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河石堆墓的局部图及俯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青河的石堆墓远眺,左侧中部黑色三角即为石堆墓。

新疆青河的石堆墓很像建在人工图案之上。原始先民认为图形是通灵通天的,把逝者埋在这样的图形中,不仅可以将灵魂带上天堂,亦能抵御某种侵犯,由此而对这些图形产生崇拜和信仰。

中亚最令人着迷的地方是常常在最迷幻的历史记录中将其遗迹、遗址留到了当今人们的视线。你刚刚认为是无稽之谈,正想嗤之以鼻时,一转身,活生生的现实或在史料中惊人的发现却将你震得目瞪口呆。

成吉思汗大道旁的黑色石陵

新疆青河,意为美丽清澈的河流,历史上是通欧亚“草原丝绸之路”上的要冲。成吉思汗从这里六度越过阿尔泰山,率蒙古大军西征欧亚大陆,留下的成吉思汗战道至今可见。

在成吉思汗大道旁,一座陵墓气势宏伟,墓底直径长92米,高达15米,是新疆境内古代游牧人陵墓中最大的一座。这座巨石陵墓上及周围矗立着六通石碑,这类石碑是草原游牧人坟墓纪念碑,多雕刻鹿、野猪等图案,通称“鹿石”。

鹿石的分布遍及欧亚草原,全球已发现鹿石有600多处,最早的鹿石距今约有3000年。在蒙古和阿尔泰山鹿石的年代较早,可能始于公元前13世纪。公元前8世纪以后,鹿石逐渐被墓地石人取代。

鹿石一般立于地表,亦有随葬墓中之例。它的上半部往往画有一个圆圈,有学者以为是萨满巫师施咒术时射箭用的靶心。除鹿纹外,鹿石上也刻其他动物、人物、车马、兵器或巫术符号,有的还刻有管銎战斧、青铜短剑和弓形器等卡拉苏克文化典型器物,鹿石的年代能提供重要考古学依据。

青河陵墓的鹿石上没有雕刻卡拉苏克文化典型器物--弓形器。弓形器在黄河流域商周大墓中经常出现,最晚的一例出自北京昌平白浮西周中期大墓。既然弓形器的流行不晚于西周中期,那么阿尔泰深山巨石陵墓的兴建年代不会晚于公元前8世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尔金山五石人

独目人最有可能是陵墓的主人

在陵墓兴建的那个时代,中亚是草原游牧人的舞台。

最早记录这个地区历史的是古希腊诗人阿利斯铁阿斯,他漫游中亚草原,东达北海而还。回到家乡后写下叙事诗集《独目人》,欧洲人对中亚地理的最初认识就来自阿利斯铁阿斯的诗作。可惜《独目人》其诗早已散失,除12世纪拜占庭诗人柴泽斯保留下来的若干片断外,希罗多德的《希波战争史》多处引用阿利斯铁阿斯的叙事诗。

这部诗对研究中亚东部历史演变相当重要。诗中说:他曾在阿波罗神鼓励下远游伊塞顿,过了伊塞顿就是独目人,然后就是看守黄金的格里芬人,最后直到海滨的希伯尔波利安人。除希伯尔波利安人外,这些民族均在独目人统领下侵犯过他们的邻邦。伊塞顿人被独目人驱赶出他们的故土,而伊塞顿人又赶走了斯基泰人。原来住在南海的金麦里人,又为斯基泰人逼迫而放弃了他们的领土。

阿尔泰山是中亚著名黄金产地,希腊史料所谓“看守黄金的格里芬人”应指阿尔泰山古部落。地理坐标确立后,可以据此探讨阿利斯铁阿斯记述的中亚草原其他古部落。海滨之“海”疑指《山海经》屡次提到的“北海”,今俄罗斯南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

“伊塞顿人”是哪个中亚古部落,学界尚无统一意见。日本学者(木夏)一雄早年怀疑,汉代塔里木盆地东南的伊循城得名于希腊史料的伊塞顿。法国学者韩百诗认为,伊塞顿当指公元前2世纪从天山东部迁到伊犁河流域的乌孙或大月氏人。

独目人部落是公元前7世纪或早些时候中亚草原的霸主。应住在斋桑泊附近的额尔齐斯河流域,东至阿尔泰山麓。独目人称雄草原的时间和阿尔泰深山巨石陵墓的年代相当接近,这座巨石陵墓的墓主人很可是独目人部落酋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贺兰山岩画

独目人的真面目

希罗多德引证的叙事诗中说:独目人和格里芬人的故事是由斯基泰人讲述的。

在长诗《独目人》中,独目人原指中亚阿里马斯普人。他们勇悍善战,畜牧发达,面貌奇特,只在前额当中长着一只眼,故名“独人”。他们经常与格里芬人战斗,以争夺黄金。由于阿尔泰山盛产黄金,所以这一描绘更证实了独目的阿里马斯普人居住在阿尔泰山地区。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历史》一书记载了此处3个民族:秃顶的阿尔吉帕人、伊塞顿人和独目的阿里马斯普人。

远古时候果真存在只有一只眼的部族吗?给人印象最深的“独目人”故事是在希腊荷马史诗 《奥德赛》 中的情节,而类似的传说在欧洲各国史籍中,以及《一千零一夜》和中国的《太平广记》等文献中均有记述。令人关注的是,独目人部落亦见于先秦文献,也即《山海经》提到的“一目国”。《大荒北经》又载:“有人一目,当面中生。一曰是威姓,少昊之子,食黍。”《海内北经》明确说:“鬼国在贰负之尸北,为物人面而一目。”古希腊人说的中亚草原独目人部落或即先秦文献所记鬼姓“一目国”。

随着文献检索的不断深入,现代发现突厥语民族、蒙古乃至整个阿尔泰语系民族中都有英雄勇斗独目巨人的神话母题。除了古代文献外,现代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乌孜别克族、哈卡斯人,以及肖尔人和图瓦人等都有“独目人”传说,其中心区域即阿尔泰山区。可以说阿尔泰山地区是世界上“独目人”神话母题蕴藏量最大、流传最久的地区。

最耐为寻味的是,大汶口文化陶纹中的天神、殷商甲骨文及金文天神和代表天神形象的金文“皇”字,同罗布泊“独目人岩画惊人的相似,这是否说明几处相距遥远的文化遗迹具有某种一致性。根据传说内容推断,“独目人”遗存与天神崇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疆草原文明的痕迹 石人与岩刻画

从贺兰山到前苏联贝加尔湖地区考古资料显示,当地存在许多天神形象的岩画,分析认为:“许多岩画就是圣像,人们向它供奉物品,敬钱和奶浆,走近岩画时就像对待最神圣的东西那样举行宗教仪式……而这些岩画就是‘塞特神’,即来自天上的人。”后来便演变成面具文化。

因此,公元前7世纪或更早时期活跃于中亚草原地区的“独目人”,只是习惯头戴独目面罩,借这种巫术打扮以达到驱灾和御敌之效的游牧民,绝不是只有一只眼的特殊人种。

《氐羌源流史》一书记述,鬼方部[注]先民是一些面戴狰狞可怖面具的人。《周礼·夏官·方相氏》也载:“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傩。”这种戴青铜面具,形象狰狞可恶,用以驱逐邪鬼瘟疫,古代也用以冲锋陷阵,以惊退敌人。以后便演变为傩戏和傩文化,凡是祭祀、跳舞、驱邪都离不开面具跳傩舞。商代傩面实物也时有出土,陕西汉中地区曾发现一批青铜面具,为鬼面,脸呈椭圆,面目凶煞,五官位置与人面相近,显然系巫师跳神所佩之陪面。此外,人们在南西伯利亚威巴特墓葬、塔施提克、米努辛斯克盆地的匈奴人、斯基泰人墓中发现了用多种材料制作的面罩、面具等。

鬼方部落便是因为首先创造和使用这种傩面具而得名,它曾威慑过古代许多部落,故商王也怕遭遇到鬼方。他们势不可挡的力量,是否正源自于“独目人”天神形象的崇拜呢?

时至今日,华夏土地上依然存有这种图腾面具的影子,被学者们称为“最后的汉舞”。

[注:鬼方]也称鬼部、鬼人、鬼族。当时华夏对西部草原游牧民族的泛指。

傩舞 最后的汉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黔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青海的军傩 赣傩