过不到一个小时的战斗,大部分日军被消灭,只有不足40人逃进了坑道。这个时候三团和特种师师部在一营第三分队的接引下,乘坐大型登陆舰和运输船,全部在硫磺岛东南部的沙滩上登陆,这个时候日军只剩下1000人左右,基本上躲进了岛上的坑道和溶洞,这个时候敌人躲在暗处,而我军对于这里的地形却不熟悉,所以特种师师长俞国良果断下令各个部队停止大规模攻势,并加强警戒,对我军已经控制的区域的搜索也一刻也没有放松,对已经抓获的日军官兵的审讯自然也有条不紊地展开。日军在坑道里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等到解放军的大规模攻势,他们对于解放军的情况也根本搞不清楚,不甘心就在坑道里等死的日军联队长山田二郎中佐多次派人从秘密出口出去探察,往往是解放军的布防情况还没有摸清,就被耐心潜伏的我军特种兵所擒获或击毙,山田二郎还派出一些精干人员,偷偷溜向西边的海港,企图驾驶岛上唯一的机帆船渡海出去报信,他们同样无法通过解放军海陆军布下的天罗地网,等待硫磺岛上日军的命运,只能是乖乖缴械投降或被无情消灭。

天亮以后,我军在根据审讯俘虏的情况,逐渐收拢了对日军的包围圈,对日军的政治宣传攻势也随之展开,除了岛屿西北部和西南部的日军残部在我军的强大准确的炮火和炸药包的无情打击下被迫举手投降以外,驻守在核心区域的日军始终拒绝投降。我军从下午两点开始发起总攻,我军舰队的强大炮火把敌人的表面阵地狠狠犁了一遍,特种师指战员手里的火箭筒、迫击炮、机枪、步枪和手榴弹也准确地打向敌人,那些不知好歹、死命抵抗的鬼子一个个被英勇顽强的解放军消灭,经过两个小时的耐心有序的进攻,日军驻守的全部表面阵地也被我军夺取。洞中的日军也多次组织反扑,都在解放军的强大火力的无情打击下迅速瓦解。随后我军开始耐心的打老鼠战斗,由于对日军俘虏的攻心工作做得好,我军把敌人的所有洞口情况全部摸清了,除了留下一个洞口外,其余洞口统统用炸药包摧毁。我军的宣传教育再一次展开,高音喇叭里不断用日语揭露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和丑恶本质,日本军队在各个战场的不断惨败和即将彻底灭亡的命运向洞中日军官兵讲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各项政策也进行清楚的进行了宣传。顽固不化的山田二郎枪毙了几名企图向解放军投降的日军士兵,使得被我军说动心的许多日军官兵也不敢轻举妄动。而后我军开始点燃潮湿的柴草向洞中熏烟,滚滚浓烟借助风势吹进洞中,这些烟幕的流入也把洞中与外面的连通的天然缝隙和小洞暴露的一览无余,里面的空气也越来越少,尽管解放军的劝降广播始终没有间断,但被军国主义彻底毒化的山田二郎还是拒绝投降,带着许多日军官兵被迫躲进最深处的洞中,并堵住了与外洞的通道。其间也有近200名日军官兵和非战斗人员趁山田二郎慌乱撤退之机,主动喊叫着向我军投降,整个外洞被解放军兵不血刃攻克。为了避免我军指战员伤亡,我军指挥员最后下令炸毁内洞口,里面企图顽抗到底的日军被永远埋葬。

我军在硫磺岛的战斗中伤亡很小,只有92人受伤和46名战士牺牲,加上与那国岛的出色战绩,让此时在北京的李得胜总统大喜过望,连续给予第二十二军特种师嘉奖,并号召台湾、日本前线的广大指战员向他们学习,多动脑筋,以尽量小的代价夺取一个又一个新的胜利,最终把日本军国主义彻底埋葬。尽管在硫磺岛上发生了激烈的战斗,但驻守在小笠原群岛中心岛屿—父岛上的日军旅团部并不清楚这里发生的事情,他们照样派出了运输船开往硫磺岛,10月8日下午,这艘轮船在硫磺岛北部码头靠岸,岸上的“日军官兵”基本上都是解放军化装的,也有几名经过改造教育的原来岛上的日军俘虏,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现象的这艘运输船连同几十名日军很快就被解放军制伏,船上的军需物质自然都成为解放军的战利品。在分头审问了这些俘虏以后,我军基本掌握了硫磺岛北边的小笠原群岛上的日军驻防情况。小笠原群岛由97个大小岛屿组成,由北而南,分婿岛列岛、父岛列岛、母岛列岛三组。总面积73.8平方公里。多为火山岛,最高点海拔463米。亚热带海洋性气候,年降水量1200-1600毫米,1875年被日本正式吞并。目前在父岛上驻守了日军守备旅团部和一个联队,约2000人,另外两个联队分别在婿岛列岛和母岛列岛驻防。整个小笠原群岛在1875年被日本占领,目前岛上的所有老百姓全部纳入军队管辖,青壮年男子自然都在一线部队当兵,妇孺老人全部编入医护后勤或慰安所,目前岛上的日军旅团长福田康夫少将已经得知日军在台湾岛和日本列岛惨败的消息,最近几天正在加紧督促手下在主要岛屿建造工事,妄图顽抗到底。

我军陆军、海军联合指挥部经过认真研究,果断决定利用日军还不知道硫磺岛被我军攻占和我军捕获的两艘日军机帆船的有利条件,立即对小笠原群岛发起总攻,硫磺岛的防务全部交给台湾省军区派来的硫磺守备团1500多名指战员负责,岛上的蔬菜、水果基地、防护林和国防工事建设以及从事海洋渔业生产的任务也由守备团付诸实施,随军家属来这里定居和征召300多名女兵的工作也迅速展开,不久以后这里还要建造新型海港和飞机场,美丽的太平洋明珠—硫黄岛将成为祖国东部海疆的前哨基地和远洋渔业基地,目前情况下硫黄岛的行政管理实现军政一体化管理,琉球地区硫磺县的党政机关由守备团兼任。10月9日晚上11点,两艘打着日军旗号满载着特种师三团精选的500多名突击队员的机帆船考上了父岛西北岸的海港,由于俘虏工作做得切实到位,使得船上露面的许多日军官兵是这里日军面熟的,他们与码头上的熟人打着招呼,并解释路上遇到故障耽误了时间,海港里的日军哨兵和值班人员根本没有防备,不到10分钟,未放一枪一弹,整个海港都被解放军控制,这里的日军都做了俘虏。通过分头做俘虏工作,我军掌握了今晚日军使用的口令和巡逻队的值勤情况,接着解放军两支分队穿着日军军装大摇大摆地向前挺进,不到一个小时,海港两边的山头也被解放军兵不血刃夺取,为了不惊动敌人,我军指战员还使用了特殊药物,这样一来那些在军营和坑道里睡觉500多名日军的梦乡就更长了,他们的武器自然全部被解放军收缴。

在接到山头上发出的灯光信号以后,远处海面上的两艘大型轮船迅速向海港驶来,为了不惊动敌人,这两艘船仍然悬挂着日本旗帜。半个小时以后,三团主力和特种师师部直属部队全部登上了父岛,他们迅速向预定目标挺进。过了四十多分钟,我军已经全部部署完毕,日军仍然蒙在鼓里。随后我军仍然采用化装成巡逻队的样子向日军核心军营逼近,很快就把军营大门口的哨兵制伏,而后我军大部队迅速往前突进,终于惊动了暗藏的日军哨兵,“啪!”刺耳的枪声响彻夜空,我军指战员迅速击毙了敌人的暗哨,并迅速向纵深挺进。不过这种报信反而让军营里的日军遭受灭顶之灾,本来有希望象前面一些军营里的官兵一样在睡梦中做了俘虏,现在却要遭到迎头重击。许多迷迷糊糊被惊醒的日军还来不及穿衣拿枪,铺天盖地飞来的子弹、炮弹和手榴弹已经接二连三在日军军营爆炸,解放军的人数、武器和战斗力都占有绝对优势,而且完全占据了主动权,惊惶失措的日军很快就被解放军打得落花流水、伤亡惨重,日军旅团长福田康夫也被我军的炮弹炸死。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战斗,我军以伤亡160多人,死亡72人的代价,夺取了整个父岛,歼灭了岛上的2076名日军,其中俘虏有1092人。

就在三团先遣队在父岛登陆的时候,二团派出的特遣队—一营的900多名指战员也在争取过来的日军俘虏的带领下,借助夜幕的掩护,悄悄划着小船在南边的母岛列岛的主岛母岛最险要的东北角礁石群登陆。一营的战士们在解放硫磺岛的战役中立了首功,他们对于化装袭击日军可以说是成竹在胸,虽然岛上的日军有两个大队,总数超过1000人,但这些从来没有打过仗的日军根本不是有备而来的英雄一营的对手,解放军在岛上活动了两个多小时,先后用各种手段制伏了300多名日军,也没有惊动其他日军。这个时候三营也全部登上了岛,我军指战员非常耐心,他们以化装成日军巡逻队的战士为开路先锋,稳步向纵深挺进。一直到日军联队部的军营被解放军控制了大半的时候,才发生日军军官使用手枪顽抗的现象,但这个时候日军已经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了,在解放军的雷霆打击之下,岛上的日军大多数乖乖做了俘虏,少数顽固不化的日本鬼子都被迅速消灭,整个母岛全部被我军解放。

在母岛战斗打响之际,二团团部和二营的1400多名指战员乘坐大型登陆舰在母岛列岛的另一个重要岛屿—奇岛抢摊成功,我军海军的强大炮火在他们登陆前已经摧毁了岛上日军的炮台和军营,许多日军在睡梦中去见了阎王。而后我军指战员在海军炮火的支援下迅速向纵深挺进,这是我军第一次以强攻模式进行夺取岛屿的战斗。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解放军指战员以准确有效、机智灵活的手段狠狠打击敌人,日军在阵地上经常被我军的猛烈火力打得抬不起头来,大批日军在战壕里被我军的炮火击毙,陆军指战员手中的火箭筒和迫击炮也把敌人的火力点一个接着一个清除,经过不到两个小时的激战,日军的表面阵地全部被我军占领,只剩下不足200人躲进了山洞和坑道。而后我军加强了政治攻势,对日军的军事压力也没有放松。这里的日军官兵没有那么顽固,在洞里面坚持到上午10点多,在得知父岛、母岛上的日军都被解放军歼灭的确切消息,又受到强烈难忍的烟熏以后,被迫喊叫着向我军投降,我军以受伤51人、牺牲28人的代价,夺取了整个奇岛。此战充分体现了我军海陆军的强大威力。

而后第二十二军特种师的广大指战员在人民海军的掩护下,我军指战员迅速登上了周边一个个岛屿,鲜艳的五星红旗插上各岛的主峰。整个小笠原群岛只剩下北边的婿岛列岛还有一个1500多人的日军联队把守着两个岛屿以外,其他岛屿都被解放军夺取。位于小笠原群岛以东1000余公里的南鸟岛目前还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岛屿,但它的地理位置同样极为重要,我军为此专门派一艘老式巡洋舰和两艘新型护卫舰,护送装载着一个守备营的运兵船在10月11日出发,他们在12日晚上到达太平洋上的美丽岛屿—南鸟岛,鲜艳的五星红旗插上岛上的山头。这里的经济、国防建设也迅速展开。由于解放父岛的战斗惊动了北部的日军,所以解放军没有立即对这两个岛发起进攻,而是加强了对日军的封锁,并开始在旁边的岛屿上架起了高音喇叭,开展深入细致的宣传工作。婿岛上的日军炮台也开炮还击,而后我军海军的猛烈炮火迅速覆盖了这些炮台,炸得鬼子狼狈不堪、死伤惨重,经过几轮打击,日军炮兵基本被摧毁,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我军的俘虏政策和日军面临的处境很快就被岛上的日军所熟知,顽固的日军虽然没有投降,但岛上日军官兵的士气进一步下降。随后二十天,解放军始终没有发起登岛战役,只是积极开展宣传教育工作。在靠近日军两个岛屿附近的一些小岛,第二十二军的炮兵师也逐步悄悄进驻,该师配备的都是我军最先进的150毫米榴弹炮,已经可以完全覆盖日军的表面阵地。在这期间,中央正式决定把小笠原群岛更名为徐福列岛,以纪念两千多年前远渡重洋的世界和中国航海先驱—徐福。徐福列岛和硫磺岛设立台湾省徐福地区,目前琉球地区徐福县也实施党军政一体的管理体制,由台湾省军区所属的徐福守备旅统一领导,与硫磺岛的开发经营模式基本相同,以后这里将出产甘蔗、可可、咖啡、椰子、稻米和重要的远洋渔业基地,大量随军家属和新征召的女兵们的到来,为这些岛屿的发展增添了一抹绚丽的色彩。北边的婿岛列岛目前还是战区,暂时由第二十二军将士守卫。

10月29日凌晨6点23分,一阵阵巨大和轰鸣声响彻婿岛上空,我军解放婿岛的战役正式打响,第二十二军炮兵师的猛烈炮火很快覆盖了婿岛上的日军阵地,许多没有防备在岛上活动的日军官兵被密集炮火炸得粉身碎骨,在陆军炮火开火不久,在婿岛另一边远处小岛背后海面上秘密停留的我军舰队也露出峥嵘,特别是军舰上的大口径炮火不断在婿岛上爆炸,不但日军大量表面工事被炸得千疮百孔,许多坑道和洞穴也被震塌。10多分钟的炮火刚刚停下,我军的一艘大型登陆舰和二十六艘机帆船已经靠近了滩头,很快这些船只纷纷靠岸,大批解放军指战员迅速端着自动步枪、轻重机枪奋勇向前冲锋,担负此次主攻任务的是第二十二军第64师的精兵强将,他们都是有着丰富战斗经验和勇猛战斗精神的钢铁战士。特别是从大型登陆舰上开出的一辆辆庞然大物,配备给第190团的36辆T1型坦克向一把把钢铁利剑,猛插敌人的胸膛,这种闻所未闻的钢铁武器让日军官兵感到目瞪口呆,好不容易爬出泥土和坑道的鬼子不由自主地把枪口都对准这些最早登岸的“怪物”头上,可是日军的顽抗是徒劳的,我军坦克里喷射的机枪子弹不断把滩头附近的日军扫射了几遍,不出几分钟,这些坦克就冲过了敌人的阵地,那些不知好歹企图顽抗的鬼子很快就被辗得粉碎。

这时候婿岛上的日军的炮兵已经被解放军彻底摧毁,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对付我军的坦克,更何况解放军的海陆军的强大炮火和步兵指战员手里的各种武器也让日军招架不住,经过不到60分钟的战斗,整个婿岛的表面阵地就被英勇的解放军指战员全部攻占。只剩下200多名日军躲进坑道和岩洞企图垂死挣扎,解放军对于如何打老鼠完全胸有成竹,在我军政治和军事两方面的强大攻势面前,这些日军一部分缴械投降,另一部分被炸药彻底埋葬。在旁边岛屿的800多名日军完全被我军夺取婿岛的强大威力吓破了胆,在解放军再一次政策宣传以后,主动打出白旗向解放军投降,整个徐福群岛全部解放。在我军开始对日本列岛发起进攻以后,美国、德国海军一直在坐山观虎斗,他们在骨子里最愿意看到中日两国两败俱伤,好从中渔利,暗地里向日军偷运武器的伎俩自然还是有的,不过都没有成功而已。美国海陆军目前的重点是巩固对从西班牙手中夺取的菲律宾的统治,德国海军虽然也想趁机捞一把,但他们都没有想到解放军动手会那么快,而日军会那么不经打。当美国、德国海军舰只陆续在10月底出现在徐福群岛附近海面时,看到的是在还是巡逻的人民海军舰队和海岛上到处飘扬的五星红旗,许多岛屿上的大口径火炮也一个个瞄准他们,最终美军和德军舰队只能灰溜溜地撤回自己的基地,对于迅速崛起的新中国海军,各国列强不得不承认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从此以后,浩瀚的太平洋有了中国海军和远洋运输船、渔船驰骋的身影,这也进一步刺激了西方列强的神经,大造巨型战列舰的高潮在全世界各大列强国家形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